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靠种田名动天下 > 第7章 骄傲自豪
    庖屋,苏念蹲在灶前手拿柴刀一边劈柴一边生火,那张白净的脸蛋左右两边黑乎乎得像个花猫。

    安慧娘一边炒菜,一边看着苏念,笑道:“念念,去旁边歇会儿,瞧你整的,脸都花了。”

    安慧娘疼惜苏念,即便是自愿的也不让干活,在原主的记忆里安慧娘宁愿自己累也不愿意让苏念受一丁点苦。

    苏念摇摇头,微笑回应说道:“慧姨,没事儿,反正闲也是闲着,就当锻炼身体。”

    “也罢,如果累了就到旁边去歇着,慧姨这里很快就好。”安慧娘没有劝。

    苏念见安慧娘快要炒完最后一个菜便将柴放到旁边竹篓里,跑到院子大水缸跟前洗了个手,顺带把脸也洗了。

    这时身后安慧娘屋子,忽然响起了一咳嗽声。

    “咳咳……”

    苏念擦干净脸后,转身朝安慧娘屋子里看去,嘀咕道:“难道是梁伯醒了?”

    安慧娘听到梁伯仁的咳嗽声后,立即放下了手里的碗筷往屋子里跑去。

    一边走,还不忘一边嘱咐苏念:“念念,你先吃,不用等我。”

    “可是……”苏念望着安慧娘的背影,梁家院虽没那么多规矩,但还是决定等长辈的一起吃。

    尾随安慧娘来到屋子里头,只见一位瘦弱的中年人在榻上躺着,那人正是梁伯仁,安慧娘的丈夫。

    由于身子骨差,常年卧病在床,脸色也极其难看,嘴唇犹如一张白纸毫无血色。

    安慧娘坐在床头,看着梁伯仁:“伯仁,你怎么样了啊?渴不渴啊?饿不饿啊?”

    梁伯仁抿了抿唇,想要起来说话,半天却坐不起来,安慧娘见状便立即将其扶起背靠墙。

    梁伯仁咽了口水,微弱的声音回应安慧娘:“慧娘,水……”

    “哎好,我这就去倒。”话毕,安慧娘起身便往外头去,站在门口的苏念打断安慧娘,微笑说道:“慧姨,你坐着,我去。”

    “念念,你怎么在这,不是让你……”安慧娘转身那刻看到苏念略微惊讶。

    以前苏念典型的乖乖女,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堪称没有主见。

    苏念微笑打断安慧娘的话,继续说道:“没事慧姨,我还不饿,况且梁伯刚醒,你们肯定有很多话想聊,我去便好。”

    “慧姨,不用说了,你快多陪陪梁伯。”

    话毕,苏念扭头走出门外,安慧娘久久未回过神,愣是被苏念方才一顿话给感动住了。

    若没有记错的话,今个儿还是第一次听她用这般口吻说话。

    安慧娘身后梁伯仁说道:“慧娘,咱们的念念长大了。”

    “是啊,念念成长了不少,在你昏迷的这些天念念可出息咯,不仅帮咱挣到税银,还懂经商呢。”安慧娘坐下,一脸骄傲自豪说道。

    梁伯仁,挑眉略感意外,饶有兴致问道:“哦?快与我说说,念念是如何做的。”

    安慧娘把这些天发生地桩桩件件都详细告诉了梁伯仁,梁伯仁听后是又笑又开心又欣赏。

    已经倒好水的苏念,站在门外窗台前,看到里屋安慧娘和梁伯仁聊得那么欢快,有些不忍打扰。

    过了一刻钟后,苏念咳嗽了两声,手端着茶水走进屋,打趣说道:“咳咳,瞧我们慧姨多开心,梁伯以后你可要好好保重身子,要天天逗慧姨开心才是啊。”

    苏念将茶水递到安慧娘手上,安慧娘侧脸突然出现了块红晕,苏念继续说道:“咦,慧姨害羞啦。”

    “哪有,定是你看岔了。”安慧娘笑着瞪了眼苏念,接过她手上的碗,喂给梁伯仁喝。

    梁伯仁喝完后,缓了会看向苏念说道:“是是是,念念说什么都对,往后梁伯一定争气,让你跟慧娘过上好日子,保护你们。”

    “嘿嘿,梁伯保护慧姨就够了,我才不要梁伯保护呢。”苏念笑道。

    梁伯仁被苏念逗乐,说道:“小猢狲,你不要我保护谁来保护你啊,淘气。”

    “当然是自己保护自己咯,还有梁伯和慧姨。”苏念回应说道。

    梁伯仁看苏念,就像在看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说道:“就你这小身板,别回头被人欺负了找我跟你慧姨哭鼻子啊。”

    “大人才不哭鼻子呢,哭鼻子那是小孩子家的事。”苏念继续说道。

    梁伯仁一下坐直身子:“呵哟,念念,你真是越来越淘了。”

    安慧娘坐在一旁不说都听乐了,打断二人说道:“好啦好啦,再说下去菜都要凉了。”

    “走,吃饭去!”

    安慧娘站了起来,拿起衣裳来到梁伯仁跟前,苏念与梁伯仁对视了一眼,梁伯仁那眼神好似在说“你瞧瞧,生气咯,不耐烦咯。”

    “女人心,海底针呐。”

    苏念很快走了出去,没有待在屋里头,紧接安慧娘也扶梁伯仁出来,三人一起坐在庖屋用餐。

    用饭过后,趁天还没黑,苏念将针线篮和剪刀搬到了院子里头,坐在地面台阶上,一边剥着橘子,一边哼着小曲儿,吹着秋季的凉风格外清爽。

    安慧娘扶着梁伯仁本打算进屋子的,看见苏念在做针线活儿,饶有兴致参观。

    梁伯仁好奇问安慧娘道:“念念何时学会了针线活儿,怎的之前从没见她动过。”

    “也就这些天的事,若不是因我身子不济欠下了税银,也不知道念念还有这等手艺活。”安慧娘回应说道。

    说着突然想到了老茂头等人对苏念的评价,继续说道:“你是不知道,今个儿在市集就是靠这小包,我们才能顺利的还掉税银,不然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还完。”

    “哎,家有此女乃之幸,真不懂苏家当初为何要把念念送走,可惜了。”梁伯仁突然想起当年还是婴儿时的苏念,感叹道。

    提到苏家,安慧娘脸色突然沉了下来,转移话题说道:“走,我们瞧瞧去。”

    梁伯仁点了头,与安慧娘一起来到苏念跟前。

    苏念隐约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便猜到是安慧娘和梁伯。

    转头站起身望向安慧娘和梁伯仁,说道:“慧姨,梁伯。”

    梁伯仁眯眼笑着,指着苏念手中的手工包道:“念念何时学会了针线活儿,来给梁伯看看。”

    “也就这几天随便弄着玩玩,卖个小钱贴补家用是没有问题,嘿嘿。”苏念随口回应。

    却不知这随口回应,让安慧娘和梁伯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