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我靠救人赚气运 > 第二百三十章 假面
    安娴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抵着唇瓣。

    她看着白昼月这冷笑的表情和语气,总觉得白昼月意有所指。

    但是她确实是不知道。

    安娴把手机递给白昼月,抬了抬下巴。

    白昼月的目光从安娴的脸刮到了那支手机上,她撇了撇头,“干嘛?”

    “你来打。”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安娴说得理直气壮。

    白昼月“切”了一声,露出了了然的目光,她一把将安娴手上的手机掳走,双手紧紧抓着那支触屏手机。

    “我来打就我来打。”

    这句话说完,白昼月就没有了动作。

    她面上镇定地又瞥了安娴一眼,见安娴只是看着没有其他的表情,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上。

    白昼月摸索着在手机边缘按着凸起的键,于是那手机屏幕便亮了起来。

    第一步虽是成功了,白昼月却没有放下心来,她将手指缓缓地放到了手机屏幕上,然后就没有再动过了。

    安娴问她,“怎么不搞了?”

    白昼月抬起头斜了安娴一眼。

    “我不知道密码。”她小声嘟囔。

    “没有密码。”安娴回答。

    白昼月不做声了。

    安娴看白昼月的手指还是在手机屏幕上放着,却没有别的动作,又问她,“不打电话吗?”

    “额······”

    白昼月忽然反手就拉过安娴的手,然后把手机塞进了她的手里。

    “我想过了。”白昼月转过身去,两只手在小腹前紧紧抓着,“我觉得,电话还是你打合适。”

    她的语气忽的低了下去,“我也不知道要跟妈妈说些什么。”

    安娴捧着手机,一时也没有回上话,于是两个人就陷入了僵持状态。

    外面人大力拍打木门的声音传来。

    “有人在家吗?”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安娴跟白昼月对视一眼。

    “你先上楼,我去开门。”安娴对白昼月说。

    等看到白昼月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安娴走向门口。

    一开门,安娴就看到扶着门弯腰干呕的韩美华,以及一旁不停地拍着韩美华的背的余小华。

    “这是?”安娴两步把韩美华扶了起来,迟疑地将目光投向余小华。

    余小华穿的还是一身紧身长裙,脚上蹬着一双长筒马丁靴,长发烫成大波浪,披散在肩上,她的另一只手搭着一件皮质大衣。

    “约着你妈出去吃了个饭,这不姐妹太久没相见,一个激动她就喝多了。”

    余小华讪讪地笑了笑,眼角的亮片闪闪发光。

    相比而言,刚吐完的韩美华显得无比朴素。

    两人的打扮实在是不在同一个世界。

    “麻烦阿姨把我妈送回来了。”安娴对着余小华道了声谢,就要扶着韩美华往里走去。

    “应该的应该的。”余小华正想再客套两句,却发现安娴已经转过头去要把韩美华扶进屋里,对她没有丝毫别的意思了。

    她忙扯住安娴的衣服,“诶诶诶!”

    安娴只觉得后背一紧,她看了看身边的韩美华,韩美华吐完之后已经好多了,只是面色有些泛白,神识有些模糊不清,浑身柔软无力,只知道哼哼唧唧地靠在安娴的肩膀上。

    “阿姨还有什么事情吗?”安娴转过身去,“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还要照顾母亲,分不出空来,请恕我不便请阿姨进屋喝茶,还请阿姨见谅。”

    余小华笑得和善,她毫不在意地摆摆手,“害,哪能在乎这个呢?”

    “阿姨是想问呐——”她说着,扯过安娴放在韩美华肩膀上的手,紧紧握着,“今天去阿姨家里玩,感觉怎么样呀?玩得开不开心哪?”

    “挺好的。”

    安娴说着就想把手从余小华手里抽回来,奈何余小华抓得过于紧了。

    她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许尚他招待得挺认真的。”

    “那就好啊!”余小华大笑两声,“以后有空还去阿姨那儿玩呐!”

    安娴挤出一个敷衍应付的笑来,“好的。”

    余小华这才松开了安娴的手。

    安娴看着余小华的身影渐渐没入黑暗中,一步一步走得摇曳生姿。

    高跟鞋后跟碰地的生硬尤为清脆。

    安娴就这么听着余小华的脚步声远去,她看了看自己被余小华握过的手。

    这个余小华,对她真的怪热情的,从一开始见到她就是这样,图什么呢?

    安娴把韩美华扶到了二楼的房间里。

    白昼月闻声出动,看到韩美华的样子,也过来搭了把手。

    “妈妈这是咋了?”她问安娴。

    “跟余小华出去吃饭,喝醉了。”安娴一边说着,一边把韩美华放倒在床上,替她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又盖好被子,就要出去。

    韩美华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了床边安娴的身影,一只手抓住了安娴的袖子。

    安娴跟白昼月都注意到了韩美华的这个动作。

    安娴想要把韩美华的手扒开,却发现韩美华的力道过大,不用上点劲一时还扒不开。

    “so

    g——”韩美华张了张嘴,模模糊糊地发出了几个音节。

    安娴看到韩美华微张的眼睛泛着湿润的红,眼角隐隐有晶莹闪烁。

    她弯下腰去,声音放轻了几分,“你想说什么?”

    “你,好狠的心······”韩美华哽咽着说,“也舍得,抛下我们······”

    安娴眨眨眼睛,不是很明白韩美华在说什么。

    “就因为······是个······女儿······”

    安娴一下子就直起了身子,她转过身去,看见白昼月正好奇地看着韩美华这边。

    “回房间睡觉吧,明天就要早起上学了。”安娴对白昼月说。

    “不是——”白昼月听到了韩美华发出的声音,可是并没有听得太清楚,她问安娴,“妈妈刚刚说了什么?”

    “我从来没没见过妈妈这个样子诶~~~”

    安娴面不改色地摇摇头,“不过就是喝醉了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我也没怎么听清。”

    她说着,用力扒开了韩美华的手,推着白昼月就出了门。

    “韩——”安娴正想对韩美华直呼其名,又记起自己现在的身份,半路硬生生改了口,“这边我来照顾就好。”

    打发走白昼月,安娴又返回了韩美华的房间。

    韩美华维持着原先的姿势不动,已经熟睡了。

    她定定地盯了韩美华那张显得无比疲惫的脸,忽然笑了。

    一丝蓝色的火焰在韩美华的额头上方绽开,燃烧着没入她的脑袋之中。

    安娴转身要走出韩美华的房间。

    在要离开之时,安娴的手去按墙壁上灯的开关。

    接触到冰凉凉的开关,安娴的动作忽的顿住了。

    她静静地看着自己搭在开关上的那根手指,神色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