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我让地府降临九天 > 第四章 生死台
    “尘儿,你没事!”

    看到那人之后,墨山悲伤的表情刹那变为惊喜,此前墨丰所言,他几乎都信了个七八分,要知道,大长老这只老狐狸精明的很,若是没有足够的把握,他万万是不敢与自己撕破脸的。

    墨尘看向墨山此时的模样,鼻头一酸,在他的记忆中,爷爷可是十分的镇定,如今竟然为了自己伤神成这样……

    眼眸深处闪过厉色,淡淡向众人拱了拱手,嘲声道:“听说有人要新立族长,怎么,我爹可还没死,我这个少族长也还在,大长老到底是什么意思?”

    眼眸明亮,抬首间,与大长老墨为对了个正着。

    大长老此时完全呆愣在了原地,随即眼中闪现火光,恶狠狠的向墨丰瞪去。

    而墨丰心中早已颤抖个不停,脸上苍白如纸,口中更是喃喃个不停。

    “不可能,不可能,我明明看着他咽气的……”

    族中众人望着眼前的景象,心中诧异不止,有些不明所以。

    先是大长老说少族长已经陨落在了天炎山脉,如今,少族长更是突然出现在了议事堂中,这也就造成跳出来的众多长老师出无名,当场尴尬的处境了。

    “大长老,不与大家解释一下吗?”

    “还是,你们觊觎族长之位,特意搞出来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来迷惑大家?”墨尘厉声大喝,丝毫没有顾忌这几长老的脸面。

    他也并不想说出自己遇害的事情,说出来,墨家也不会真敢与羿家叫板,这样反而会平白害了自己家族。

    还不如靠他自己,到时候连本带息,一起清算!

    大长老脸色就如吃了死苍蝇一般异常难看,胸口也是剧烈起伏起来,这次是他的失策,现在更是师出无名,此次行迹足以成为他一生的污点。

    墨尘一句一句问的掷地有声,而大长老墨为,脸色也是越发的阴沉。

    “笑话!”

    大长老恼羞成怒,爆喝一声,“我不过是为了墨家着想,却被你这黄口小儿一再诋毁,不要以为你是家族少族长就可以目无尊长!”

    “老夫身为家族大长老,也是墨家的一份子,凭你此前满口的污蔑,老夫就算豁出这把老骨头,也要将你向长老会提出诉讼,将你罢黜少族长之位!”

    此话一出,大长老身前跳出来的长老们纷纷附和起来。

    他们这些长老内心虽然早已将墨为骂了个狗血喷头,可是箭已在弦上,老族长这一脉更是得罪个彻底,发不发都不会有好的结局,还不如联合起来,趁机将墨尘拉下水。

    墨尘心中有些好笑,气急败坏?这些上了年纪的人啊,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内斗如此混乱的墨家,怎能在上一阶?

    或许,他们只在乎眼前的利益吧!

    墨尘刚想开口,沉默已久的墨山此刻说话了。

    “墨尘为我族少族长,身份与其他长老相同,不能以他年纪尚小就无故轻视与他,再说,尘儿天赋奇高,比天儿更胜!在场的诸位不会对此有异议吧?”

    墨尘此时十四岁就已经心之神藏境了,算起来,天赋比墨天还要出众,这也是墨为在确定了墨尘死因才敢跳出来的原因。

    他可不想等墨尘成长起来,到时候又会是一个墨天,那他的族长之梦会更加遥不可及。

    墨山为墨家付出了几十年,在族内积存已久的威严还是很有分量的,此话一出,堂下亦有一名长老开口打圆场。

    “族长说的极是,哎,都是误会,既然墨尘少族长没事,我看大家还是散了吧!”

    此时站在远处的墨丰听到墨山的话,脸上愣神间顿时一喜。

    “爷爷……”

    墨丰悄悄的来到墨为身后,附耳对着后者一阵低语。

    “当真!”

    十分突兀的话再次打破了难得的宁静。

    看得后者点头后,墨为昏暗的眸子里精光闪烁,悄不可察的打量一番墨尘,随后心中大喜。

    “老夫孙儿墨丰,近日修为有所突破,所以他想要挑战一下少族长!”

    “少族长,家族内资源向你倾斜已有十几年,族内的挑战,少族长不会不答应吧!”

    脸上恢复平静,墨为转过身来,却是面露笑意的向墨尘温和道。

    堂中众人一时间再次懵了,大长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应该见好就收吗,这……

    瞧得后者脸庞闪过的惊慌,墨为心中大定,他这个年纪,察言观色的功夫可谓是饱受锤炼!

    “你!”墨尘此时脸上惊恐一闪而逝,转而流露出愤怒之色。

    刚才,墨丰悄悄对墨为说,在天炎山脉,他亲眼看到羿昊穹废了他的灵脉,这一点,他绝对保证,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是武者的灵脉,被废了还未听说过能再次踏上武道的!

    “好!”墨尘牙齿轻咬,露出一副决绝之色,任谁看到,心中都出想到‘逞强’二字。

    “好!少族长痛快!”

    “如此,墨丰就得罪了!”

    墨丰哈哈一笑,终于从墨为身后走了出来,此刻的墨尘,全身武者气息全无,这更让他心中确定了之前的想法!

    “你……你若要比也可以,就……就上生死台一决胜负吧!输……输了可是会没命的!”

    墨尘先前的气势全无,此时结结巴巴的样子,任谁看了都能看得出,少族长心中底气不足。

    墨丰一阵好笑,这真是送上门来了!

    正找不到机会除了这家伙,如今,可是他自己要找死,那就怨不得他了!

    “好,就上生死台!”

