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她爆美又暴富 > 23、鸡飞狗跳
    好不容易在城郊找到一个合适的庄子,却听说那是殿下的庄子,不知是否可以租借给我?”

    太子妃微眯了眼睛,高低审察她。

    周采元笑得特别诚恳。

    太子府供应庄子入干股份红,她求得呵护,算是各取所需。

    最终,太子妃道:“此事我要与太子殿下商议之后能力给你回复。

    且,你想清楚了,不知多少人虎视眈眈,你将酒作坊放在我们的庄子里,困扰未必便少,一旦糟糕,那便是大糟糕!”

    周采元直视太子妃的眼睛,轻声而坚定地道:“殿下以为,我们有退路吗?不成功,便成仁!”

    便使也可以会惹上更大的困扰,却独绝了皇亲之外所有人觊觎的可能。

    且,她与蒋家绝无息争的可能。

    太子伉俪如果是倒了,信陵王上位,她和燕易南将死无葬身之地。

    别的,她始终深信一件事。

    燕易南既然看到太子登位,那么太子便一定会登位。

    “很好。”太子妃轻笑了一声,把手递过去:“陪我到园子里走走?”

    “光荣之至。”周采元托着太子妃的手,含笑往外。

    太子妃反手便将她的手抓住了,笑道:“你这个人,越来越拘束了,如此不好。”

    “不是拘束,是尊敬。”周采元心说,今是昨非,我如果不尊敬,等你成了大佬,便要找我算账了。

    太子妃显然很享用,微眯了眼睛,牵着她的手缓步往前:“你在承恩侯府的事,我都晓得了。”

    承恩侯夫人的寿宴,邹家也有人去了的。

    只是碍于种种思量,没有在明面上和周采元有太多触碰。

    当天发生的事,是全程目睹了。

    之后又将此事报给了太子妃。

    太子妃道:“说吧,红宝石花冠,是什麽意图?”

    周采元也便不藏着掖着了:“请殿下恕罪,那是我外祖母的花冠,我的外祖母,是经是的贤郡王妃。”

    太子妃大吃一惊,神采突然幻化,很快又清静下来:“这,真让人想不到。”

    周采元不美意图地道:“我也是进京之后才晓得的。”

    太子妃沉吟好久,道:“这件事,晓得和介入的人都有哪些?”

    周采元轻声道:“江老汉人、承恩侯府,谢侯府。”

    太子妃看看摆布,压低声音:“你想如何?”

    周采元道:“我要与谢瑶比试,届时许多人会出席,如果不出所料,江谢云可能会在比试会上揭露此事。”

    太子妃沉吟道:“你要我替你拦下此事,不许他们说出来?”

    周采元摇头:“不,此事拦不住,且,我也不肯殿下牵扯进入。”

    太子妃道:“你和阿麟勉力尽心,护着你们原是应该的。”

    周采元笑道:“我们之因此拥护太子殿下,是因为太子是正统,善良温厚,尽的乃是臣民的分内。

    民女只求,如果是可以,请殿下替我留存家中弟妹,以及药膳堂高低上千人能平安脱困,不因为我的原因受到牵连。”

    “你安心便是,不至落到这个境界,昔时之事罪不足出嫁女,与你更没有干系。”

    太子妃慨然道:“便算他们想找茬也不怕,我和太子决不会让你们平白被人欺压。”

    “多谢殿下。”周采元感恩地笑着告别了。

    太子妃半阖了眼睛,很久,道:“太子殿下回来便请他过来。”

    贴身侍女喜福问:“殿下要管那件事吗?事关谋逆,万一因此惹了陛下的厌恶……”

    别人可以管这个,唯一太子和太子妃不好沾,其实太敏感了。

    太子妃幽幽地道:“一开始,我是不想管的。呢,喜福,志同道合的意图,便是上了船便下不来,只能一心合力往前划啊。这个忙,我不得不帮,而且务必帮。”

    外头的人都晓得太子府与燕易南、周采元的特别渊源。

    便算她不筹措,一点不管。

    天子始终还是会觉得,太子府不会不知情,必是居心叵测。

    既然如此,不如把事儿办妥,将情面卖给周采元和燕易南,更能换得他们断念塌地。

    更何况,此事皇后娘家经介入,她这个儿媳妇还能坐视不睬么?

    再有江老汉人也出手,虽说猜不透江家的妄图,但获咎江家显然是不稳健的。

    再说了,救命恩人都不管,以后有谁会为他们卖命?

