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NPC太凶猛了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城双武将
    在春秋寨的时候,条件虽说不上艰苦,但说实话薛牛他们几个连个像样的办公点都没有,更别提府邸什么的。

    现如今,生活条件好,城内一应设施俱全。

    这七日内,在魏晋的批准下,给三位心腹都修建了府宅,就在魏晋自己的城主府外不远的地儿。

    闲走路麻烦的魏晋,挑选了离他最近的薛牛府邸,准备到时候派人直接将孙、陈二人喊到此处。

    只是等他到了薛府,没成想三人恰好凑在一起。

    倒也省事儿!

    “将军到了。”

    自打做了黑山城的主人,甭说是这三人了,这上上下下的所有人,仿若约定俗成般改了称呼。

    将军。

    听着高大上,有面子。

    “今日来,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跟你们仨商量。”龙行虎步坐在正中央的位置上,视线在三人身上扫了一圈,继而说道:

    “此事,本不想这般着急知会你们,但这附近的敌军贼心不死,一日不斩草除根,本将军一日睡不安宁!”

    三人跟随魏晋也快有半年了,都是心思活络之辈,早已摸清自家将军说一不二,杀伐果断的脾气,可眼下却听的云里雾里。

    将军这是有难处!

    魏晋也不想继续卖关子,索性直接摊牌。

    把那养元决往桌上一放,敞开了说:“谁接了此物本将军不敢说百分百成就武将,但成功率非常高,兴许,明日你们三个中,就有一人如我般晋升武将。”

    话音落地,宛如一阵平地惊雷起。

    武将啊!那可是无数人向往却又不可及的身份。

    诱惑力非常大。

    这一点,从魏晋瞳孔中倒映出的画面就可以看出。

    那三人一个劲儿的盯着养元决,精神专注,却又好似神游天外。

    半晌,平复躁动的心情,同时看向魏晋。

    自家将军生平最为果断之人,却在此事上罕见的扭捏。

    他们主动忽略了魏晋是因为拿不准注意,挑选谁来第一个晋升武将这个问题。

    独断专行,霸道蛮狠向来是魏晋的代名词。

    若不是因为其他原因,都不需要七天,估计破城第二日,就已经选择了武将人选。

    “将军请继续!”

    还是陈知恩率先打破这个微妙的局面,语气中夹带一丝郑重。

    陈知恩便是陈麻子给自个儿该的名,听说是想了几天几夜,才整出这么一个俗气的名字。

    点点头,魏晋又看了看剩下两人,发现他们也都在等待自己的下文。

    “方才那些话货真价实,不过以此物晋升武将,会留下严重后患,致使在未来,或许终将止步于三流武将,踏步不前!”

    “而这个后患出现的几率,就跟它能让你们一夜间晋升武将一样高!”

    “谁选,谁弃,你们自己商量!”

    就在此时,正当薛牛跟陈知恩内心纠结不定,既想伸手,又忍住这种想法,做着艰苦的思想斗争之际,

    一条极其粗壮且略短的胳膊,骤然间闪电般伸出来,一把拿走养元决。

    “我的天赋比起阿牛跟麻子差太多,没有它我一辈子估摸着都无法晋升武将”说着孙有缺就像是捡了天大的便宜一样,露出谁敢跟他争,他就要拼命的模样,“所以,这玩意儿我就拿走了,求二位给我一次机会,就让我领先你们一回,可好?”

    这是陈知恩第一次,在听到孙有缺喊他麻子的时候,未曾有半点动怒的想法。

    天赋差?

    晋升大统领(特殊兵种)的时候,隐瞒三天时间,等到自己跟薛牛顺利突破,这才出关。

    如果这叫天赋差,那自己可以去自杀了!

    陈知恩第一次明白,为何孙有缺总是能获取自家将军的信任,不管什么事儿都会最先安排给他。

    他一向不待见孙有缺,总认为对方脱离他们曾经的淳朴性子,反而变得油腔滑调、城府深、心狠手辣、八面玲珑

    今日,心服口服!

    “我会帮你!”陈知恩开口,正视孙有缺。

    “我也一定会帮你,如违誓言,天打雷劈!”薛牛跟上,回答的斩钉截铁。

    孙有缺面露喜色,朝二人做出感谢地动作。

    魏晋也是如释重负,虽没想到孙有缺会站出来,但最起码心里的一道坎算是过去了。

    唯有陈知恩,当听到薛牛那句话后,带着些许诧异的神色,注视了对方良久。

    “既已如此,也算是皆大欢喜,待会摆个宴席,大家一起好好坐下来吃一顿。”魏晋开怀大笑,起身准备离开。

    “我来准备,将军就别走了,今日大喜,说什么也得把夫人喊来吧?”薛牛起身说道。

    “什么夫人不夫人啊,瞎胡闹!”板着脸,魏晋说道:“那就你来准备吧,早点吃早点休息,这段时间又是多事之秋,不可放松警惕!”

