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先驱大骑士 > 59
    “呵呵,穆兄,这位的确就是我想为你引见的年轻人,姬发兄弟,这位就是穆家的当代家族族长穆野。”

    姜尚说着便是相互给介绍了一番。

    姬发心头本是一愣,但听着姜尚之言,却是猛然清醒,当即便是拱手作揖道。

    “小子姬发见过族长,小子昨夜貌美来到府上却是给族长您添了不少麻烦,有何不当之处还请族长见谅。”

    那穆野见着姬发气质,却是神情微微笑了笑,头也是不断点着。

    “呵呵,姬发小兄弟哪里话,你我相识本就是一种缘分,况且能够与姬发兄弟见面本就是我穆野的福分。”

    穆野说着这番话反而是使得姬发更是疑‘惑’,在姬发心头,穆野的这番话就是与姜尚的那番话没有几分差别,怎么听就是怎么相似,难道这其中真有什么不成?

    只是当前情况之下姬发却是没有追问,毕竟,自己落难在此幕府之上却是知道宾主之宜。

    “穆族长客气了。”

    姬发不置可否,却是说道。

    穆野与姜尚同时一笑,这两人笑声使得姬发更是心头疑‘惑’,几分神情也是表‘露’出来,这点一览无余地落在了穆野与姜尚眼中。

    “姬发兄弟,你且不要客气,就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

    穆野说着便是招呼着姬发做了下来。

    整个引闲堂之内只有三人,相互‘交’谈的内容却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就是转移到了昨夜遇袭之上了。

    不过,现在在姬发心头虽然担心着自己打个的安危,可也更是好奇这两人究竟在隐瞒着什么,只是听着两人神情言语倒是对自己并没有怎的害处,当然眼下也只是一种推测罢了,毕竟世事难料,谁也是说不定。

    “爹,你怎么在这呢?”

    就在三人‘交’谈之下,却不想,从那里屋之内走出了身着淡绿‘色’裙纱的少‘女’来,看‘女’子模样生得俏丽可人,年纪应该是在十七八左右。

    少‘女’进入引闲堂之内见着堂内竟是由三人,其中两个人倒是认识,可是另外一名年轻人却是并不认识,当即就是神情微微一疑‘惑’。

    “姜伯伯好。”

    姜尚见此少‘女’也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露’‘露’,怎么没有去学院?”

    姜尚笑着问道。

    “没趣,姐姐回来之后就没有去了,姐姐的修为那么高深,我与姐姐学习修炼之法也是可以的。”

    ‘女’子小名叫‘露’‘露’,全名穆‘露’。

    穆‘露’说着便是再次看向了堂内的姬发,神情有些疑‘惑’地看着姜尚,很明显是想要姜尚介绍一番。

    姜尚一见便是心领神会,笑了笑便是说道。

    “这位是姬发兄弟,这是穆家的二小姐穆‘露’。”

    姬发见此‘女’子不由微微笑了笑便是说道。

    “穆姑娘好。”

    穆‘露’长得娇俏美丽这点在姬发心头确实是这般认为,只是,这刻姬发心头却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刚刚离去的子竹,心头就是将这两人比较了一番,这刻便是有了结果,多少却是站在子竹这么一方,因此对于穆‘露’倒是显得极为平淡。

    穆‘露’见姬发神情平淡,倒是心头微微一惊异,不过却也是并没有过多表现,笑了笑说道。

    “姬发公子好。”

    “你来此何事?”

    穆野心头疼爱这个小‘女’儿,但是这可穆‘露’竟是这般直接闯入了引闲堂之内多少还是有些责怪之意,这言语之下就是能够体会的出来。

    听到穆野这么一说,穆‘露’就是微微一吐小香舌,模样俏皮可爱的很,她知道穆野是在责怪自己刚才举止。

    “我想问你件事情。”

    穆‘露’当即便是问道。

    穆野一听不由眉目一皱,就是沉声道。

    “现在赶快回去,跟着你姐姐好好修炼知道么,再说了,你说的那件事情不是告诉了你么,现在还不到时间,你就耐心等待便是。”

    听穆野这番话的意思看来,这穆‘露’倒是时常问及他刚才所说的问题。

    “可是你总得告诉我什么时候嘛,我这么漫无目的的等究竟要多久啊?”

