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视死如归魏君子 > 第72章 道障
    看着魏君这张视死如归的脸,周芬芬的芳心莫名的悸动。

    “魏君,我是想让你活着,活着就有希望。”周芬芳道。

    魏君心说小了,格局小了。

    本天帝死了才有希望,活着希望不大。

    不过这个不能告诉周芬芳。

    为了不让周芬芳拦着自己去死,魏君只能尽力说服她:“老师,总是要有人流血的。如果不是我流血,就要轮到别人流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绝不愿让人代我受过,所以学生选择让自己流血。”

    “但你的天赋很好,若你专心修炼,远比别人更有希望成为拳头最大的那个人。你活下去,比其他人活下去更有价值。”周芬芳道。

    魏君闻言脸色一正:“老师此言差矣,在学生心目中,天下人人平等,绝不存在谁比其他人更有价值这一说法。”

    天下必须人人平等。

    魏君坚信这一点。

    毕竟天帝是天上的。

    周芬芳不知道魏君这厮的真实想法,看到一脸肃然的魏君,周芬芳感觉到了惭愧。

    “我的圣道是平等之道,但我却做不到像你这样平等待人。魏君,你知道吗,你已经成为了我的道障。”

    魏君一脸懵逼:“???道障?什么鬼?学生什么也没干啊。”

    我虽然偶尔脑子里会有骑师蔑祖的想法,但那是因为你的颜值和身材,可我也没付诸行动啊。

    YY都犯法了?

    周芬芳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在老娘心里,你总是比其他人更重要,根本平等不起来。”

    魏君眨了眨眼:“这就是道障了?”

    “这不是道障是什么?我的平等之道要人人平等,但你在我心里却比其他人更重要,那还怎么平等?”周芬芳道:“这已经严重阻碍了我的进步。”

    “老师,我觉得你搞错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如果一个女人心里一个男人比其他人更重要,原因往往不是因为这个男人很有价值,而是因为这个女人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喜欢他,所以他才重要。这不是道障,只要您能承认您喜欢我,您的圣道立刻一片坦途。”魏君指点道。

    论眼光,魏君比周芬芳高的多,周芬芳的问题魏君一眼就看明白了。

    来自天帝的指点,价值万金。

    然后周芬芳怒了。

    “小子,你是不是在找死?明明是你暗恋我,你说我喜欢你?开玩笑,我周芬芳从来都是被追求的好嘛?”

    周芬芳的声音直接加了三度。

    魏君轻叹了一口气:“老师,面对现实吧,也面对自己的内心。”

    “你可以滚了。”

    周芬芳表示拒绝。

    魏君提醒道:“您如果非要自欺欺人,不愿意面对自己内心的话,那我就真成为您的道障了。是做您的心上人,还是做您的道障,您自己选吧。”

    说完这句话,魏君敏感的察觉到周芬芳身上传来了暴走的气息。

    很好。

    一个半圣的怒火被我点燃了。

    有没有可能让她在愤怒之下失手杀死我。

    魏君觉得自己要试一试。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其实老师您虽然经常口吐芬芳,但是长的还算是差强人意,而且还有一个老师的身份。师生恋.avi,最是刺激不过了,学生也勉为其难的接受您。尽管您年纪比我大很多,但学生豁出去了,绝对不嫌弃您老牛吃嫩草。”

    周芬芳的怒气槽瞬间溢出了。

    “魏君,你……去……死……”

    半圣终于还是被魏君气的含恨出手了。

    魏君激动的浑身发抖。

    打死我。

    请务必要打死我。

    可惜。

    周芬芳出手倒是风雷大作。

    但是真落到魏君身上,也就是给他挠了挠痒痒。

    不。

    痒痒都没挠。

    因为周芬芳的手就停在了魏君的面前。

    根本就没有落下来。

    周芬芳毕竟是一个半圣。

    这点控制力还是有的。

    再说了,她又怎么可能真的杀了魏君呢。

    她又不是魔道中人。

    魏君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

    想要让周芬芳含恨杀死自己,自己目前做的还远远不够。

    想到这里,魏君勇敢的伸出了舌头。

    舔了舔周芬芳的手心。

    这下子你该打死我了吧?

    魏君看向周芬芳。

    发现周芬芳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泛红。

    “你……”

    周芬芳看着魏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在她口吐芬芳的这些年里,一直都是她凭借嘴上功夫占别人的便宜,骂的别人生活不能自理。

    她这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凭借嘴上功夫占了便宜。

    天道好轮回。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周芬芳居然麻爪了。

    迎着魏君“深情”的眼神,周芬芳宣布败退。

    她认输了。

    一手捂脸,周芬芳直接选择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跑路了……

    魏君很失望。

    “老师,您别走啊。”

    “您先打死学生再走啊。”

    砰!

    魏君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气墙击中。

    瞬间就直接腾云驾雾飞了起来起来。

    下一刻,他就被扔到了国子监门外。

    但是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魏君很失望。

    而周芬芳很激动。

    “他……他居然敢占我便宜。”

    周芬芳看着自己的右手,又羞又怒。

    “他怎么敢?”

    “下次,下次他要是敢再占我便宜,我一定打死他,一定。”

    周芬芳赌咒发誓。

    最终还是决定这次大度一回,放魏君一马。

    国子监外的魏君仰天长叹。

    “这都不弄死我,难道真喜欢上我了?”魏君自言自语道。

    三余书屋内,周芬芳直接跳脚起来。

    “这小子太过分了,明明是他暗恋我。”

    “淡定,淡定,周芬芳,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认真你就输了。”

    “你一定不会老牛吃嫩草的。”

    “不,你一点也不老,和魏君一起出去人家都会说你是他妹妹。”

    周芬芳完成了自我心理安慰。

    然后她决定去登一下书山。

    书山会根据一个人内心的欲望生成相应的幻境。

    周芬芳要让书山证明,魏君真的是她的道障,而不是她喜欢的男人。

    半个时辰后。

    周芬芳突破了一个小境界。

    圣道再无阻碍。

    周芬芳——裂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