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嫁给太监驸马后他谋反了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这东西你别想了
    第二日尚书郎死在家里的事情便被捅出去,尚书府的下人统一口径是徐锦晟走了以后尚书郎才被人杀死的,矛头直指向徐锦晟。

    徐锦晟听了之后直接就被气笑了,他反驳,但是无效,他没有证据证明他是清白的,这件事还惊动了和帝,和帝这一个月来终于上了早朝,第一件事就是将徐锦晟先行压到大理寺,等待事情查清楚之后再做定夺。

    德妃听说这件事后直接去御书房找和帝想要为徐锦晟求情,但和帝却以身体不适为理由拒绝会面。

    徐锦宁不禁赞赏丰禹真是挑了一正确的时机,那五个书生自然也跟着一起进大牢,谁让他们是最后见到尚书郎的人呢。

    “这次也让德妃常常被拒之门外的滋味儿!”

    温丞礼检查过马鞍后,问她:“公主,我们到底要去哪里?这个关键时候,确定不要带一些护卫么?”

    “去看个重要的东西,放心吧,沿途都有红影卫跟着安全的很,本宫也不会让你出事的啊。”

    只要德妃母子倒霉,她心情就大好,“怎么样,检查完了没有啊?”

    也不知道温丞礼执着个什么劲儿,非得要检查马匹。

    “已经没有问题,可以出发!”

    徐锦宁走到马儿身边,揉揉马的脑袋,翻身上了马,温丞礼则坐到另一匹黑马上。

    到了城外,徐锦宁冲他眨眨眼睛,俏皮道:“跟紧我,千万别丢了。”

    温丞礼还没说话呢,就见某人箭一样的冲了出去,他看了一眼旁边快速消失的影子后,嘴角一扬,架着马儿跟了上去。

    两匹马儿在山林间快速的飞奔着,溅起一地的沉沙。

    徐锦宁骑术很不错,一路上都没出什么问题。

    她这么神神秘秘的温丞礼还以为要去什么好地方,没想到竟然是去琳妃墓。

    他们的马儿在小茅屋那儿停下,把马儿留在门口后,徐锦宁敛起嘴角笑意,眼中多了一些忧伤,“跟你在片云山吵完架,我就来了肇寒将军这里,他跟我说了许多,担心我的安全,他还特地将我送到山上,那天晚上,他守了我一夜,就是为了阻挡那些来杀我的刺客。”

    “肇寒老将军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温丞礼把手放到她肩膀上安慰到:“别太难过了,说不定肇寒将军在地下见到了琳妃娘娘呢?”

    “唉!必定是炸毁琳妃墓之人下的手,别让我知道是谁,让我知道的话我订要将他碎尸万段。”

    徐锦宁拿过马儿身上的酒倒在地上,哽咽道:“肇寒将军,你且安心的去吧,我会为你报仇的。”

    三杯酒后,徐锦宁拂去眼角泪水,快速转身走出去,她不想让温丞礼看到她的眼泪,她的脆弱。

    琳妃墓那儿已经被炸的四分五裂,门口大敞着,依稀还能闻到这里的火药味儿。

    见她要下去,温丞礼急忙飞过去,挡在她面前,警惕的说:“还是我先下去看看吧,防止有什么危险。”

    徐锦宁也没有拒绝,她出神的盯着温丞礼的后背,任由着他拉着自己的手往下走去,温丞礼的手格外的冰凉,他的手指又长又细,握着的时候骨头关节膈的她手有些痛,但她没有松手,反而紧紧的握住。

    抓着他的手,才能感觉到一丝安全。

    墓室里的东西没有动过,唯一动过的便是那琳妃的棺墓,被人移动到另一边,露出了下面的那条黑色通道。

    “公主之前来琳妃墓的时候也有发现这条通道么?”温丞礼忽然问。

    徐锦宁总共来过琳妃墓两次,第一次是跟温丞礼一起寻找孟河家转那本书,调查陈垚案的时候,第二次是她自己悄悄过来寻找真相发现了这条通道。

    “这条通道通往的是军机处的一间密室,之前里面住着一个人,不过现在那人应该已经被人带出去了。”

    说不定杀死肇寒将军之人,就是为了带走密室里的那个人。

    里面漆黑一片,温丞礼拿出火折子将带来的火把点燃,里面有一个巨大的铁笼子,不过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地上那些比胳膊还要粗的铁链。

    里面的味道很难闻,毕竟那个人在这里住了许多年,都是一些排泄物的味道。

    温丞礼走向那扇巨大的黑色铁门,说:“这的确是我之前在军机处看到的那扇门,没想到琳妃墓居然跟军机处链接在一起。”

    “那个男人应该就是江阴了!”徐锦宁说的很肯定,“不知道他被谁带走了,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若是左迁知道江阴还活着,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别忘了江阴才是青儿的丈夫,而左迁……呵,一个强盗罢了。”

    “‘强盗’这个词倒是用的挺贴切的,可青儿已经被左迁带到夏国了,江阴又在哪里呢?难不成是聂白把人带走了?”徐锦宁转头看向温丞礼问,“你觉着呢?会不会是他?”