    不仅要管,还务必管好。

    太子妃将周采元送来的盒子翻开,算一算,便便两千两银子。

    想到行将建起的酒作坊,她似乎看到许多白花花的银子向她飞来,不由心境大好:“都收起来,收好了,闭紧你们的嘴。”

    喜福收走银票,凑在太子妃耳边报了一个数字。

    太子妃愈加欢喜,柔柔地抚摩着小腹,一种难以言说的满足感和平安感油然生起。

    她在齐国是穷怕了。

    谁也不晓得,她和太子的里衣补丁迭补丁,冬天烧不起炭火,只能躲在被窝里相互温暖。

    她不会再让她的孩子如此受穷,被人欺压。

    *~*~*~

    周采元登上马车,长长地出了一口。

    阿米道:“太子妃会管这件事的吧?”

    “她会管的。”周采元很肯定地说。

    太子妃肯定会衡量利害,但过后周密想想,便晓得这个忙非帮不可能。

    从太子府出来,周采元特意去了一趟谢家街。

    有几个孩子在街上打闹的,看到她便快速地跑了,而后躲在门背后偷看她。

    她漫不经心,清静地继续往前走。

    一路前行,可以发觉到许多眼光藏在门缝后盯着她看。

    她存心装作无意地大声道:“这么多人,有手有脚,年轻力壮,宁肯坐在家里挨饿受冻吃受气食,也不肯意出去找份工挣两斤米肉伸直腰杆做人,这京城的人,真是奇怪得很啊!”

    阿米配合地道:“并不都是如此的,仅有这条街的人才如此懒散无聊。”

    周采元点点头:“我们留仙的谢氏族人用功起劲,谁不晓得我们族里最富啊,费尽心机便想和我们谢氏攀亲。这里嘛……”

    她摇摇头,夸张地拖长声音:“是,丢人现眼,白白生在京城了,还比我们留仙那支人的头发丝儿。”

    她似乎能感觉到背后似乎要被烧出洞来。

    周采元道:“听闻这边新开了一家酒楼,菜肴极端甘旨,等会儿可得去尝尝。”

    阿米道:“那我们叫上胖婶儿他们吧。”

    周采元道:“好呀……”

    主仆二人边走边说,转进了小院。

    有好几道门随着翻开,几个脑壳伸出来,愤怒地瞪着她的背影。

    一个壮小伙愤懑道:“傍如果无人!其实可憎!”

    一个丁壮男子恨恨地啐了一口,骂道:“有几个臭钱便了不得啊。小地方来的没见地,何处比得过我们京城的。”

    “呸!”他婆娘嘲笑着道:“你还真别说,有钱便是了不得,小地方来的是没见地,可比你京城的吃得好多了!

    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你厉害,什麽时候也让你妻子后代吃香的喝辣的,嫁到你家来,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一个小孩子含着手指道:“我想吃肉……”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道:“都少说几句吧,回来,回来……让人听见了,又要生短长。”

    妇人骂道:“我说什麽了?他们想干嘛?他们能干嘛?”

    丁壮男子骂道:“能干嘛?你看看胖婶儿家不便晓得了?”

    妇人不作声了,满脸的怨尤不甘。

    一个少年小声道:“,我听说那些铺子和地,本便是我们朋友们公有的,凭什麽……”

    他姐快捂住他的嘴:“祖宗,少说几句,别给家里招祸……”

    朋友们缄默一会儿后,默默地将门关了。

    心境再也清静不下来。

    他们都牵挂着种木樨的小院。

    心想周采元不晓得又在做什麽了,是不是带着胖婶儿一家去吃好吃的了。

    看看胖婶儿,虽说被族里断了供应,但人家也没饿着冻着。

    归便是无聊,便有人跑到门缝边继续窥探。

    等了很久也没见胖婶儿和周采元等人出来,反而看到一群青衣伙计捧着大大小小的食盒经由。

    有人不当心打翻了一个食盒,浓香的鸡汤味儿刹时填塞开来,充盈了整条寒凉凄冷的谢家街。

    众人隔着门缝,贪图地看着那只肥沃的整鸡。

    领头的伙计痛斥犯事的人,殊不知从何处跑来一群狗,叼起这只肥鸡便跑。

    因而人喊狗叫,谢家街演出了一场人狗追逐大战。

    谢家的族人们对那群伙计置如果罔闻,眼里只看获得那只肥沃的鸡。

    他们经记不得自己多久没有吃过鸡了,家里不是没有喂,但喂的母鸡居多。

    生了蛋,可以补助家用,给患者、小孩、老人吃。

    逢年过节也吃鸡的,不年不节的,便没人舍得吃了。

    通常也没谁家吃鸡,朋友们也不爱出门,馋不着谁。

    今日,他们都着了魔似地盯着那只鸡,觉得它的鲜美水平,和香味的浓郁,平生之少有。

    “别追了,便当赏给这些狗吃了!”

    “不幸见的,谁家的狗没尝过肉,这里的狗便连肉汤都没喝过。”

    身子消瘦的丫环阿米发此时街口,笑着喝住那些伙计:“我们店主不怪你们,再做一份送来便成。”

    伙计们求之不得,全说周采元的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