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521章 变化
    道人一声大喊,身体一晃,仿佛脱了身道衣一般,空跃杀剑击中的,却是个替身,道人却安然无恙。

    李绩暗中稀奇,手下却丝毫不怠,继续急风暴雨般的攻击;方才那一幕,一定是太清教的替死之术,或为师长秘授,或为自身所炼,无论哪一种,又能替死几次?李绩的剑心傀,四十年才修成一只,真当这东西是烂大街的速成货?

    损失了一只替身,道人心中发了狠,生死攸关之际,已容不得再为以后考虑,该拿出来的也不能藏了。

    在继续祭出极品防御灵器的同时,道人陆续扔出几件压箱底的宝贝,一只狗头咆,这是种半魔化兽魂炼物,其核心功用为瞬间灵魂加倍,非常珍贵,修士在施展灵魂攻击时常用它来增幅灵魂攻击威力。

    一件中品宝器--冰焰古灯,能放出大范围极冻术法,即能控制,也可伤人,但李绩怀疑凭区区灵寂的法力修为,他又如何祭动这件元婴修士才能使用的中品宝器?

    然后道人再从戒中取出一丹,仰头吞下,此为借天行丹,为短期激发身体潜力的大药;太清教自诩名门正派,三清魁首,对那些靠过度激发自身气血的体修之术不屑一顾,他们短期要想提高战力靠大药,时间短,提升的威力适度,好处便在于没有后遗症。

    道人目的很明确,磕药激发修为,在狗头咆的神魂冲击配合下,越境使用中品宝器冰焰古灯,

    可惜,想法很好,就是有些一厢情愿!

    擅长不擅长战斗,或者说是否习惯于用战斗思维来处理问题,究其本质,无非便是主动和被动的问题;

    象道人这般,一生中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积蓄法力,祭炼器物,画符描阵的纸上谈兵者,他们的实战经验不足,想当然的以为绝技底牌就应该留到最后紧要关头来使用,而不是主动的创造机会去布局,他们自己这么做,同时也认为对手也会这样做。

    到了现在,在被李绩的空跃杀剑偷袭,破掉一只替身后,道人心态失衡,冒然认为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于是底牌尽出;其实,以他囊中之丰厚,再这么抵挡一段时间还是能做到的,完全可以谋划策略,把底牌出的更隐密些。

    比如,以迷瘴之术掩护狗头咆的放出,宝器夹杂在灵器之中,吞药也从普通补充法力丹药开始,而不至于让别人一看就是要吞大药放大招……

    这样的做法,对手的应对其实很简单,比如,暂时离开……

    李绩把身一纵,退出十里开外,六识遥遥感应,就是不靠近前,任由得那道人被身体内的磅礴法力憋得面红耳赤,徒劳的祭动冰焰古灯,可就是找不到使用的目标。

    这就是被动使用底牌的恶果。

    此时的道人才开始后悔冒然吞下大药,冒然祭使宝器,让人难堪的是他现在却停不下来,总得让身体内澎湃的法力有个宣泄处不是?

    他唯一的办法便是追上那个狡猾的剑修,可遁术普通的他,又怎么可能追上百余年一直在打磨五行遁术的李绩?

    道人第一次对自己的选择感到了后悔,他不知道,这也是他最后一次的后悔。

    就在他心中不断的后悔,犹豫,放弃,服软等天人交战时,时间飞快的流逝;感觉到道人身上的灵力波动逐渐减弱,李绩毫不犹豫的再次粹然远攻……

    道人此时已很难再祭动道器,他把希望都寄托在了狗头咆上,但是,精神突刺的核心便是突然,等对手有所准备时,这类的精神攻击在对方的专注下基本很难建功,

    失去最后翻盘手段的他也只有在绝望中用尽最后的几件灵器,然后消失在漫天飞舞的剑雨中。

    李绩面色有些凝重,除了未出剑意,他在这次斗战中基本已算是全力以赴,这道人虽然战术呆板缺乏变通,但单论硬实力,确实不容小觑。法力,神魂,器物,哪一项都是上上之选,这样的法修遇到自己算他倒霉,但若遇到别人,没准还是蹂躏呢,太清教的实力,在这名不知名的道人身上,显露无疑。

    他不知道的是,这道人在外虽名声不显,在太清教内却是和多宝道人齐名的一个人物,他和多宝的区别,恐怕也就差在经验上而已。

    佛门气息趋于稳定,仿佛达到了某种的平衡,对此李绩有些猜想,但却不能确定,一切,终究要靠实力来说话。

    晃动身形,李绩直朝那道离恨之机飞去。

    ………………

    整个一气天,乱了!

    都是有见识,有阅历,有眼光的中阶修士,象李绩这样纯粹的剑修,从不太关注他门他派他法的修士并不多,所以,当佛门气息充斥一气天时,所有的道门金丹都感觉到了危险。

    一定是佛门秃驴捣的鬼,道门金丹很清楚这一点,却无法阻止,因为佛门即有备而来,依靠的是集体的力量,而道门修士互不统属,更没机会联合,这时除了自身的实力,什么都是靠不住的。

    一个空间内,一名高冠道人披头散发,头顶三件极品灵器滴溜溜旋转,右手大把的符箓接二连三的扔出,左手倂指,术法瞬发瞬收,即使这样,也拿眼前那个非人非兽的东西无可奈何!

    敏捷似豹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东西的速度和灵活,那已经是带有一丝空间挪移意境的移动,很多术法,眼看已经明明白白的打在了它的身上,却总是失之毫厘的一错而过,单体法术打不中,范围法术又不足以给它制造伤害,玉清道人有些着急。

    一气天布满佛门气息,无论道家术法还是灵器符箓,威力都大打折扣,降低了三成左右,对方却在其中行动自如,丝毫不受影响,甚至还有加成,若不速出绝技,今日怕是凶多吉少。

    咬咬牙,玉清道人从戒中取出一只燃香,此为古兰伆香,不仅有定神怯佛之功,最重要的是,它还有指示敌人之用,术法和此伆香配合,命中率将大大提升,此物异常珍贵,他这是从师傅处讨到的一小截,从来舍不得用,不想今天却用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