    “以他的本事的确很有可能是杀害肇寒将军的凶手,可他为什么要带走江阴呢?”温丞礼不解。

    聂白、江阴、左迁、青儿、德妃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太深,他们根本猜不透。

    还有一个隐藏在暗处的慕青黎,他的母妃,如果她还活着为什么不出来见他呢?

    母妃,又在策划着什么?

    徐锦宁看了一圈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之前来这儿她是没有火把的,只是借助着那瓷瓶的微弱光芒才得以看到江阴的大致外形,如今……等等,发光的瓷瓶?

    她急忙转身看去,原本放瓷瓶的地方空空如也,她跑过去惊道:“这里曾经放着一个会发光的翠色瓷瓶,那瓷瓶很是怪异,我本来想去看看,可江阴却让我不要动。”

    “发光的瓷瓶?”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材质制作而成,应该跟夜明珠的性质差不多,只在黑暗中发光。”徐锦宁说着把手放到原本放瓷瓶的地方,这里已经没有东西,空空如也:“聂白把人带走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把这个瓷瓶也拿走呢?”

    温丞礼猜:“说不定对他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他环视了一圈,这里除了那个笼子之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问:“公主,你带我来这里可是有什么新的发现?”

    “我只是在打赌,赌一次人还在这儿,可惜我赌输了。不过这么大的密室应该不只是囚禁江阴,应该还有别的用处才是。我能发现的已经全都发现了,这次带你过来看看还能不能发现其他的东西。”

    这么大的密室,只囚禁一个人的确是有些不太正常,就是赵管事和欧阳怵都不知道这里关了人,不知道这间密室的秘密。

    他顺着密室走了一圈,火把放到墙壁上,忽然,他摸到了一个凸起,他把火把拿的近一些,赫然发现囚笼后面那块砖头是可以按下去的。

    温丞礼犹豫了一会儿,担心这是什么机关,他对徐锦宁说:“公主,你先站到我身后来。”

    若是有什么机关,他能第一时间护住徐锦宁。

    徐锦宁不明所以,还是走了过去:“怎么了?”

    温丞礼伸手环住她的腰,小声说:“等下你就知道了!”

    说完,他按下了那块凸起的石砖,没有预料的开关,只有一扇很小很小的石门缓缓地打开,而这石门打开的位置正是放瓷瓶的地方。

    那儿透着金色的光,像是有什么东西。

    “带你来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徐锦宁兴奋的走过去,“这个小开口只能让人一个一个的过去,我先去看看。”

    “等一下,还是我去吧。”他不放心这么贸然的让徐锦宁下去,里面还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万一有别的机关呢?

    趁着他愣神的功夫,徐锦宁已经从入口钻进去了,里面不是很高,得猫着腰才能进去。

    温丞礼来不及阻止只得蹲在门口,出言提醒:“要小心些,有什么事立刻跑回来。”

    徐锦宁还没走到头,他不敢进去,怕万一出什么事情徐锦宁反而来不及往后跑。

    “里面很安全,你进来吧。”

    直到听到徐锦宁的声音,温丞礼悬着的心才放下来,猫着腰进去了。

    徐锦宁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惊道:“这里面居然放着这么多金子,还有这么多的金银珠宝,搬出去简直可以养活一整个军队了。”

    小小的密室里居然藏着这么多宝藏,简直是一个藏宝室啊。

    温丞礼没有注意那些金子,反而内前面台子上的盒子吸引了目光,他走过去,盒子是金子制作而成,也没有上锁。

    “打开看看吧!”徐锦宁手里拿着一把金色匕首。

    温丞礼把盒子打开,瞳孔猛地放大,错愕的盯着那里面的东西,小声呢喃了一句:“宁国边防图!”

    谁能想到宁国边防图居然被藏在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密室里?

    若不是徐锦宁带他来这里,怕是他这辈子都找不到宁国边防图。

    徐锦宁心里‘咯噔’一声,防了这么长时间,居然是她自己带着温丞礼找到了边防图。

    她想也没想,冲过去将边防图拿到手里,看向温丞礼的眼神冷了几分:“这东西,你别想了。”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知你心

    徐锦宁的动作凶狠、勇猛,边防图几乎要被她拧碎了,若是这个东西落到温丞礼手里那他……还会留在宁都么?