    穆‘露’明显是不满意了,虽然穆野早就与自己这么说了,可是穆‘露’一直认为那是自己爹爹在搪塞自己罢了。

    “呵呵,‘露’‘露’啊,姜伯伯给你保证,你只要耐心等待就一定会等到的,放心时间不长的。”

    姜尚显然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缘由,当即就是起身说道。

    可是这可是苦了姬发了,这堂内四人似乎只有姬发一人最为的‘迷’糊了,心头苦恼不已。

    “姜伯伯,你和我爹总是这么跟我说,可是那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穆‘露’显然不想就此罢休,当下不依不饶地问道。

    姜尚与穆野苦笑不已,对于现在的穆‘露’看来还是用着先前的那套恐怕是不行了,但是在二人心头,此刻却是并不像就此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因为,还有一些时机并不成熟。

    姬发现在完全地成为了一个局外人一般,愣生生地看着这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自己就是‘插’不上嘴,虽然心头满心的好奇,但是姬发却更是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是定然不能够发问,因为,从姜尚与穆野想要隐瞒穆‘露’的举止来说就可见一般了。

    这姜尚与穆野虽然还在应付着此刻的穆‘露’,但是这一部分注意力却还是一直投在了一旁的姬发身上,但见着姬发神情,两人心头自是明白,但也微微赞赏,姬发这般年纪能够忍住而没有发问,可见,此子虽然‘性’子有些刚烈但也是分得出形势并且能够控制住自己。

    “爹,姜伯伯你们就告诉我吧,省的我每日都来问你们了是不?”

    穆‘露’见两人也是毫不妥协,当即就是转变了战术,笑着说道,仿佛,此刻穆‘露’的举止就是为了解脱穆野与姜尚一般。

    “说了暂时你没有必要知道,快点回去,现在我这里有客人,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知道吗?”

    穆野见软的不行,当即就是拿出了家族族长的架势,瞪着穆‘露’就是说道。

    穆‘露’一见穆野神情,不由就是心头一凛,虽然穆野向来是疼爱着自己,但是穆‘露’心头却也是知道,自己这个老爹一旦是发起了脾气,可是不太好惹的。

    穆‘露’心头寻思了一下局势,便是面‘露’几分委屈之‘色’,倒是显得楚楚可怜,不过,对于穆‘露’的这点表现,一旁的姬发却是看着略微觉得好笑,因为,就在穆‘露’‘露’出这般神情将翘首微微垂下之际就是做出了一个鬼脸,这鬼脸的方向自然就是朝着穆野那边。

    姬发忍住了心头的笑意,寻思着,这穆‘露’倒也是几分俏皮,不过,穆‘露’如此年纪又是生活在这般家族之中倒也是难怪,片刻之下,姬发心头便是释然开来。

    穆‘露’满心的不悦就此离去,现在是一刻也是不想要待在这里了,只是穆‘露’这边走着嘴里却还是不大不小的嘟囔着什么,虽然说辞模糊,但却可以知晓,这刻穆‘露’所嘟囔的定然是在埋怨这穆野,只是有没有在埋怨姜尚,倒是无从考证。

    等到穆‘露’离去,穆野与姜尚两人同时‘抽’回了目光,看向了姬发,纷纷苦笑了笑。

    “还望姬发兄弟不要介意,小‘女’自小被我给惯坏了,却是这般‘性’子。”

    穆野这刻端坐之下便是说道。

    “穆家主说的是哪里话,穆‘露’姑娘能够由此心‘性’,我倒是认为是极为难得。”

    姬发当即笑了笑说道,并不在意此事。

    几人又是笑了笑。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姬发很想询问穆野与姜尚关于穆‘露’问的那个问题,因为,从穆‘露’的问话以及穆野与姜尚的表现来看,这似乎与自己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这其中究竟是在何处,姬发却又是想不明白。

    几段时日之后,姬发依旧是没有得到子竹的消息,这可是使得姬发心头焦急不已。

    东陵大陆之上此刻各自都是心头惶惶不可终日。

    而这件事情正是几个月前邓地所发生的那些事情。

    当初修斯在邓地所面对的一切事情早已就已经是通过各种途径传至他们耳中,然而,单单就是修斯这个异类,他们倒是并非怎的在意,毕竟,现在的修斯已经是被击杀,而真正使得他们担忧的却是当初出现的两大使者。

