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卿玉华音星河落 > 368 一眼惊鸿,欢喜多年
    心上人?萧卿玉心里猛地一震,心里翻起巨浪,她…是他的师叔啊,可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不是!

    陆玲儿见萧卿玉听到这句话面具下的双眼露出震惊,心里暗叹‘原来不是心上人啊’随即又一想‘那定是极其要好的朋友了,能为了朋友独自来寻五味果,这个朋友定然是他十分珍视的。’

    “既然是为这位姑娘治病的,那这次如果我们九仙山得到了五味果,便也赠与你。”不知为何,陆玲儿听到五味果是为慕天音用的,当下便做了决定。

    萧卿玉还未从自己心里的翻涌中走出来,听到陆玲儿的话只应了一声好,陆玲儿见他不愿再说,趁机看了一旁一直神色淡淡的慕天音便退了出去。

    慕天音这两天偶尔能听到较为清晰的声音,心里很是高兴,想着再等几天能彻底听到声音之后就告诉玉殊,他们以后可以直接对话了。

    高兴之余觉得这几天的玉殊有些奇怪,之前还会在她掌心写字和她聊天,这几日不知为何,不曾与她说过话了。

    第五日的时候,众人发现云鹤神山北方的结界发出一阵七彩的光后变淡了,纷纷猜测这是五味果要成熟了,于是大批的人当日下午便朝着云鹤神山而去。

    萧卿玉站在窗户边遥遥看着云鹤神山北方的结界,在期待中隐隐带了些紧张。

    陆玲儿敲门,萧卿玉道:“何事?”只有陆玲儿每天都会来看慕天音,所以敲门的人除了她没有别人。

    陆玲儿从善如流的推开门,走到萧卿玉跟前“那结界明日应该要破了,我们打算明天早早出发,你们要和我们一起吗?”说着,目光落在坐在一旁不言也不语的慕天音身上。

    萧卿玉透过窗色遥遥看向那结界,眼中神色不明“我们也明日过去,那结界应该会在明天晚上或者后天消失。”

    慕天音隐隐听到了结界两个字,心道莫非这五味果还有结界守护?再仔细听,却又什么都听不到了,按下心里的疑惑,五味果不是一味寻常的灵药吗?只是太过稀少而宝贵了许多,怎么会有结界守护?。

    又想着,许是如今已经不是大荒那时候了,五味果能让天地出结界保护,在这世间也算是一味极其珍贵的灵药了吧,又叹道世间天地之力还是太过微薄了啊。

    想着大荒时浓郁的天地灵气,想起自己六万年前旧伤复发太过严重,不得不陷入沉睡,在沉睡之前曾散尽神力让这世间多了些许的天地之力,如今,看来有了些许成果了。

    陆玲儿不知什么时候退了出去,萧卿玉一直站在窗前直到夜色降下,下午走了一批人,今日的客栈格外的安静。

    萧卿玉站在慕天音身侧,目不转睛的看着慕天音,他想了这几日,终于想明白了那日陆玲儿的问题。

    他记得她说她非九仙山之人的那个晚上,他有多高兴,原来不是庆幸知晓了她的过往,而是因着喜欢才会那般欢喜,那是什么时候她住进了他的心呢?

    他想了好久好久,想到初见那一面,原来九仙柱前那一眼便是惊鸿,误入眉眼,欢喜多年!

    萧卿玉想清楚了,也明白了自己对慕天音的感情,转身将慕天音轻轻拥在怀里,慕天音突然被抱住,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听到萧卿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原来,我一直以为的喜欢不是喜欢,这些年,我以为或许下辈子才能再遇到你,没想到我太幸运,只等了你十二年,你便又来到了我的身边,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我喜欢你,一直一直都喜欢你,想你做我的妻子,生生世世永不分开。”

    慕天音僵住了,阿殊竟然喜欢自己?寂静之下慕天音好似听到了自己的心砰砰乱跳,连能闻到阿殊身上淡淡的竹子清香都给忽略了,还未从阿殊喜欢自己的震惊中回神,便又听得萧卿玉声音带着淡淡的落寞再次响起。

    “流云宗的那晚,我偷偷听到你是神,我只是一介凡人,即便如此修炼,也统不过区区几百几千年寿命,而你的生命或许和这天地一般悠长,所以,我注定不能陪着你一起走下去。”

    “如今我趁着你听不见才敢将这心思说与你听,免得你知晓后为此困扰,我想好了,往后你在一日,我便陪着你一日,今生的生命到了尽头,下一世我也要找到你,一世一世的陪你渡过这漫长悠远的岁月。”

    一世一世的陪她渡过这漫长悠远的岁月吗?慕天音心底有什么被暮的触动,不由得伸手抱住萧卿玉,因着还在震惊中,不知该如何说,便道:“阿殊?你怎么了?”

