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509章 南海围猎
    众人这才清醒过来,一时间鸡一嘴鸭一嘴的,无数个问题甩了出来……

    李绩的事迹流传广的,主要是九宫试炼,新月福地筑基杀丹,草原杀戮,扬威玉清门,一剑斩龙龛,暨马杀婴等,至于双峰岛的故事,他自己不说,沧浪阁几位女修有顾忌,所以几乎没人知道这段历史,而偏偏这段黑历史,却是李绩杀人最多的一次。

    于大姐,于惠芷,就是当初双峰岛几名待罪沧浪弟子中的大姐,虽然因李绩的帮助脱离了苦海得归宗门,却终究因耽误了修真道途中最珍贵的数十年,成心动时人已近双百之寿,前路已绝!

    看着这些年轻人殷勤的眼神,于大姐叹了口气,同样是修真,同样资质不凡,自己和那人的道路却走的完全不同,结果更是天壤之别,难道,天道独爱杀戮么?

    “那一年,我因个人私事犯了宗规,被贬双峰岛省罪……”

    于大姐慢慢的回忆着,人老了,有些事就看得开些,也无所谓面子不面子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也不愿意就此带进棺材里,双峰往事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经历,还有那个单人独剑,一身是血,面对重甲骑军悍然无畏的身形,也许,这就是我和他最大的区别吧?

    “双峰乃绝灵之岛,岛上有二座元磁神山的影响,术法不显,飞剑疲弱,法力消耗也在正常环境数十倍之上,故此修士在双峰对敌,只能以近身兵器为主,还不能久持,当时,有三百精锐的重甲铁骑连续冲锋,志在突破小小的蝴蝶谷口……”

    于大姐的口中,渐渐展现出一副惨烈血腥的修罗杀场,犹如一幅壮烈的战争画卷,孤独的修士,威严的君王,无助的孩童,跋扈的江湖,铁血的骑军……一众轩辕弟子们是听得目炫神迷,心旌动摇,仿佛置身在那场人喊马嘶的修罗杀场之中,

    几人不由得拿自身相比,如果不使用飞剑法术,单靠掌中长剑,能挡得几骑铁骑?

    答案是让人沮丧的,便是重楼一贯以法力雄浑著称,数百斤的骑士连人带马高速冲来,挡三骑已是极限,五骑之内必然失位,十骑之内不跑的话,成齑纷矣!哪怕晋级融合,这个数值能再提高一倍怕已是极限,又怎么可能不动如松,斩三百骑而不退一步?

    自己和传奇,竟然差距如此之大么?

    当一众弟子们酒足饭饱,回返精舍时,原本热闹无比的队伍,变得沉默起来,前辈事迹,是动力,更是压力;李绩在他们这个年纪时,已九宫界斩数十大派弟子,草原秒敌,独抗一军,而他们却在这里闲庭胜步,和平交流,以剑会友……

    剑不沾血,何以成材?

    ………………

    这次的北域低阶弟子交流一改往日互相交流,以武会友的形式,改以南海杀妖取代。

    内中有各种原因,沧浪阁内最近有点忙,阁内年终大小比,天梯名额内部争夺等等,所以,场地不够用,人员也安排不过来,作为层次最低的交流会,某个不负责任的元婴老祖大手一挥:让他们去南海近海杀妖,也算是沾沾血!

    实话说,这真不是个危险的安排,南海近海哪有什么像样的海妖?便是有,数千年来,也被沧浪阁清的连妖毛都没有了,所以,实际上就是一种变相的海上几日游。

    在高阶修士眼中,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在这儿捣什么乱呢?

    各门派带队的中阶修士大都明白其中的深浅,但架不住弟子们不明白啊,能入大海,凭一身所学斩妖杀怪,这可是难得的机遇,所以弟子们都很兴奋,这一兴奋,便容易出事端。

    沧浪精舍,是一大片独栋二层小楼,每栋能住四名修士,轩辕据其九,李绩是单独而居,领导嘛,总要有些特殊待遇的。

    周围或远或近,小孤山,玄玄观,云隐宗,仙都教,草原,各居一隅,晚上闲来无事,也有演法交流的,相处还算融洽,轩辕地位摆在那里,可能有人心中不愤,但面子上总还说的过去。

    但总有气性大不识时务的,尤其因为某些历史原因心中隔阖不浅的,比如草原人看轩辕弟子就是怎么看都看不顺眼。

    具体因何而发生口角,谁对谁错,谁先动的手,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因为几个人之间的不理智,而引发了小规模的群殴打斗,规模小是因为两家来的人都不多,二,三十个而已,

    一开始弟子们还因为身在他人地盘而有所收敛,然后,几乎是必然的,随着有受伤的,打红了眼的,草原人开始祭出法相,轩辕弟子则开始放飞剑……旁边几个门派的弟子看得倒很是尽兴,

    总体来说是各有损伤,甚至草原人还略占优势,这完全源于各自不同的功法特点而定,体修功法见效很快,长于肉搏,在所有几种体系中,初期战斗力是最强的,

    筑基剑修就要差些,攻防手段有限,来来去去就那几招,他们的优势在后程,到了心动期剑术熟练多样后便大不一样,但放在现在,吃点小亏却是免不了的。

    重楼几个是剑修中的好战分子,伤了对方几人,重海也被揍成个乌眼青,重云一瘸一拐,正当几人心中发狠,放出飞剑要大干一场时,一道磅礴厚重的水墙却隔开了他们,

    这是负责管理精舍的沧浪金丹修士,沧浪阁对北边这个邻居的德性知之甚深,有轩辕弟子在的地方,纠纷总是免不了的,所以早有安排。

    “在沧浪,在暨马半岛,没有沧浪阁的允许,任何械斗均为非法!尔等当自知之。”

    沧浪金丹大声喝道,这话听的提气,就是不知道双方听进去没有?轩辕不用说,肯定是左耳进右耳出,那草原人也不是善茬,粗鲁无礼,记吃不记打,你说你没事撩拨轩辕做甚?难道还想被人再灭一次?

    他的话,其实也不是针对这些修行新丁的,而是双方的领队,那两个自始自终也没出来的家伙!

    草原领队不出来还情有可原,毕竟是名上巫,金丹的修为,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这轩辕领队就太过份了吧?一个心动剑修就敢如此的拿大?不把金丹放在眼里?也不知他的自信来自哪里?真当轩辕个个都是那乌鸦般的人物,能越阶杀人了?

    心中虽然不满,但沧浪金丹好歹还是明白两家的关系,却也不好直说什么,看双方弟子罢了战,随即拂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