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靠种田名动天下 > 第30章 唠家常
    庖厨,苏念看到一桌子菜惊呼出声说道:“哇,红烧肉,我的最爱欸。”

    “大白菜,豆腐汤,慧姨你今日发财啦?”

    这一桌子菜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对于梁家目前来说已经是山珍海味了。

    安慧娘端着最后一道南瓜饼放到桌子上,望向苏念回应笑道:“问你梁伯,这些都是你梁伯买的。”

    “梁伯?”苏念扭头朝梁伯仁看去,斜眼笑道“嘿嘿,梁伯近日可是有什么好事儿要分享啊?”

    梁伯仁拿出了一壶酒放在桌子上,回应道:“的确有好事,如果这差事能长久往后的日子也就好过了。”

    “哇,梁伯厉害,来我来给您倒酒,可否与我们分享呀?”苏念笑嘻嘻跑到梁伯仁跟前,帮忙倒酒。

    安慧娘看到梁伯仁喝酒,迅速板着脸,瞪向梁伯仁:“老梁,你能喝吗?身子痊愈了吗?”

    “慧娘放心,喝一点不碍事。”梁伯仁挥了挥手笑道。

    安慧娘满脸不悦,甩了甩衣袖坐下来道:“哼,不碍事,别到时候又来找我,我可不伺候你。”

    “瞧瞧,念念,你瞧瞧,又被你慧姨嫌弃了。”梁伯仁看着安慧娘生气的样子,脸上装满了幸福。

    苏念与梁伯仁眨了一下眼睛,转身坐到了安慧娘的身边,说道:“嘿嘿慧姨,我会好好把关不让梁伯过量,刚才我闻了闻酒精度数不高,小酌几杯问题不大。”

    “哼,管什么,让他喝,喝出问题了自个儿解决去。”安慧娘从盘子里夹了菜,起身走到了院子里吃。

    梁伯仁“念念,你瞧瞧。”

    “梁伯,慧姨说得其实也有道理,您不能喝太多只能小酌三杯,剩下的我帮您保管。”苏念将酒杯挪到梁伯仁笑道。

    梁伯仁看向苏念,伸出手摸了摸头,满脸慈祥地笑道:“好,我们念念说什么便是什么。”

    “来,想不想听梁伯今日去干了什么?”

    “嘿嘿,想。”苏念一边大口吃肉,竖起耳朵认真听梁伯描述今日的活儿。

    苏念凑过去,跟梁伯仁两人有说有笑,互动性很强。

    坐在院子里的安慧娘,将苏念与梁伯仁的互动看在眼里,脸上布满笑容,嘀咕“这样的日子,真好。”

    ……

    柳家,灯火通明,前厅里传来一阵哭啼吵闹声。

    哭哭啼啼的是柳宝莲,吵闹的便是柳登文柳家主与王玉芹大娘子,为了柳宝莲的事儿两人从一个时辰前到现在没有停过嘴。

    王玉芹大声说道:“你看看她那样,整日不好好学习,就知道搞歪门邪道,都学会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人了,在不好好管教以后怎得了。”

    “你成日忙于生意,没有时间来照顾孩子能理解,可如今连你也来怪我,这是什么道理啊!”

    “娘子,话不能这么讲,我哪里有要怪你的意思,就是你看能不能先让咱闺女起来先,这跪一个时辰了都。”柳登文看着宝贝闺女可怜的模样,心疼的要死。

    王玉芹甩了甩衣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厉声问柳宝莲道:“你想清楚自己错哪了吗?”

    柳宝莲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看都不敢看王玉芹。

    王玉芹见柳宝莲摇头,想起白日里头方大娘子的话,心都在滴血,大声说道:“拿戒尺来。”

    话落,下人都准备动身去拿了,不料被柳登文一个眼神给喊住。

    王玉芹见下人迟迟不动身,说道:“怎么,莫非还要我请你们去拿不成?”

    下人没有说话,全身瑟瑟发抖只瞥了一眼柳家主。

    王玉芹顺着下人的眼色看向柳登文“官人,莫非你想来管?”

    话毕,王玉芹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柳登文见自己娘子脸色大变,瞬间秒怂偷偷地朝下人递了个眼色。

    下人会过意来,便马上去拿戒尺。

    柳登文满脸谄媚的样子,一边给王玉芹捶肩捏背,笑嘻嘻说道:“娘子,莫动气,息怒息怒。”

    “这不让人去拿了吗?家中说话管事的还是娘子,除了娘子便没有其他人能管的此般井井有条了。”

    “哼,还算官人识趣。”王玉芹听了柳登文的话后心情有那么好些。

    柳登文见王玉芹脸色微微好转,便向跪在地面上的宝贝闺女眨眼,柳宝莲看到自己爹爹递过来的眼色,摸了摸膝盖委实酸痛很快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母,母亲大人,孩儿知,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不敢当众欺负,欺负人了。”柳宝莲擦干泪水,望向王玉芹说道。

    王玉芹瞥了几眼柳宝莲,问道:“你还知道认错呀,方才那股硬气样都上哪去了?”

    “你知不知道今日因你这一推,把咱们柳家的大顾主给推走了,真是气死我了。”

    柳宝莲不敢插话,柳登文继续给王玉芹捶肩捏背,笑眯眯道“嘿嘿消消气,没就没了嘛,日后还有更大的顾主,不急。”

    “呵,官人你这个甩手掌柜当然是觉得没什么,可知方才石家一封书信递来说也要取消跟柳家的生意往来?”王玉芹瞪了眼柳登文。

    柳登文瞬间脸色大变:“什么,谁?石,石家?”

    “不错,虽然未说明缘由,但多多少也猜得到是因为宝莲那一推导致的。”王玉芹点头回应道。

    柳登文与石家有过往来,很了解他们的风格“恐怕并非因为宝莲,那苏念还没这么大的面子。”

    “呵呵,官人说不是便不是,这段时间生意上的事官人自个管去吧。”王玉芹甩了甩衣袖大声说道,瞥了几眼跪在地面上的柳宝莲,语气放低说道“宝莲,你也起来吧,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母亲希望你能认真悔过,莫要在冲动孩子心气,从今日起你便待在房中面壁思过。”

    说完看向身后侍候柳宝莲的丫鬟道:“你给我好好盯着小姐,若小姐在面壁思间偷偷溜出去了,我便拿你是问,届时是发卖还是什么便由不得你。”

    “是,是大娘子,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姐的。”丫鬟被王玉芹那一句发卖给吓到了。

    跪在地面上的柳宝莲,也被这句话吓到,能猜到此次事情对柳家的影响还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