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靠种田名动天下 > 第9章 是冤家啊
    苏念混在人群中与大伙儿一起来到了处大宅院外,跟着几十号人站在太阳底下排队抢耕地工名额。

    回头望去,只见后面排成了一条龙式的队形,可以见得这次的活儿多抢手,主要是给的银钱漂亮。

    苏念转过身子小步往前迈去,左看右望已经没有多少个人了,晃眼间突然看到了宅院门匾上两个大字“柳宅”。

    看到柳宅两个字,苏念眉头紧皱,脑子里闪过一片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画面中就有柳宅的影子。

    苏念摁住下巴,自言自语嘟囔道:“柳宅……?”

    站在苏念旁边身着褐色布衣的娘子,见苏念对柳宅似乎很陌生,提醒说道:“哎小姑娘,看你这样子是不知道柳宅啦?”

    苏念看着褐色布衣娘子,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哎现在的年轻人,心真够大,不知道还敢来报名呐,就不怕不过呐。”褐色布衣娘子见苏念摇头,说道。

    苏念一脸不解,问道:“先前听说过柳家但并不熟悉,敢问姐姐何出此言?”

    “看你是个实实在在的人,我便告诉你以免你白跑一趟。”褐色布衣娘子继续说道:“柳家在柳溪镇除石家外排名第二,主要是靠田产农务谋生,手上掌握着许多田产,听说与多处当地的官员还有些往来,没人敢得罪。

    前些日子呀,他们家耕地工闹事导致活儿无法继续进行,缺人手所以才这般大张旗鼓地花高价聘请耕地工,听说这次柳家是走了点关系才请到镇长帮忙,才会有这么多农户前来排队报名。

    不过并不是谁来报名都能通过,据说柳家此次拿出了一样种子来作为报名通过的条件,只要你给出了正确答案就成,另外还要熟知柳家的规矩,否则过不了。”

    苏念摁住下巴,好奇问道:“为何要熟知柳家的规矩,难道不是他们直接培训吗?”

    “啊,培什么啊?”褐色布衣娘子被苏念问到了,一脸蒙圈。

    苏念解释说道:“就是她们告诉我们规矩。”

    “害,小姑娘你真的涉世未深,还不知道这规矩吧,人家既然出了高价请你哪会告诉你什么呀,都是靠自己摸索的哟,真的太天真了。”褐色布衣娘子摆了摆手回应说道。

    苏念仍然还处于迷糊状态,前面的人走得比较快,苏念很快就排到了前面的位置。

    正前方坐着一位蓝衣妇人,妇人旁边坐着一位身着粉色衣裳的少女,年纪与苏念不相上下。

    苏念看到那位蓝衣妇人跟粉色衣裳的少女,满脸苦涩:“真是冤家路窄啊!”

    在原主的记忆中,有关于粉色衣裳少女的,基本是被欺负不太好的回忆。

    那位蓝衣妇人是柳家主柳登文的大娘子王玉芹,旁边坐着的粉色衣裳少女便是柳登文跟王玉芹的宝贝嫡女柳宝莲。

    苏念摸了摸额头,低声叹了口气,道:“哎,有得搞了。”

    若没猜错的话,待会儿轮到苏念的时候柳宝莲跟王玉芹肯定要为难一番。

    很快轮到了苏念,王玉芹低头看着册子喊道:“下一位。”

    这时候王玉芹还不知道站在跟前的人是苏念,柳宝莲抬头便见是苏念立马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惊呼出声道:“苏念?”

    王玉芹听到宝贝女儿柳宝莲的话,放下册子看去,嘴角上扬浮出一抹冷笑,惊讶道:“苏念?”

    苏念走上前去,忽略了柳宝莲和王玉芹投来的讽刺目光,说道:“王大娘子好。”

    “真是奇迹呀,没想到你居然也会来参加今个儿的报名,呵呵。”王玉芹来到苏念跟前,上下左右打量了下苏念继续说道:“若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还在家中休养吧,细胳膊细腿的,这粗活你能干得了吗?”

    苏念微笑回应说道:“多谢王大娘子关心,既然我能来就说明这活儿我能干。”

    “呵呵,你能干?说得倒轻松,别到时候给我惹了麻烦还得给你擦屁股,届时就算安慧娘来都救不了你,回去吧你不适合。”王玉芹挥了挥手,并不想招苏念,看都没看苏念直接回到了位置上。

    苏念抿唇笑了笑,上前一步看向王玉芹说道:“王大娘子,今个儿我是来报名的,您还没有按规矩问我问题,就认定我不适合恐怕有些不妥吧?我倒无所谓,主要是我身后这些人,影响到他们对大娘子你可没有益处呀。”

    苏念并没有因为与柳宝莲等人有嫌隙而离开,反倒是一股子劲坚持自己来的目的,如果换成原主定是打道回府,可现在的苏念不是以前的苏念,更没有必要跟钱过不去,恩怨嫌隙的都不打紧。

    王玉芹放下手上的册子,看向苏念身后的几十号人,望向苏念笑道:“没想到这话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倒是让人刮目相看,好你要公平我可以给你,若是你出了丑我可不会帮你说什么。”

    旁边柳宝莲插话说道:“母亲管她那么多做什么,要是真出糗还不得丢她自己的脸,碍咱家什么事儿,连税银都敢拖欠的人能好到哪去。”

    王玉芹听到柳宝莲提税银的事,瞪了柳宝莲一眼,怒斥道:“宝莲,是不是母亲从未罚你所以便敢口无遮拦,大庭广众之下真是什么都敢说呢你,待一边儿去。”

    倘若柳宝莲说其他的倒没什么,关键是提到税银的事就不妥,更何况还是在外头,若是被某些别有用心之人传了出去,还不得说柳家没有一点家教管不好闺女,不仅影响柳家更是影响柳宝莲的声誉。

    苏念起初听到王玉芹训斥柳宝莲时还惊讶了下,心想她这是转性了?

    听到后面那番话才反应过来并不是转性了,而是爱面子,怕柳宝莲口无遮拦闯下祸事。

    苏念嘴角上扬,冷笑催促说道:“王大娘子,请问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王玉芹恢复神态回应道,紧接让管事妈妈带着苏念来到一旁看了眼那所谓的种子,在一边写上答案交到王玉芹的手中。

    王玉芹看到苏念的答案很意外,没想到今个儿能给出不同答案的人竟然是苏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