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职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李重生晋级的代价
    与他对碰了一杯,余引转移话题道:“排名战夺得名次,你可有信心?”

    占擂和冲排名是两码事,因为对手绝对不止一个,苏行道:“如果对手都与今日雁翎门一样,以我们实力,夺得一个名次应该没问题。”

    很明白今日赢得很侥幸,余引道:“若对手与雁翎门一般强大,我们最多战一场结束了。”

    “属下打听过比赛的规矩,决赛一直持续到当日的酉时才准时结束。我们可以选择在结束前的半个时辰参加,届时就算战,到后面也最多只面对两个或三个对手。”苏行说道。

    “你这样想,别人也是这样想,如果届时抢不到挑战位置该如何是好?”余引笑道。

    如果连挑战位都抢不到,也没必要再继续战斗下去。苏行没有说话。

    “如果再有一个超绝境的伙伴,那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余引说道,陷入沉思。

    “不妨趁决赛前的这些日子助李重生突破到超绝境。”无璐建议道。

    “助李重生突破?”余引微愣,倒没想过这个办法。

    “他的境界很沉稳,突破只需有一个契机就可。”无璐道。

    这个办法倒也不是不可以尝试,余引微微点头。

    第二日。

    皇城外一处山林,余引带着李重生来到这里,然后在一棵树下停住转头。

    李重生面露不解,对方说帮自己提升境界,但来这里的意义实在不明白。

    “知道什么是超绝境吗?”余引看他问道。

    自己停留这个境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李重生点头道:“超绝境的含义是跨越!”

    “如何跨越?”余引问,理论上的知识他自然也知道。

    如果知道如何跨越,自己就不是绝技境圆满了,李重生苦笑:“属下至今悟不透。”

    同样的含义,有人很快就懂,有人却终生难悟,这根本的原因就是思维的方式不同,余引很清楚这点。对他道:“把衣物全部退去。”

    李重生愕然。

    “要想突破,就照本座的要求来。”余引道。

    想到其的的种种不可思议,犹豫片刻李重生还是开始脱衣。

    转眼见其有些老态的身体出现眼前,余引道:“接下来本座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明白吗?”

    “好!”李重生点头。

    “超绝境的根本就是超越自己,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接下来本座的一些手段你可能会接受不了,但你务必坚持住。”余引道。

    李重生心中诧异。

    从空间球中取出一根皮鞭和一个陶罐,余引看他。

    “您这是?”李重生疑惑。

    “这是调制的蜂蜜,你全部喝下去。”余引把陶罐递给他。

    接过后掂量只怕有一斤,揭开看更是黑呼呼的,李重生更是疑惑。

    “喝下去。”余引道。

    出于相信,李重生还是决定喝了下去。

    “味道如何?”待见他喝完,余引问。

    “没想象的甜,反而有些怪异。”李重生如实道。

    “这是用狗粪和牛泪调制的,具有明目和去异臭的功效。”余引解释说。

    李重生身子瞬间僵住。

    “听说你很怕狗和牛对吗?”余引道。

    哇——李重生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静静看着,余引任由他吐。

    片刻后,余引道:“不用再吐了,其实只是蒲草根和鱼腥草与少量蜂蜜调制的。”

    闻言,已然吐的满脸苍白的李重生看他。

    余引微微一笑。

    “门主您?”李重生喘息很是不解。

    “人的身体内很多隐藏的杂质,而单纯靠排便不可能排的干净,唯有上吐下泻才可以。所以本座在里面也放了不少泻药。”余引道。

    咕噜咕噜——随着余引话毕,李重生独自顿时响动了起来,神色也倏忽大变。

    “这是草纸,去吧。”余引笑着递给他草纸。

    无言看他,李重生抓住草纸转身就冲进附近林丛。

    稍许,林间稀里哗啦声传来,余引失笑。

    “他会感谢你的。”无璐也不由笑道。

    “你这办法真的有用吗?”余引问。

    “他身体经脉因为年纪的增长已经失去活力,不然也不会至今还没突破超绝境。如今你只能通过外力才能助他突破。”无璐道。

    “一把年纪,也真是难为他了。”余引道。

    “如果不这样做,他终身只能止步绝技境圆满。”无璐道。

    看了眼手中皮鞭,余引砸吧嘴。

    “稍许你动手时切记不要打中他的头和丹田,不然会适得其反。”无璐叮嘱。

    “放心,这点力道我还是控制得住的。”余引点头。

    时间流逝,半个时辰后,只见李重生一脸虚脱走了过来,目光看余引一脸复杂色。

    “李长老,是这样的……”余引当既与他解释前因后果。

    静静的听完后,李重生微愣道:“当真如此?”

    余引颔首。

    目光看向他手中皮鞭,李重生嘴角不由抽动。

    “顺利的话,今日你就可突破超绝境。”余引展开皮鞭说道。

    自己活了一辈子,到现在可还没被人鞭打过,李重生心中苦笑,只好转头背过身去。

    无声的默认,余引道:“那本座开始了。”

    李重生轻点头。

    啪——

    嘶——随着背后出现一条血痕,李重生倒吸一口凉气。

    啪——

    嘶——

    啪——

    呃——

    啪啪啪——

    啊——

    最终李重生还是疼得忍不住惨叫。

    啪啪啪——但余引却丝毫不留情,每一鞭都打在他重要的经脉上。

    时间流逝……

    持续半刻后余引道:  “可以了,轮到前面了。”

    颤颤巍巍转身,李重生大汗淋漓的转身看他。

    “排毒就是为了让经脉更好的疏通,长老放心,一定会成功的。”余引说道。

    自己还能说什么,李重生颤抖着嘴唇没有说话示意他可以开始。

    啪——

    “呃——”

    啪啪啪——

    “啊——”

    “再忍忍!”

    “打!”

    啪——

    “啊——”

    啪啪——

    “啊——”

    背着还没什么感觉,此时盯着他已经疼得扭曲的脸,余引面露不忍。

    “门主,打!”李重生喝道。

    啪——

    “人生要没点追求还是人生吗!”李重生顿时大喝。

    啪啪啪——

    “我李重生还没老,别人行我也行!”李重生继续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