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东京反派开始恋爱游戏 > 第一百零八章 弹射起步,超速警告
    老实说,听到云雁口中说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龙斗真的是人都麻了。

    老天在上,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对云雁学姐解释这些东西,关键是龙斗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懂。

    跟鸣海这种老江湖不同,龙斗那真的是一只纯洁得跟他喵的白莲花一样的生物,十六岁的少年可不就这样吗。

    所以什么圆床、水床、旋转床、吊床、红床、电动床、欢乐椅、瑜伽球、手铐、眼罩、口球、跳蚤、皮鞭、蜡烛、兔尾塞等经常会出现在奇怪房间里的东西,龙斗是一个都没听说过,也不知道是拿来干嘛的。

    于是他只好开始转移话题,对鸣海说道:“快开车,时间已经很晚了,得赶快把云雁学姐送回去才行。”

    “好的二代目,马上就......”

    “等等,把话说......说清楚,旋转水......水床,到底是......是什么?”

    但不知道是哪个地方引起了云雁学姐的强烈好奇心,就在车开起来的瞬间,她则是忽然从靠椅上弹了起来,抓住龙斗的衣领继续问道。

    因为车正在加速的关系,云雁学姐这一弹直接把龙斗撞得往后侧躺了下去,形成了一个奇妙的一上一下姿势。

    而前者在喝醉了后似乎变得格外大胆,居然还把脑袋整个靠了过去。

    轰隆隆!就这样,伴随着黑色小轿车的忽然加速,后座上的车速也随之一飞冲天。

    被云雁学姐推倒后,龙斗连忙伸手扶住她的身躯,小声喊道:“云雁学姐!太近了,靠的太近了!前面还有人呢!”

    “哎呀,我忽然想听歌了,这就用我的隔音耳塞放一首摇滚乐听听,保证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再把挡板搭上,后面发生什么我就都不知道啦。”

    就在龙斗转头看向了前座的鸣海时,鸣海也是以闪电般的速度一边开车一边作出了一系列的骚操作。

    他先是迅速戴上了百分百隔音的耳机,然后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一块纯黑的挡板挡在前座和后座之间,将整辆轿车分割为了两个部分。

    这下可好,虽然早了点,但看来咱们的三代目组长有着落了。

    迅速做完这一切之后,鸣海在心中感叹道。

    但不管鸣海这个老色批是怎么想的,但龙斗可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没有想过跟云雁学姐这么早的携手组装“如龙组三代目”什么的。

    鸣海那个混蛋,他以为我是什么人?会在飞驰的轿车中乱来吗?

    看到鸣海这个混蛋居然以为自己居然会在车上乱搞后,龙斗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

    开玩笑,我堂堂硬汉,极道少主,怎么可能对喝醉酒的女性不礼貌呢?

    我话放在这儿,我桐生龙斗就是一辈子打光棍,死永姬手里,从车上跳下去,也不会碰云雁学姐一根头发!

    想到这里龙斗立刻支楞起来,连忙伸手将云雁学姐推开,然后一拳打烂了前方的挡板并且一个鲤鱼打挺钻到了副驾驶舱的位置。

    看到龙斗竟然破坏了自己精心准备的“三代目孵化装置”时,鸣海连忙摘下耳机问道:“啊?二代目,您这是......”

    “闭嘴,老老实实控制车速,再乱开车的话咱们都得死。”

    骂了鸣海一句后,龙斗看了看后座处已经躺了下来,似乎缓缓昏睡了过去的云雁,终于感到略微松了口气。

    太难了,刚才跟云雁的这一番博弈,比他在斗技场上连打三个擂台都难。

    云雁学姐本来就媚骨天成,天生一副倾国倾城的容颜气质,很少有年轻男性在面对她时不感到心猿意马。

    尤其是在她还喝醉了酒,软绵绵靠在自己身上时,那种诱惑真的别提有多么恐怖了。

    但即便如此龙斗也不会乱来,更不可能“真香”,毕竟这可不是能真香的事儿,是关乎到人家一生的大事。

    男人这种生物最重要的还是要管好自己的裤链,不能说拉就拉,那就真的太拉了。

    因此,龙斗干脆直接跳到了副驾驶仓,省得再受到“旋转水床”的奇妙折磨。

    就这样,在只有路灯照耀着的东京街道上,轿车以不会影响到云雁休息的速度驶向了“月见里别院”所在的那片富人别墅区。

    停在了那条熟悉的街道上之后,龙斗来到后座打开车门,轻轻地将躺在后座处的云雁学姐摇醒。

    “醒来了,云雁学姐,到家了。”

    轻微地摇晃着那高挑丰满的娇躯时,云雁那对充满着神性魅力的大眼睛也缓缓睁开,看向了面露难色的龙斗。

    “......到了吗?”她晃了晃脑袋,直起腰杆坐起身来,用略带沙哑的声调问道。

    “呼,吓死我了,我多怕你睡过去醒不来,那我都不知道怎么把你送回去。”

    龙斗松了口气,拿过一瓶矿泉水递到了云雁手里,看着她咕嘟咕嘟喝掉。

    在这之后,便是扶着这位虽然还有些神志不清,但却比之前好多了的学姐回到了“月见里别院”的偏僻角落处。

    对,也就是回到了之前那个曾经带给过龙斗巨大视觉冲击的“栏杆”处。

    “云雁学姐,你能自己走进去吗?”

    “应该没事......现在已经好多了。”

    放开了龙斗一直扶着的手后,云雁头也不回地走向栏杆缺口,动作不是很利索地重新钻了进去。

    怎么回事?感觉云雁学姐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从云雁从车上醒来开始,她就一直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像是不敢直面龙斗似的。

    是我惹她生气了吗?啊,果然大半夜的带她去喝酒什么的还是有点......

    “那个,龙斗同......咳咳,龙斗。”

    就在龙斗打了个招呼准备灰溜溜离开的时候,云雁却转过了头,用有些古怪的语气喊住了他。

    “云雁学姐,还有什么事吗?”

    “就是,你之前的告......告白,我还没给你回复呢。”

    “哦,这个啊,没关系,好人卡嘛,我心里有数的。”

    龙斗闻言转头对云雁笑了笑,非常光棍地回复道。

    他的确是喜欢云雁学姐没错,但不久前那次突兀的告白也不过是兴致到了,顺口就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而已。

    因此从一开始,龙斗就没想过能得到什么正儿八经的回复。

    然而,谁知云雁却摇了摇头,用羞涩的语气说道:“其实,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