    他千里迢迢、忍辱负重的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东西,徐锦宁心里没底,她不敢赌。

    温丞礼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样子莫名有些心疼,若是以前他真的很想拿到边防图,为了夏国,也为了他自己,可现在他不想要了,在他心中已经有了更重要的东西。

    他抬手摸着徐锦宁的头发,笑道:“这么担心我跑?”

    徐锦宁脸囧的通红,她低下头,难得的露出小女儿家的娇羞,咬了咬嘴唇后她才抬头理直气壮的说:“不管有没有边防图,我都不会让你走的,你是我的驸马,你要跑了我去哪追你去啊?”

    温丞礼被她逗笑了,一把将人揽入怀里。

    徐锦宁就觉得鼻子挺酸的,目光落在温丞礼白皙的脖颈上,就想咬一口,她也真的这么做了,她一口扑上去咬住他的喉结,模糊不清的说:“你已经被本宫标记过了,你就是本宫的人。”

    温丞礼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把人松开:“快点离开这里吧,再不走天就黑了。”

    这陵墓里又黑又冷又潮,徐锦宁身子太过薄弱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了对身体不好。

    二人出琳妃墓后外面天色已经全黑,冬天白日时间本就短的很,他们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去了肇寒将军的小茅屋,温丞礼去树林里找野味去了。

    徐锦宁点着油灯,看着宁国边防图,边防图分为两层,第一层画着的是宁国山河,第二层是宁国边境的军队布防。

    怪不得温丞礼非要拿到边防图呢,上面几乎将整个宁国趋势、兵力布防标注的清清楚楚,这东西若是落到敌国手上,那宁国这些年所有的布局都将被瓦解。

    前世灭国之景在脑海中不停的回放,温丞礼正是因为拿到边防图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攻占宁国,杀死宁国那么多的百姓。

    可他拿下宁国之后发生的事情一直无法查到,那聂白、江阴到底是怎么回到这个朝代的,她又是如何复生回来的呢?

    她把边防图放到一边的盒子里起身走到之前肇寒睡过的那张木床,其实她知道这张床下面是空的,有一个小小的空格,里面藏着肇寒一些琐碎用品,有些发钗香包都已经发霉,可他还是一直留着,可见肇寒对琳妃娘娘的情谊。

    把盒子放到最底下一层上锁,然后把床板再次搬回原地,为了不让温丞礼觉得这床板动过,她干脆和衣躺在上面,脏就脏些。

    外面有些动静,徐锦宁坐起来看向门口,温丞礼手上拎着一只清洗干净的兔子。

    “忽然想起之前在北境,你也是这般去找野味充饥,那个时候我还从没有体会饥饿、寒冷,总觉得那些生活与我距离有千里,没想到我却多次亲身经历。”

    徐锦宁不由得感慨当时在北境抗雪灾时的美好,好似昨日才发生一般,她跟温丞礼从山崖上掉下去,差点就死在那儿了。

    温丞礼拖着病体,明明自己中了毒还要死乞白赖的硬撑着,为了护着她身受重伤、危在旦夕。

    往日昔昔,历历在目。

    温丞礼坐在石头上,架着那野兔烤:“体验完明间疾苦,才知民间百姓不易,人生来不同,有些人高高在上、高不可攀,有些人低入尘埃、卑微如泥。”

    “高位者视低位者如草芥、粪土,却不知自己本身便是腐到骨子里的烂货。温丞礼,本宫……本宫其实……”

    其实之前她也是居高临下的那类人,可重生之后她就变了,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嚣张任性,视人民如草芥的人了,她可以体会到百姓的苦,百姓的难,也能体会到温丞礼的艰辛、不易。

    她不是个懦弱的人,可一旦遇到温丞礼她好像自然而然的就弱了一些,不是因为权利、地位,而是因为其他,尤其是知道前世温丞礼为了送她回来付出了难以预计的代价之后。

    说不定,不是温丞礼欠了她,而是她欠了温丞礼呢?

    “公主,尝尝吧。”

    徐锦宁接过那兔腿,烤的外焦里嫩,她也的确是饿了,“你这手艺倒是越来越不错了。”

    虽然一共也没吃过几次,但每一次吃味道都是不一样的。

    兔子身上的肉都被他切成片放到旁边的叶子上了,他一边切着一边说:“我知道的!”

    徐锦宁蓦地盯着他看,“你,你知道什么?”

