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525章 离恨之机
    李绩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这股意境,

    对修士而言,这并不好受,冰寒不仅僵硬了他的身体,似乎更冷冻了他的思想,这是他修道以来头一次见识到对手对他的意境攻击,本来他还以为这个先例要着落在莲花,或者那个花背的身上,却没想到这个陌生的上清观道人却给了他一个惊喜。

    双目闭合,享受霜衣,李绩放松心神,任身体麻木僵硬,任思维陷入停滞,只在灵魂深处激起那丝从不妥协的暴虐,

    “杀!”

    飞剑的激发不再是惯常的丹田,泥丸走五穴,也不再是依靠纯粹的法力驱动,而是冥冥中一股莫名的力量,杀戮的力量,意志的力量!

    意境的碰撞,也是理解的碰撞,其次才是神魂的碰撞,法力的碰撞,点和面的碰撞……

    而不是哪个意境比另一个更高级的问题,意境有高低么?你能说金就比水更重要?或者火比土更犀利?杀戮,阴阳等就一定比五行意境更高大上?永恒,不朽,混沌就是站在意境金字塔尖的存在?

    一个简单的道理,没有水就没有一切,没有杀戮,因为无人可杀,没有永恒,因为世界根本就不存在!

    它们是平等的,区别只在于,有的意境更擅长破坏,有的擅长再生,有的说天高的好处,有的谈地矮的优势……所以修真界对意境高低的评价,往往着重于破坏上,就是--杀人!

    从这一点上来说,杀戮意境确实是要强于冰之意境。

    李绩感觉到了身周空气温度的回升,寒冷在逐渐远去,身体重新恢复了活力,思维也终于恢复了活跃,当他睁开眼时,发现数百丈外,止戈道人跌坐于地,血流不止……

    李绩从来没有出剑后再去观瞧对方伤势的习惯,但这个道人的言谈风度实力,让人心折,所以,他小心翼翼的来到道人身旁,

    道人快不行了,杀戮剑意形成的剑炁已经彻底撕毁了他的身体,没有一寸经脉是完整的,丹田,精关,泥丸就象敞开口子的大堤,泊泊往外流淌的都是生命的精华,

    看着李绩靠近,止戈道人咧嘴笑了起来,

    “好杀意!老道心服口服,我原不该向你提出三招定生死的,或者两招就好?修行人,不能把路走绝,可惜我明白的太晚……和尚是杀不了啦,不过有你在,当比我杀的更多……死在如此剑术之下,不冤!”

    上清止戈道人终是走了,他是李绩修道以来见过的最有风度,最有修士气质的修行人,本来若他不死,也许他们能成为朋友?可惜,没有如果……

    止戈该不该杀?也许感情丰富的人会有迟疑,但真正的修士,感情从来都不是丰富的。

    修行走到这一步,已不能单凭好恶来决定行止,而是挡在修行路上的,都一定要扫除!止戈会让出摄取离恨之机的机会么?他不会!所以就该杀!

    和尚们可恶么?确实可恶!可他们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修行而已,其中恐怕还有不少真正悲天怜人的大德之士,哪又怎样?

    真大德,不修真!

    修真本就是逆天之事,既然都逆天了,还谈什么该不该?

    李绩收拾起心情,往上一纵,举手摘下那道离恨之机……终于,这次没人和他争了。

    ………………

    第一批离恨之机降下五个时辰后,所有的离恨之机都有了归属;之所以拖这么长,实在是因为有些修士间的斗战根本就是在磨法力,什么时候磨完什么时候算,这类修士在修真界还不少呢。

    道家获得多少?佛门抢得几许?大派多少?散客几何?没有人能得知;但佛门中人却知道他们死了几个,这是通过阵法的强弱变化来判断的。

    佛门死了四个,这还是在有大须迩光明阵的帮助下取得的成绩,以和尚们的真实实力,可想而知,在以往的天梯争夺中,他们到底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尴尬状态。

    莲花和尚悬空盘坐,看似无悲无喜,其实心中还是有些失望的,他已经隐隐觉的事前佛门一系的愿望有些过于乐观了;

    四十三名师兄弟进来,三十三名参与争夺,十名负责大须迩阵的维持,一成的损失,这个结果比以往强出许多,但却绝称不上优秀,还有四批天机降下,如果按照一成的损失来计算,最终能抵达离恨天的才不过一半,这样的成绩真心让人尴尬。

    他在考虑,是否按照计划继续施行下去?

    原本计划中,第一批天机争夺结束后,佛门弟子不管有没有获得天机,都会借大须迩阵的帮助继续争夺,这时的争夺就不是为了天机,而是为了消灭道门的有生力量。

    比如现在,还剩下的三十九个和尚中,除留下十名已经获得天机的师兄弟维持大须迩阵的基本远转外,剩下的二十九人都须继续出战,而他们之中,有很多其实已经获得了天机,拥有了再上一天的资格。

    是进取?还是保守?这是个问题!

    进取的话,可最大限度的发挥大须迩阵的力量,给道门以更沉重的打击;保守的话,得到天机的师兄弟们将不再参与争夺,也就不会再有意外,最终能上得离恨天的也会更多些。

    莲花和尚的犹豫来自第一位佛门弟子的死亡来得太快,这说明对手的实力完全碾压了他,是谁呢?

    莲花把同为青空世界出众的道门金丹滤了一遍,发现能做到这一点的不少,但能如此之快的却没几个……脑海中闪过那个狡猾剑修的面庞,会是他么?

    千岛域天梯名额的最后忽然变化,其实并不完全出自云顶之手,也有阿陀难宗在背后推波助澜,目的,便是剔除掉天梯之争最大的变数--李绩,只不过为了更自然些,不引人注目,才捎上了幸运的龙卷道人。

    难道那家伙和我一样,还有其他的名额可用?

    莲花和尚思来想去,最终拿定了主意,他持大须迩阵阵眼之枢,控制大阵强弱变化三次,这是一个信号,虽不能直接传言,但这个信号就是告诉大家--一切照旧!

    莲花,和他外表的安静不一样,这次选择了激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