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重生之女王在上 > 第117章、抓人做实验
    女人终于回过神来,然后收起笑容,认真的回答:

    “今天希诺带过来的小花是嫁接的,经过实验比对,这小花拥有让人能力翻倍的本事!”

    “什么?翻倍!”谭友阳猛的站了起来,撞倒身后的椅子。

    他是异能者,但和安全区大多数人一样,异能普通,等级普通,他知道谭林还有一些旧势力,但自己现在这模样根本就召集不了他们。

    毕竟,跟着一个普通人造反,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谭友阳可一直都没忘了找苏慈他们报仇。

    “这件事还有多少人知道?”谭友阳脸色泛着不正常的潮红,眼睛里都是亮光。

    “由于现在只是实验阶段,所以实验室封锁了消息,除了几个和希诺取材料的人之外,谁都不知道。”女人回答。

    谭友阳使劲咽了一下口水,缓和一下自己疯狂的兴奋。

    “好,你先回去吧,等我通知。”谭友阳对着女人说道。

    女人点头,转身离开,就到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下脚步,犹豫的说了一句:

    “现在只是实验阶段,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还不知道,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好。”

    谭友阳没有任何表情,女人只能离开,一直到看不见女人的身影,谭友阳嘴角才露出一丝冷意。

    实验阶段?按照实验室那种以人为本的速度,什么时候能出结果!

    看来还是需要自己亲自动手了…

    希诺对这件事也非常的上心,毕竟这可是关乎人类生存几率的问题。

    在得到赵诚的允许后,希诺便跟着呆在了实验室,每天观察着嫁接各种植物小花的变化。

    训练场那面已经开始安排普通人陆续接受训练,希诺的行程在排在三天之后。

    就在希诺挨个检查药剂时,无意中发现少了一管,压下上扬的视线,希诺心里有了数。

    “上钩了啊!”希诺心里冷笑,抬起眼眸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

    角落里的女人慌张的看着希诺站在那些试剂面前,生怕她发现什么。

    看到希诺旁若无事的走过去,女人才狠狠松了一口气,紧了紧怀里的东西,然后低下头走出实验室。

    希诺看着她的背影,不自觉笑的更欢了。

    女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谭友阳住处,鬼鬼祟祟敲了门。

    谭友阳早已经等了许久,此时见到女人眼睛里露出一抹激动,然后急声问:

    “拿来了吗?”

    女人将怀里的试剂拿了出来叫了出去,然后眼神犹豫的说:

    “这个…”

    谭友阳眉头突然皱了起来,然后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冷声说:

    “没你的事了,走吧!有事我再找你。”

    女人嘴角微抿,然后黯然离开。

    她真的觉得现在这个试剂不安全,可谭友阳执意如此,她也没有办法。

    拿到试剂的谭友阳就像捧着至宝般小心翼翼捧着,然后放到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秘密之地。

    眼神中浮现冰冷,谭友阳确认试剂没问题后便锁好门走了出去。

    也是在他离开之后,角落里突然出现一个身影,正是希诺!

    希诺将那管试剂拿了起来,然后看看后从空间取出一支一模一样的,替换。

    再次消失,希诺就坐在谭友阳的床边等待着。

    半小时后,外面的门被人打开,谭友阳脸上全是喜意的走了进来。

    他先是去了自己的秘密之地看看试剂,确认没问题之后脸上露出笑意,然后在地上来回踱步等待着什么。

    十几分钟后,一个人敲响了房门,谭友阳急忙上前。

    通过缝隙,希诺发现敲门这人竟然昨天和自己对战过,表面上看起来憨憨的,没想到竟然是谭友阳的人。

    那人闪了一下身,然后竟然从身后拉过几个人,大多数都是孩子,年龄不大好控制。

    希诺瞬间怒从心起,安全区这么重视孩子,他们竟然还敢把手伸过去?

    努力压下心里的愤怒,希诺已经打定了主意,这几个人的手要全部剁下来!

    那人将孩子扔下就离开了这里,谭友阳不知从哪摸出几只针管,然后从试剂里抽出一些。

    有的孩子已经醒了,迷茫的看着眼前的谭友阳一点点靠近。

    “小朋友们要打疫苗了,乖乖的不能哭,然后就有糖吃。”谭友阳声音很绅士,轻易获得了孩子们的信任。

    特别是听到有糖吃之后,孩子们更加高兴,连连点头。

    谭友阳的注射技术很不好,但孩子们还是为了他口中的好吃的一声不吭。

    希诺在一旁沉默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已经盘算着要谭友阳怎么死比较好。

    希诺一共在这呆了大半天时间,一直到晚上,那个异能者一共送来将近十人,男女老少都有,都被谭友阳注射了试剂。

    他以为试剂里是小花的提取液,所以想自己进行人体实验,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再给自己注射。

    谭友阳给带过来的人提供了晚餐,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个菜,但这群人也感激不尽。

    他们都是生活在安全区最底层的,只能用体力来换取积分的人,再加上家里已经没有人了或者是家里没有一个异能者,所以谭友阳才敢用他们来做实验。

    “我可以把这个带回去给我儿子吗?他在逃亡的时候把腿摔断了,只能在家养着。”一位老婆婆小心翼翼拿着一个馒头问着谭友阳。

    谭友阳心底闪过不屑,不过脸上丝毫没有变化,笑着回答:

    “当然可以,一会你们走的时候我还会给你们带上几个。”

    瞬间,众人对他感激涕零,丝毫不知道其实这应该就是他们的“买命钱”。

    十几人已经注射了一段时间,谭友阳每隔一会便问一句有没有什么感觉,终于到了半小时后,一个男人大声回答:

    “我觉得此时我已经充满了力量!比以前厉害了许多!”

    男人的表情有些夸张,但谭友阳只顾着兴奋,丝毫没有注意到。

    希诺好笑的看着何大力的表演,没错,这个有感觉的男人是她找来的“群演”。

    而那只试剂也早就被她换成了普通的安慰剂,怎么可能有什么效果。

    看着谭友阳高兴的模样,剩下的人也明白了,只要说他们有感觉眼前这个男人就会高兴。

    也许一高兴,他就会给众人更多的食物。

    然后,越来越多的人表示自己现在浑身充满力量,谭友阳也不负所望,激动的给了众人一个五六个馒头!

    显然,谭友阳还是低估了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