    萧卿玉因着说出自己心意有些慌乱,因此也没注意到慕天音因为震惊而微微颤抖的声音。

    想着自己可真是个胆小鬼,只敢在她听不到的时候诉说心意,声音带了几抹哽咽“没事,就是怕你知道我喜欢你后,你会丢下我,再也不要我了。”

    一句不要他了,听得慕天音的心莫名疼了一下,仿若被针尖刺了一下。萧卿玉松开她,在她手里写了‘无事’,慕天音安慰的话说不出来。

    大荒的时候,因着父神,即便众人忘了她的曾经,她也是神族金尊玉贵的存在,所有好玩有趣的东西都在第一时间送到她手里,每天都有好多人陪着她,可她依然觉得孤独,于是,大荒的时间,陪着她的,只有那株被她种在银河边上的桃花妖。

    他们对她的喜欢,只是敬于她的父神,止于她的身份,从未有人真正喜欢她,会说娶她,然后生生世世的陪着她。

    六万年来,她醒了好多次,见天下的人能做到只为一人一世相守的寥寥无几,生生世世的缘分又岂能是轻易的许诺便能得到的,所以,她从未想过会去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想要嫁给他。

    萧卿玉在她掌心写字,慕天音收回思绪,萧卿玉写道‘明日启程’,慕天音知晓这是明天早上就要走了,收拾好思绪道:“若是太过危险,那果子我不要了,对常人有用,对我或许没用,”顿了顿,又道:“你不要为了我涉险,我会担心。”

    慕天音明显听到萧卿玉欢喜的笑声,听他低喃道:“为了你,做什么都值得!”慕天音在她掌心收到“不会”两个字,她知晓这是告诉她他不会有危险。

    萧卿玉扶着她躺在床上,然后去了一旁的软塌上休息,慕天音一晚上因着萧卿玉突然的表明心迹心中震惊思绪翻涌,久久未能入眠。

    第二日一早萧卿玉带着慕天音赶到云鹤神山北方结界处,结界处已经聚了大批人,几十余丈外,一棵约十几米的青灰色大树发出阵阵青光。

    远远看去树上结了约二十几颗青色的果子,若是仔细一些定能发那些青光现正在慢慢转变成青灰色。

    陆玲儿一眼看到了慕天音,忙拉着身侧的谭安知一起过来站在慕天音身边,秦穆看见,也带着九仙山弟子一起过来同萧卿玉站在一起。

    于是两人也奇怪的多看了慕天音几眼,这是谭安知和秦穆在十二年后第一次见到慕天音,心中也甚是奇怪,原来不止陆玲儿,现在他们也有那种奇怪的熟悉感,可如论如何,面前的人他们都不认识。

    陆玲儿兴奋的对萧卿玉说:“你看,这里有大概二十几颗果子,怎么也能给你抢一个过来!”

    慕天音闻言,心中道‘看来这世间灵气恢复的很不错,大荒时候,听闻一棵五味果树也是能结二三十个果子的。’

    谭安知却皱着眉“我听师父说,之前他见过的只结了三颗。这次怎么会这么多?”

    陆玲儿不以为然“肯定是这些年灵气充足,所以就结的多些。”

    谭安知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是,这些年灵气恢复的越来越好了。”算是相信了陆玲儿这个说法。

    这时候,绿腰和玉琉璃带着燕含秋和苏影也来到了结界外,看见陆玲儿和谭安知秦穆几个,便一起过来聚在一起,意外的是风遥居然是跟着燕含秋一起来的。

    风遥对着秦穆几个见了礼,秦穆几个又对着绿腰几个见了礼,绿腰看到了萧卿玉,惊讶道:“鬼面玉尊?”萧卿玉便也对绿腰和玉琉璃见礼“绿腰护法,琉璃护法。”

    “你也是为着这五味果来的?”绿腰对萧卿玉会来很是稀奇,毕竟这位是常年追着那两个魔使跑的,又看见旁边站着的慕天音“咦,这位姑娘是谁,我怎么看着有些熟悉的感觉?”

    萧卿玉心中一跳,绿腰几个是知道她天音这个名字的,便对绿腰道:“一位故人。”后不再多言。

    绿腰看着慕天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向陆玲儿走去,刚走几步,又回头看一眼慕天音,最后摇摇头不解的去了陆玲儿那儿。

    “哎,小玲儿,你有没有觉得那姑娘有种奇怪的熟悉感?”绿腰摸着她手腕上的藤枝,若有所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