    “你的心思,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的。”温丞礼说完又出去了。

    徐锦宁呆呆的看着空荡荡的门口,他……知道她的心思,所以没有怪她那么冲动抢走边防图?

    她叹口气,或许真的只是她想多了吧。

    聂白似乎特别喜欢寻找那些野外的住所,即便是住在宫里他也会自己建一个类似于平民住的那种平屋。

    他穿上黑色长衫,坐在院子里擦着匕首,那匕首上的血还在往下流淌,可见他刚刚是杀了什么。

    江阴推着轮椅慢悠悠的从屋子里出来,双眼冷冷的瞅着他:“那头鹿跟了你那么长时间,你居然也舍得杀它。”

    “它到时间了,它的命本来就是多出来的。”聂白不轻不重的说着,语气里丝毫没有为那只白鹿心疼的意思,反而觉得是理所当然。

    “那我们呢?我们的命本也就是多出来的,聂白你又何必执着于不该执着的东西呢?既然上天给了我们第二次活下来的机会,难道我们不应该好好珍惜么?”

    江阴还在试图劝说他回到正途,所有的一切早就该随着成国的覆灭一起埋葬在地底。

    “苟延残喘,低声下气的活着?呵,江阴,你这脾性倒跟上辈子的一模一样,那你知不知道青儿……还活着呢?”

    “什么?”江阴激动的想要站起来,可惜他的脚踝被铁链捆在轮椅上。

    青儿……还活着……

    “她不仅还活着,而且她还有了一个儿子,可惜那孩子不是你的而是左迁的。”

    “左迁,他到底是不放过我们!”江阴说的咬牙切齿。

    “你错了,他不放过的是青儿,至今为止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还活着。”

    江阴腹诽道,他才错了,除了他之外,还有徐锦宁也知道他还活着。

    只不过他掩饰的太好,眼中的那阴狠劲儿只一闪而过,聂白并未发觉。

    见他沉默,聂白好笑道:“他们还在为复兴成国奋斗着,我又怎么可以置之不理呢?何况,我的要求并不多啊,只要他们不痛快,我就很舒坦了。左迁以为带着青儿逃往夏国,他就可以跟青儿双宿双飞、归隐山林,着实可笑,我不过是给他一些自由的时间罢了。”

    “东西还没有找齐全,等我拿到那些东西,这个天下便是我说了算,任谁都没有资格再跟我叫板,徐锦宁也好,温丞礼也罢,他们都得成为我的刀下亡魂。”

    他狠狠的将匕首刺到桌面上,只一瞬间,那桌子便立刻四分五裂,碎木横飞。

    江阴深知他已经疯魔,从成国灭亡开始,这个世上便再也没有往日潇潇暮雨的聂白,他已经被仇恨迷昏了眼,“你什么时候放我走?”

    “放你走,你想去找青儿?”聂白笑问。

    江阴说:“她是我妻子,我去找她理所应当。”

    聂白忽然叹口气说:“女帝有三个女儿,青儿和慕青黎二人却早已经为情所困,深陷在情海中无法自拔,而如今成为宁国德妃的大公主,却牺牲自己的一切去复兴成国,跟她比起来,那两位公主为成国的付出实在是太少了。”

    聂白站起身,“若不是因为她们是女帝的孩子,当年我也不会拼命救她们出宫,反而给我添了这么多的麻烦。”

    与其如今后悔,倒不如当初就只救大公主一个。

    慕青黎还隐藏在暗处,他的人怎么都查不到他的消息,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这个女人始终在给他下绊子,还有她的儿子温丞礼,这个小子也不是好对付的茬儿。

    聂白不再跟江阴说话,转身进了屋,外面都有他的人看守,一个废物也逃不出。

    他进屋后,江阴抹起袖子,他的手腕上有一朵黑色莲花,这些都是前世的罪孽、债券,若是这黑莲花印记消除了,也就是他们离开的时候了,偷来的命、偷来的时间总归是要偿还。

    眼看着他手腕上的黑莲颜色越来越浅,而聂白身上的图文却越来越深,这也是他的执念啊。

    门外,黑衣斗篷人杀死看守门口的护卫后从墙头翻了进去,一进去便看到坐在院子里的人,斗篷人的眼神柔软了几分,刚准备过去,却见十几米长的大网从天而降,伴随着一起来的还有那十几个穿着夜行服的黑衣人……

    斗篷人脸色一变,急忙抽出腰间软剑砍向那大网。

    听到动静,江阴急忙转动轮椅转身,就见一斗篷人与那黑影人打作一团。

    屋内,传来聂白胜券在握、得意的声音:“慕青黎,我等你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