    在个大家族的绝密典籍当中可都是有着零星记载,而这些零星记载之中便是关于了那一千年前所发生的那些事情,同时这其中更是有着这两大使者的记载。

    神之使者与魔之使者的出现顿时使得这些家族都是感到恐慌不已,不光光是邓地的几个大家族,朝歌的几个大家族,更是整个东陵大陆上面的大家族都是暗中感到强烈的不安。

    神魔两个使者的修为可是高深莫测,只怕就是当初的各大家族的尊者在夜市不敢妄言能够胜之,更何况,就现在的这种情况,尊者本就是个大家族的一个因伤,因而,一旦那神魔两位使者一突灭掉那个家族的话,只怕他们是没有什么还手之力,但凭借着个大家族的那些一两个难得的剑圣的修炼者?这点在这两位使者的手底下只怕都是玩笑罢了。

    在整个东陵大陆之上,修炼到剑圣境界已经是实属不易,而要修炼到剑尊更是罕见,可是到了剑神,迄今为止,在东陵大陆的斗气修炼史上还只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例子,那就是两百年前出现的斗气修炼天赐狄天,也只有这么一个修炼者修炼到了剑神的境界,然而,令人感到可惜的是,那狄天却是为了什么求得更上的修炼境界竟是自废修为重新来过,而后就此消失在了东陵之上,而后,这个狄天的生死便是成为了一个谜团,谁也是不知道这狄天是死是活。

    东陵空间内的修炼者想要修炼到至高境界却是如此难,剑神到目前为止也只出现了这么一个,而后的剑帝更是没有出现过,这还是东陵斗气修炼史上的一个空白。

    可是,相比较东陵空间内的修炼者来说,这两大神魔使者却是不然,相传,这两大使者并非属于东陵空间之内,而是当初神魔退却之后所留下的一两个专‘门’看守东陵空间的修炼者,而这两个使者更是分别代表着神魔两大阵营的势力。

    能够有此势力代表着神魔阵营者可见修为不同凡响,而且,按照当初典籍中记载的那样,神魔阵营之内修炼根源便是斗气,而其中剑神修为者虽然不多,但是相对于东陵斗气修炼史来说却是多上好几倍,剑神修为这如此,更何况那些剑神一下的剑尊,剑圣修为者,然而,至于这神魔阵营之内究竟有没有这剑帝修为者,却是无从知晓。

    几个月前出现的神魔使者虽然只是昙‘花’一现,并没有怎的举动,但是带给众家族的震撼却是巨大的,他们不得不如此恐慌,更不得不暗自准备着,以求能够抵抗着两者的突然之间的袭击。

    而这些各大家族之中,以这南商帝国境内的南宫家族更显得心头恐慌。

    此刻,南宫家主南宫远与众长老相互商议着,这般情况相互商议的局面已经是维持了几个月之久,然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其中并不单单是由于那神魔两大使者的出现,却更是由于当初在东陵学院的比斗大赛上出现过的那个能够一体同修斗气与意念的南宫雪。

    然而,关于这南宫雪虽然乃是他南宫家族姓氏,可家族族谱之上并没有这么一个名字的存在,如此一来,他们却是并不知道,这个复姓南宫的‘女’子有如此修为究竟是他南宫家族的好事还是坏事?总之,在南宫远的心头却是有股隐隐的不安。

    “怎么样?你们吩咐下去的人究竟有没有查到南宫雪的下落?”

    南宫远此刻见着场上长老相互议论良久,就是发话问道。

    “禀家主,那并没有那南宫雪的任何消息,就如同这个南宫雪消失在了这东陵大陆上一般。”

    此刻为首的大长老南宫博起身说道。

    南宫远听着南宫博的话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那么你们有什么看法?”

    南宫远沉声问道。

    “这个?东陵之大我们无可触及,虽然我们南宫家族实力宏大,但是,这南宫雪修为不差,我们便是想要找寻也是如同大海捞针一般,而且倘若这之后还有其他人在可以隐藏着这南宫雪却是更加难以找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