    “有缺,你身上责任大,待会吃完,连夜着手突破的问题!”

    “是!”

    大堂内忙碌起来,一片喜气洋洋。

    只有陈知恩至今神色不明。

    大喜?

    太阳还未落山,薛府中的下人便弄好了一大桌子饭菜。

    魏晋坐在专门为他准备的奢华太师椅上,而在他身侧,却是冷艳气质的鱼璇薇。

    酒宴开始,几个大老爷们吃的很扭捏,偶尔瞅瞅那位城主夫人,不好意思动作太大,唯有魏晋毫不在意,胡吃海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算是都放开了,一边儿喝一边儿虎吼连连。

    兴许是几人有意要灌醉魏晋,一个劲儿的轮番敬酒,都没用太长时间,堆在屋内的酒坛子却空了。

    期间,鱼璇薇数次用余光看着魏晋,不怀好意的想看到对方喝醉出丑的模样。

    很可惜。

    直到酒坛子空了,魏晋依旧跟没事的人一样。

    反而是薛牛跟陈知恩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方才早就吩咐过下人先去休息,而孙有缺也是在半途离席,这会儿,还算清醒的人就只剩下魏晋跟鱼璇薇。

    “你老拿你那幸灾乐祸的眼神看我干嘛?一晚上,足足看了老子十七回,你眼睛不酸啊?”

    魏晋斜靠在太师椅上,侧身带着侵略性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鱼璇薇。

    听着这话,鱼璇薇扬起下巴,一脸嫌弃的说道:“难道将军眼睛很酸?”

    “这是什么混账话?”

    “将军若不是也在看我,又怎知我在看将军,将军说我看了十七回”

    “打住!就你话多,回家,回家!”

    鱼璇薇脸上闪过一丝窃喜,却又被她很好的掩饰过去。

    “愣着做什么,老子头晕,过来扶好!”见鱼璇薇待在原地痴痴呆呆的,魏晋便发怒道。

    “哦”轻轻的搀扶魏晋的肩膀,向前走着,“方才不还是一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样子,可现在啧啧啧!”

    说话过程中,早就出了薛府,正在往城主府去的路上。

    夜里有点冷,还挺黑。

    那鱼璇薇说着话,自觉出了一口气,借着夜色的掩饰偷笑不止。

    却不想,魏晋突然停下脚步。

    砰!

    “你要干嘛!”

    魏晋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鱼璇薇脑袋一片空白,忍不住喊出声。

    但见,魏晋两手搭在鱼璇薇的肩膀上,双眼带着异样的神色,直勾勾的盯着她。

    “你知道当一个男人喝了酒,还是在深夜的时候,最想干什么吗?”

    鱼璇薇呼吸急促,感受着魏晋强壮的体魄,还有那刚猛的气息,顿时从脖子开始向上通红一片。

    “你我不行!”

    初时,鱼璇薇底气还很足,可越往后却细弱蚊声一般。

    “那就是睡觉!”

    说罢,魏晋松开鱼璇薇的肩膀,学着她的语气“啧啧啧”了几下,便独自朝着城主府而去。

    嗯?

    半晌,鱼璇薇这才反应过来,看着魏晋的背影气的直跺脚。

    一夜很快度过,大清早的魏晋就醒了。

    孙有缺昨夜选择了闭关,如果不出意外,今天就会有消息。

    其实魏晋是激动,倒并没有担心会失败这种事。

    果然,等洗漱好吃过早饭,就有侍卫带来孙有缺晋升的好消息。

    正准备赶去孙府看一看孙有缺,没想到他自己反倒第一时间跑来了。

    “将军,我成功了!”

    孙有缺看起来很兴奋,那种高于兵种的能量,改造了他的身体,这一点魏晋可以很清晰的感知到。

    “不错,我黑山城终于一门双武将,哈哈哈,很好,明日开始,定要让周边的贼军瞧瞧,什么叫做无情碾压!”

    “对了,可曾引元气入体?”魏晋问道。

    “没动静!”

    听到这话,魏晋选择了沉默。

    过去了八天时间,他也才引入一道元气。

    抛去其他递增的环节,用最简单的方式来看,八天一道,八十天十道。

    将近三个月才十道?

    那一千道元气何时才能集齐?

    “你也莫要气馁,车到山前必有路,倘若就算没路,老子也要杀出一条路来,谁也阻挡不住我们的步伐!”

    “有将军这句话,有缺的选择便是值了!”

    看了看孙有缺,意味深长道:“就你花花肠子多,当时怎么想的?”

    “属下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哈哈哈,你啊你尽爱说些违心之论!”

    感谢:书友20194644大佬的100点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