    “少族长既然硬要如此,墨丰只能奉陪了!”

    墨丰豪迈一笑,似是害怕墨尘反悔,急不可耐之下,当先朝着天火城生死台方向走去。

    “墨丰怎么跟少族长干起来了?”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没看到老族长也有些不明白吗!”

    议事堂中的举动,令得族中众人有些疑惑,反应过来之后,议论声大起。

    墨山负手而立,不过此时也是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先前他并没有发现什么,但事后他无意看了一眼墨尘时,发现墨尘整个人的气息完全变了。

    他身上象征武者的境界气息完全消失不见,想到此处,墨山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随之而来。

    若不是墨尘隐晦的向自己做了个放心的眼神,他说不定早就冲过去问个明白了。

    天火城生死台。

    生死台位于天火城的东南方向,一向由城主府羿家经营。

    武者在修行途中,难免会与他人发生摩擦,而若是有着大仇,那便可上生死台来一决生死。

    生死台长年有神藏境的武者镇守,所以挑事者也不敢过分放肆,要知道城主府羿家可谓在天火城势力通天,得罪了他们,那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生死台下此刻人满为患,听说此次上生死台的两位,都是墨家之人,其中居然还有墨家的少族长,这可是整个天火城的大事!

    生死台上,墨丰与墨尘相对而立,墨丰可谓丰神如玉,全身武者气息环绕,脸上擒着淡然微笑,如若他嘴唇不显得那么刻薄,定是一个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男子。

    此刻的墨尘就显得毫无精神,要说墨尘,其实也俊朗脱俗,只不过此时他神色慵懒,武者气息也是全无,与墨丰一比,就显得差了几分味道。

    “我还以为我会很轻松就得到少族长的位置,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不过那都不重要了。”

    与面上的淡然不同,墨丰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阴冷声音,不断向着墨尘嘲讽。

    “昨日你就该死了,老天让你多活了一天,也算是待不薄了!”

    墨尘翻了翻白眼,眼前这个家伙还真以为自己是在找死?不过他眼角无意的撇了撇站在台下的其他家族众人后,发现大多数人脸上,都是带着惋惜的表情!

    这不禁令他嘴角有些抽搐。

    武者的境界气息,可谓是武者代表身份的铭牌,台下有些眼力的武者,都看出了墨尘身体出了些状况,这也是他们露出惋惜神情的原因。

    “时辰到,双方准备!”

    这时,生死台正中心位置,一名虬须大汉一声大喝,这代表着生死之战彻底开启。

    摇了摇头,墨尘一收慵懒之色,望着磨拳嚯嚯的墨丰,稍稍认真了些,缓缓道:“来吧,再不动手,你可就没机会了!”

    墨丰嗤笑一声,“墨尘,你不会脑子坏掉了吧,也罢,既然你一心求死,今日我就成全了你!”

    此时墨尘的反应,无疑让他有些嗤鼻。

    “受死!”

    墨丰一步跨出,身上肝之神藏境初期的气息笼罩。

    神藏境在整个天火城都是顶尖的存在,也就一些大家族子弟这么年轻就能达到。

    要说墨丰,在天火城修炼天赋也算上等了,年纪二十,就达到了肝之神藏境中期,如若不出意料,将来也会是墨家长老级的人物。

    墨丰单手握拳,直接轰出。

    武者修成肝之神藏,那么体内聚集的天地灵气就十分可观了,比斗之时,就可以用这些灵气对以致敌。

    “神藏肝之境,灵气就可以外放伤人了,你拳头上这点灵气可真差劲,唉,根基太差了!”

    经历了地府杀伐系统的重生,墨尘对周身天地灵气的感应有了很大的进步,在看到墨丰拳头上弥漫的些许灵气,忍不住摇了摇头评价起来。

    轻描淡写侧身躲过墨丰袭来的一击,不见有其他动作,右手顺势抬起。

    啪……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过,顿时台下的众人喝彩声尖锐了起来。

    墨丰此时懵了,趴在了地上不明所以,在他的左脸,五道清晰的红手印异常的醒目。

    “啊!我要杀了你!”

    “烈风拳!”

    反应过来,左脸已经高高肿起,墨丰发狂,一拳砸出,呼啸的烈风带着不俗的灵气,恶狠狠冲着墨尘脸上砸去。

    他要,以脸还脸!

    墨尘再次一闪,淡然间左手再次扇出。

    啪……

    清脆的响声再起,而这次,墨丰的右脸之上,也有红掌印弥留。

    墨丰气急,接连两次,他都没察觉墨尘有灵力发出,这也说明,墨尘是用单纯的体术与他交锋,就这样,自己还接连两次被打倒在地?

    自己真的不如墨尘?这是赤果果的羞辱!

    “给了你两次机会了,我时间也挺宝贵,宰了你,接下来就是羿昊穹了,不用怕,他也很快就来陪你了。”

    深寒的话语出口,墨尘失去了兴致,闪身出现在墨丰身前,不在迟疑,抬起一脚,重重踏在墨丰胸口上。

    咔嚓

    庞然的巨力传到墨丰体内,在一片不可置信中,墨丰的胸口塌陷下去,此时那颗心脏已被震成了无数碎块。

    “丰儿!”

    一脚轻松将墨丰踩死,后者双眼吐出,口中鲜血夹杂着内脏留了一地。

    墨尘无动于衷,嫌弃异常的一脚踢出,墨丰的尸体就滚动着向着墨为飞去。

    不在看墨为阴毒的目光,在台下众人瞩目的目光中,墨尘反而转身来到生死台的中央,旋即一声震天怒吼喝出。

    “墨尘邀羿家羿昊穹王八蛋上生死台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