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 第四十七章 一般的床够他们睡的吗?
    “可是,不是说要伏羲琴和女娲石,这个阵法才有用吗?”

    “咱们不也有血玉?”

    “喔……对。”

    实际上,伏羲琴与女娲石,都具有让人续命还生之能。比如当初的建木之灵青榆,就靠着单独一把伏羲琴死里逃生。因此只要掌握了“天女白玉轮”之阵,谢云书想着多一条复活的路子,还真不是什么异想天开,而是大有可为的。

    不过,一瞧李忆如额前赤发湿漉漉的,装着也有些杂乱潦草。谢云书赶紧松开手,从储物贝里取了快毛巾给她擦了擦俏脸,道:“自己收拾一下,刚累着了吧?”

    “还好呀。”

    尾巴尖在空中打了个旋,卷过毛巾拿在手里,自己认真整理了一下衣装,李忆如浅笑着说道:“只是修修补补结界,又没有什么危险。这种事情,我最擅长啦。”

    “那就好……有手不用,非要用尾巴?”

    谢云书伸手一抓,玩心一起揪住了跟前晃来晃去的蛇尾一尺处,任由李忆如嬉笑着把尾巴缠到了他小臂上,道:“痒不痒?”

    “不痒。这里是脚踝,差一点就挠到足底了……那里才痒。”

    “那最后面这小截尾巴这么软,谁知道是脚面还是脚底?”

    虽然下半身如今是蛇形态,李家小姐却也不会真像蛇一样匍匐游动,更像是悬空着缓缓飞行,偶尔用齐平常人足踝位置的蛇身,象征性的点一点地面罢了。

    不仅如此,女娲后人梦蛇之后,这条蛇尾更是犀利无比的武器。一般人敢像谢云书这么摸,早就像镇狱明王一样被一尾巴给抽死!

    所以,李忆如的蛇尾一点都不脏,而且有神元灵力包裹,更像随时附着了净衣咒的效果,始终维持着蛇身的干净利落。摸在手里软滑遛秋,并没有蛇类的冰冷,反而温暖如人体温一般,弄得谢云书都有些爱不释手。

    不过,在伏羲宫殿里研究这些,显然不太合适。谢云书就这么牵着她的小尾巴,然后说道:“要不是想见一见那位女娲娘娘,还是变回人比较方便行动。”

    “只要云书哥你不讨厌。人也好,蛇身一好,都凭你喜欢啊。”

    在谢云书面前没心没肺地应了一声,李忆如接着就跟谢云书一起,把地上的“天女白玉轮”之阵给记录了下来。

    而在此过程中,小姑娘一直在催动着女娲石的神力,使得赤贯星辐射出独属于女娲的神力波动,以求引出女娲神来。

    此刻处于天上界,却也没有神明不与人接触的规矩。就是一些西方天神和斗战圣佛,太白金星之流,都有可能出现在这片时空紊乱之地。

    因此,像李忆如这样一直用女娲石催动神器之力,又有谢云书动用炼妖壶的力量,很容易就能把下落不明的女娲引来。

    毕竟无论女娲石抑或炼妖壶,都是女娲自己的作品。在她的家里用她的神器,作为伏羲宫殿的女主人,女娲会出现乃是毋庸置疑的。

    就这么过了一阵子,谢云书已经把天女白玉轮之阵临摹了一份,然后丢到了莲中境中。又干等了片刻,猛然间一股香风吹送而入。紧随其后一道绝尘神姿,便已降落在两人面前。

    “嗯?”

    “啊?”

    出现在谢云书李忆如眼前的貌美女子,上身穿着一件单薄的红绸上衣,露出一大块雪肌玉肤。她的下半身不出所料,乃是一截雍容的蛇身。

    不过与李忆如的尾巴相比,轩辕剑世界的女娲蛇尾,并非是青色,更像是粉粉的肉色。相比起女娲后人的苗条,女娲神的蛇尾显得丰腴如巨蟒,卷起来约莫有她上半身两个大。

    考虑到伏羲神和女娲神,一个龙身一个蛇身……谢云书不禁疑惑,他们晚上需要多大的床,才能睡觉啊?

    龙和蛇是怎么做喜欢做的事情呢?

    而且,同样是出身华胥神都,为什么沐月穿的就是不露胸的旗袍,和正常人无异。偏偏女娲、伏羲就这么独树一格,连完全的人都不是?

    不过,女娲神显然猜不到谢云书这些小心思,思量片刻大方问道:“你们是异界之人?”

    谢云书点头道:“嗯,您就是这里的女娲神?”

    “不错。”

    女娲神好奇地打量着李忆如,似乎也有些感应共鸣。尤其那标志性的蛇尾,虽然和她的截然不同,但女娲神仍然不难察觉,对方体内所蕴藏的浩瀚神力。

    该不会是平行世界的女娲吧?

    自从神隐以来,女娲神已有许久不曾回到伏羲宫殿。如果不是感应到女娲石和炼妖壶,一直在她原本的住处活跃,她也不会这么快就回来。但轩辕剑世界,各个小界数不胜数。就算是神明,也谈不上了如指掌。

    因此,女娲只是对两人来历保持了些许的疑问,紧接着便谈吐自如地说道:“召唤我,你们是需要什么吗?”

    “我们想恳求娘娘,帮忙操纵一下造物仙鼎。”

    “造物仙鼎……”

    上一次听到造物仙鼎的名字,都是何然与壶中仙决战时候的事。女娲对那次的祸害,至今依旧心有余悸,否则也不会主张将妖魔界与人类区分。

    但作为一名华胥诞生神人,除非是攸关自我的事,女娲在情感上一贯比较冷淡。女娲想了想没有拒绝,还是理性地说道:“如果不是什么太大的麻烦,我可以帮你们这个忙。在那之前,请说明白详细的来龙去脉。”

    “好的。”

    有关李忆如的身体状况,谢云书自然不必隐瞒。而且谢云书又不会让李忆如在这边怀孕,这点小秘密根本无关轻重,很快就把一些情况,给女娲神讲解清楚。

    女娲神提起袖子,伸手扶了一下自己的发簪,顿时笑靥如花地恍然道,一针见血道:“说那么多,原来你们是想平安的要一个宝宝啊。”

    “呃……”

    该怎么讲呢?

    这话不能算错。

    可,该说作为一个过来人,有着爱女白玉的女娲神,在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出发点显得和凡间的母亲差不太多吗?

    从来没接触过这样的女娲,谢云书虽然有种三观崩坏的错觉。

    但他转念一想,女娲神曾经是位,连自己钦定的炼妖壶管理者壶中仙都对付不了的神人。她偶尔想一出是一出,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何况,这样的女娲神比较好说话,岂不是对谢云书更有利?

    “唔,请务必帮我们要个孩子,我想一直看着她长大!”

    谢云书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李忆如重重点头,脱口而出的这话怎么这么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