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门陆 > 第七卷 鉴宝大会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吃醋(下)
    “娘,我回来了。”

    宋平义跟随着陈思敏踏入进这个小铁铺后,就见着一位妇人走了出来,一见到陈思敏身后的宋平义后,先是呆住了一会,然后震惊道:“平义?”

    “陈伯母好。”宋平义礼貌的回了一句。

    “好好好,这么多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陈氏刚感慨几句,客厅就传来声音道。

    “快点进来吃饭吧,不然就都要凉了。”

    “知道了,爹。”

    “走,我们进去吃饭。”陈思敏挽着宋平义就往客厅内走去。

    众人在吃完饭后,陈思敏就提出了让宋平义陪她出去逛逛,宋平义欣然答应。

    二人走至一处时,宋平义买下一根冰糖葫芦递给陈思敏,道:“喏,这是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冰糖葫芦哦。”

    “谢谢平义哥哥。”陈思敏满脸笑容的接下冰糖葫芦,便开吃了起来。

    陈思敏吃完最后一个糖葫芦后,宋平义忽然问道:“思敏,可否告知我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及你们为什么又搬到这洛城来呢?”

    陈思敏听了后,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似乎不愿意说出来。

    见此,他便不再追问下去了,毕竟这痛苦的事情还是不要再回忆起来为好。

    宋平义赶紧转开话题道:“思敏,今日午时你为什么跟别人吵起来了?”

    一提到这个,陈思敏的火气就涌上了,道:“前几日有一个负责供应给我们修复材料的店铺忽然就不供货给我们了,这让我们家无法替人修复法器了。前日,我爹娘托人打听了一下,原来是有一次我负责点货时,那家店铺的儿子无意间见到了我一面,然后第二日就上门来提出要娶我为妻,爹娘自然是委婉的拒绝了,谁知那人竟仗着自己是整个洛城最大的供应,向别的店铺下达了对我们家进货的打压。现在我们家的那个铁铺恐怕就要倒闭了。午时的时候,我再去找最后一家店铺商讨,还没谈几句就谈崩了,于是就大吵了一架,结果一出来就见到了平义哥哥你。”

    陈思敏详尽道来后,宋平义大致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于是微笑道:“放心,这个事情,平义哥哥一定会处理好的。”

    “真的吗?可那人是个修士,而且上个月还被欧阳家族的外门长老选上了,你这一插手,不会对你造成什么麻烦吗?”陈思敏先是露出喜悦之色,随后便替宋平义担忧了起来。

    “嘶~这样啊。”听完这话,倒是有些棘手了,毕竟自己现在是代表着千依门来的,若是因此事惹坏了千依门的名声,那就麻烦大了。

    “要不还是算了。”陈思敏见宋平义一直默不作声,大概也能猜出这么做会对宋平义不利,于是便放弃道。

    “思敏,那个修士的修为如何?”沉默良久的宋平义开口道。

    “呃……听别人说,那个人好像最近突破到了练气八阶,所以才被那名外门长老看上。”

    “那就好,走,我们去会会那个欺负小思敏的人。”

    “嗯。”陈思敏挽着宋平义,直奔那家店铺去。

    ……

    “前辈,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这位女子是前辈您的妹妹,还望前辈您大人有大量。”男子知道了宋平义的修为后,立马作揖求饶了起来,毕竟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在这,再加上这人又是千依门的人,怕是收他的那名长老来了,怕是也毫无办法。

    “好了,既然知道她是我的妹妹了,就不要再找她的麻烦了,明白了吗?”宋平义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是说了几句。

    “明白,明白。”男子战战兢兢地回应道。

    “嗯,小思敏,我们走吧。”宋平义招手道。

    “前辈慢走啊。”

    ……

    “平义哥哥,你究竟到了什么境界啊!那人怎么一见到你就像见了他祖宗一样,不仅一直恭恭敬敬的说话,还一个不停地叫你前辈,只怕是就差跪下来了。”再返回铁铺的路上,陈思敏一直说个不停,令宋平义不禁轻笑了起来。

    “也就比他高了一点点的境界吧,叫我前辈自然是不足为奇。”

    陈思敏一听,笑声又增大了几分。

    待二人快走到店铺时,宋平义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去对陈思敏说道:小思敏,我还有一点事要去处理,就不回去坐了,我们就在这分开吧,这几天的鉴宝大会,我一直都在,有事的话就来武兴客栈来找我吧。”

    “什么?你要走了?”陈思敏瞬间流露出失望之色。

    “嗯,我这有五百枚天石,算是我晚了的送给小思敏的成人礼吧。”宋平义将一大袋的天石放在了陈思敏手中里。

    “思敏,我们有缘再见。”此话一出,宋平义的身影一晃,就消失在原地了。

    望着宋平义消失在原地,陈思敏也只能缓步走进铁铺里去。

    过了一小会,宋平义在一处巷子显出了身形,向后方跟了一晚上的女子说道:“师妹,你这跟了我一晚上,目的是为了什么?”

    “哼,怎么?有我这个外人碍着你跟别人在一起了吗?”

    宋平义听完此话,顿时觉得无奈,便解释道:“她只是我的一位妹妹罢了。”

    “妹妹?哼,还在装,都那么亲密了,还只是一位妹妹?宋平义,你还敢睁着眼睛说瞎话啊!”周灵惠讥讽道。

    “够了!”宋平义大吼一声,“我说了,她只是我的一位妹妹而已,如果你觉得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大可回去跟师父禀报,不用在这断章取义。”

    “行,我们走着瞧!”周灵惠转过身去返回客栈去。

    宋平义虽不想理会这个刁蛮大小姐,但师父已经交代了要照顾好她,只好赶紧跟上去。

    返回客栈后,周灵惠直接一把将门关上,“嘭”的一声响起,将宋平义隔绝在了外面。

    宋平义本想蛮力推进去,却发现门上出现了一道法术。

    “唉,面对这个刁蛮小姐。”宋平义也只能无奈叹了口气,然后走下楼来跟店家要了一壶老酒和两碟小菜,独自一人饮酒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