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皇后今天也想和离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正常要求
    韩王殿下这下才算是真正明白了,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叶琳琅会表现的那么愧疚,那么犹豫。

    因为只要是个人,在面对自己的姐妹,提出了一个很正常的要求,甚至可以说,是很简单的一个请求的时候,自己却没有做到,都会多多少少的产生愧疚心理的,这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是人之常情。

    “我知道你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觉得很对不起素娥,可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是没有办法去改变从前的,你现在能做的,就是真正的帮助他,帮他解决这个问题,他满心满眼的信任你吧,那我们就必须要好好的,帮他找一找,不辜负他对你的这一番信任。”

    叶琳琅点点头,笑了起来,其实在韩王殿下刚才开导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想明白,这其中的事情了。

    叶琳琅也觉得。自己并非是不能够理解素娥,也不是不明白现在的处境,以及下一步究竟应该怎么做,需要的也不过是韩王殿下好好的安抚安抚自己,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为下一步积蓄一点儿信心罢了。

    “放心吧,我已经想明白了,我知道应该怎么做,我绝对会好好努力,帮他找一个真正合适的人,绝对不能够辜负了她,对我的这一番信任,要不然的话,我怕是良心难安了。”

    上一辈子的时候,素娥就是一个少说多做的人,所以在自己这里下意识的,总是会或多或少的受到一些忽略,那个时候自己也曾经有过同样的愧疚感,可是没有想到再来一辈子,自己竟然还是会做同样的错事,还是会不自觉的忽略掉素娥的想法,素娥的感受,以至于自己又一次,陷入这种愧疚之中无法自拔。

    好在这一次还来得及,他还有大把可以去补救的机会。像之前那种无法挽回的情况,现在不会再出现了。

    叶林朗一想到这个,就会产生一种由衷的庆幸感,还好还好,自己现在还有很多的机会去补救,总不用像之前那个样子,一直到了没有办法补救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难过呢。

    “你也帮他留意着点儿,我觉得我不一定能够,替他找到真正合适的,但是好在还有你呢,只要有你的这一层关系在,就不愁找不到真正合适的人。”叶琳琅扯了扯韩王殿下的衣袖,非常认真的说道。

    韩王殿下是真的很喜欢,叶林朗这种全心全意信任自己的感觉,他温柔的伸出手来,摸了摸叶琳琅的头发,轻声说道:“你放心吧,他毕竟是你的姐妹,就算是你不说,我也会帮着上心的,更何况你现在已经把这个工作,交托给我了,那我就更必须要努力的,去帮你们实现好这个问题,绝对不让他在对你,产生一丝的芥蒂和埋怨。”

    其实像这件事情,说是个大事,就是个大事,说是个小事,也是个小事,毕竟素娥也只不过是想,找一个真正适合自己的人,和自己共度后半生罢了。

    这个不是什么难题,在韩王殿下看来,这是一个简单到不能更简单的问题,主要是要找一个真正符合素娥心中诉求的人,那就必须要按照他,对于未来另外一半的规划来,虽然他把要求定了这么低,那岂不就是随随便便的,找一个差不多的就可以了?

    话虽然这样说,韩王殿下也绝对不会,这样随便的去做,毕竟叶琳琅在自己的面前。这么郑重地提出来,就绝对不是让自己这样。随随便便去找一个的,他也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那可是陪伴着自家夫人。从小一起长大的,这其中的情意,可绝非是简简单单的主仆关系能够概括来的。

    自己要是做不好这件事情,别说素娥会怨恨自己了,就是叶琳琅,也一定会非常的不高兴的。

    “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会尽可能选出足够多的人来让他挑选的,只要有觉得合适的,那就相处相处试试看,不行就换,反正这精神当中的世家子弟多了去了,品行优良的也能数出来不少,主要是想找总归是能够找得到的。”

    韩王殿下的这一翻话,总算是给叶琳琅注入了一剂强心针,让他没有之前那么惶恐了,他确实也产生过迷茫的感觉,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才能够给素娥找一个真正靠谱的人,可是听韩王殿下说的,如此风轻云淡的,似乎好像找一个靠谱的人,也没有那么困难。

    大概确实是自己胡思乱想,想的太多,才觉得这件事情那么难以解决。

    “我原本还有些担忧焦虑的,听你这样说,我突然觉得,也没有什么好焦虑的了,反正你多帮着留留心吧,我希望能够尽快,给他找到合适的人选,不要让他整日这样悲春伤秋的,省的她胡思乱想,在想到些有的没的来,你不知道……他这个人嘴硬的很,很多的想法都不会轻易的说出来,今天大概也真的是收到的刺激太大了,才会跟我讲出来这么多的事情,要是在平时的话,这些话他根本不可能告诉我。”

    叶琳琅说着说着就又有点儿哽咽了,他越发觉得,自己实在是愧对于这样信任自己的女孩子,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做的够好了,现在看来还差的远呢,那沾沾自喜的时候,确实是应该好好的反思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太对。

    眼看着叶琳琅眼圈儿又红了,韩王殿下心疼的无以复加,赶忙伸出手来,将叶琳琅揽进了怀里温柔的安抚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真心关心他,现在也替他觉得委屈难过,不过你要是再这样哭下去,我可就要心疼了。你也就当是可怜可怜我,别让我这么难受,这么心疼好不好?”

    叶琳琅赶忙点点头,擦了擦眼角险些落下来的泪珠,轻声说道:“我们不要说这个话题了,让我稍微缓一下,我一会儿就没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