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学霸王妃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 > 第207章 宫玥终于把自己给埋了
    自那天后,赛娅珠就成天和白苒混在一起,很快就混成了铁哥们。

    白苒给她送私家定制的各种化妆品,教她化妆,带她混迹于帝京各个热门好玩的地儿。还甚至带她斗蛐蛐,进赌场,逛窑子,看小倌倌,把赛娅珠乐得啊。

    白苒一边玩,一边开始有意无意给她洗脑各种找男人的观念,结果发现赛娅珠其实很吃暖男这一套。

    赛娅珠一开始还总想蹦去接近宫玥,到后来,更愿意和白苒扭在一起嘀嘀咕咕,时不时还回头瞅一眼宫玥,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

    看吧,每日一起逛街游玩,这男人一个人落在后面,面无表情,对她永远冷冰冰,爱理不理的样子。要不就是,她给他说话,说了半天,发现他压根没听进去,眼神不知道飘忽到哪里去了,还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看吧,这脚不小心扭了一下,别说像苒苒说的来背老婆,连句关心问候都没有。

    看吧,昨日穿少了衣服,受了凉,别说嘘寒问暖,连给她递杯热水都做不到。

    看吧,她每日精心化妆打扮,这男人看都不看她一眼,压根就没发现她如今变大美人了。

    看吧……

    总之,根据苒苒说的判断男人爱不爱你的几条金标准,他一个都不达标。

    差评!大男子主义。苒苒说的。

    苒苒还说,颜狗是不对的,漂亮更不能当饭吃。得找一个知冷暖,宠她爱她的好男人。

    不过赛娅珠觉得,话是这么说,可是那宫玥是真的好看啊,虽然是个不解风情的差评男人,但是这真不要了,好像又挺舍不得啊,这上哪里再去找一个这么好看的驸马啊。

    唉,好纠结呢。

    看了看那一副欠他钱的宫玥,赛娅珠把白苒拉过去,离宫玥远远的,对白苒神神秘秘地道:“苒苒,那个,你在帝京这么久,可了解这玥小王爷?他平日究竟是啥样的人啊?”

    白苒有些为难地看着赛娅珠,似乎很是犹豫。

    “唉,磨蹭啥,有啥说啥。”赛娅珠催促白苒。

    “那个珠珠啊,这个背后说人坏话不太好吧,我这做下属的,也不能说上司坏话啊。可是,我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违心的话啊,哎呀,你还是别为难我了。”

    白苒眼神是无比地为难和纠结,瞅瞅赛娅珠,再瞅瞅宫玥。

    “说不说。”赛娅珠抬起手就要拍她。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珠珠求放过。”白苒捂脸,从指缝间偷偷瞅她。

    “你是站谁的哪边?”赛娅珠生气了,“亏我还当你朋友呢,中土女人也这么不靠谱吗?”

    “别,珠珠,那个…不是我不说,而是,唉,快别问了,我说不出口啊。”白苒一跺脚,“佛主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啊。玥小王爷挺好的,珠珠别乱想啊。”

    是吗?赛娅珠一巴掌拍过去,拍的白苒差点又没站稳,凶巴巴地道:“苒苒,瞧你那样子,就别装了,一定是宫玥那人人品不行,你就别替他隐瞒了。快,老实告诉我。佛主还说,知情不报让人嫁了坏姻缘,比强毁一桩婚还罪恶呢。”

    白苒:……

    是吗,佛主有说吗?还有,公主,手下留情,我怕再被你拍几下,还有没有命来编排我家男人。

    “咳咳,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嘛,罢了罢了,谁让我是个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好人呢。”白苒似终于下定了决心,把赛娅珠往远离宫玥的地方再拉了拉,凑近她耳朵,开始编排起宫玥来。

    后面跟着的宫玥轻轻一笑,又来了。这丫头和赛娅珠一样笨,以为离得远,他就听不见。

    这几日,这丫头变着法子忽悠赛娅珠呢,她打的啥心思,他哪会看不明白。不过她这心思,让他好……爽。

    唉,老婆要睡觉,他就递枕头。

    老婆要作妖,他当然得配合。

    这几日配合她演戏,可真够累的。这几日,把自己在赛娅珠眼里的形象作得暴跌,自己都想捂脸呢。

    不过,老婆开心就好。

    当然,她是不知道他在配合她的。

    笑着笑着,宫玥的脸色突然一滞。

    “珠珠,我可听说啊,这宫玥是个小气鬼,守财奴呢,他家啊,院子里连个仆人都舍不得请,连张多余的床都舍不得买,就几个护卫男人兼职当丫头婆子使唤,煮饭洗衣打扫……因为宫玥想省钱。”白苒一副鄙夷的样子。

    可不是嘛,本姑娘可没撒谎,那货的海棠苑确实没有丫头婆子,也没多余的床。

    后面的宫玥脸色一言难尽,不过老婆说得也对,他服。

    “不是吧,听说宫玥家富可敌国呢,这么抠门吗?”赛娅珠一脸不可思议。

    “可不是嘛,简直就是个金奇葩,珠珠啊,听京城里的贵夫人们背后偷偷说啊,这宫玥一把年纪了,还没个侧妃啥的,就是因为太抠门,没人敢把女儿嫁过去,我说啊,谁以后要当了他正妃,还不得被他当丫头使,以后啊,他家的家务活,估计全部得让王妃包了。”白苒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宫玥脸皮抽了抽。

    赛娅珠不禁看了看自己那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白嫩小手,打了一个寒战。

    哎嘛,好可怕。

    “天啊,这宫玥长这么好看,这么有才华,怎么这么抠门。”赛娅珠捂脸。

    “还有啊,我家三婶还说,他这么多年老光棍……”白苒大概说得太起劲,突然呛了口水,暂停了一下。

    宫玥心头一跳,对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他怎么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他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光棍啊,据说是因为……”白苒压低了声音,“据说他有啥缺陷,大概是啥不举之类,也有说他没问题,不过有断袖之癖……”

    赛娅珠开始无比纠结,唉,这抠门还好,她公主不缺钱,大不了自己带的人干家务。可是这个不举的问题,那可就……咳咳。

    宫玥脸色,特别精彩。

    唉,为了斗小三,就这么埋汰自己男人,这真的好吗?

    “还有呢……”白苒又开始了一顿创新性的编排,措辞流利,文采斐然,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宫玥听着听着,脸色越来越一言难尽。这段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而且这丫头的措辞,怎么突然就有了文化。

    等等,这段话,不是他当初编排唐轻揽的原话吗?这女人啥时候给背下来了,啧啧,第一次发现,她居然有过耳不忘的本领哦。

    不过,怎么有种自己挖坑埋自己的悲催感。

    当初为了斗唐轻揽那个小三,自己挖空心思地抹黑他,黑得惨无人道,最关键的是,那个,用苒苒的话来说,是什么变态。

    这丫头,有样学样啊。

    他想哭。

    唉,以后家里这顶梁柱还是得检讨点,带坏老婆不要紧,可别把以后娃啥的给带坏了。

    白苒每说一句,赛娅珠就抖一次,眼神里的嫌弃就加深一次。

    “呸,没想到是个斯文败类,渣男。”赛娅珠也学会了白苒的黑话,冲地上啐了一口,不行,回国她就让父王给她退婚。

    “唉,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白苒幽幽道。

    宫玥:可不就是嘛,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唉,苒苒,昨日我听人说,你和宫玥走得挺近的,你该不会就是那个小狐狸精吧?”赛娅珠突然开口,使劲盯着她看。

    白苒心里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