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祖宗真不想当大佬啊 > 第8章 宴会
    白梵刚回来,不知道奉城的世家是怎么回事,容清就趁着这个机会给她讲了讲。

    “白金酒店是郁家旗下最高端的酒店,国宴都是在这里举办的,咱们白家虽然在奉城也有点地位,但是和郁家比,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不过你别担心,你一会儿就负责笑就行了,其他的交给妈妈。”

    容清说着,怕白梵会担心露怯,不由得加上了最后一句。

    白梵倒是不担心这些,不过是露出一点虚伪的笑容罢了,总归是比天上那些神仙好糊弄的,不过郁家……

    难道是那个人类幼崽?

    此时酒店宴会厅内,许多太太和他们的女儿聚在一起,话题都围绕着今天的这场宴会。

    “这白家可真宠这个刚找回来的女儿,竟然在白金酒店办宴会,这个女儿不简单啊

    “但是白金酒店我们平时都是约不上的,这白家是怎么约上的?难道白家最近搭上哪个世家了?”

    “不会吧……”

    就在他们讨论的时候,容清带着白梵和白思思走了出去,见到她们三个,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视线几乎都落在了白梵的身上。

    她今天穿着容清给她准备的一条黑色长裙,将她的身材勾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头发盘起,戴着一个王冠的头饰,整个人的气质更加的高贵。

    在看到她以后,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白家刚找回来的这个女儿……也太好看了吧!

    他们听说白家刚找回来的女儿是从山里找到的,本来以为她肯定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但是却没想到,竟然比过了今天在场所有的女孩子。

    不少嫉妒的视线传来,也有不少流连难以往返的目光停留在白梵的身上。不过这些她都没有在意,甚至都没有回以一个视线。

    跟着容清走到了众人前,白学明和白家两个哥哥此时已经站在那里,面带笑容的看着自家三朵金花走了过来。

    “今天多谢各位来到我们白家的宴会,这场宴会,主要是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女儿,白梵。”

    说完,白学明转头看向白梵,嘴角挂着大大的微笑。

    但是他的笑容还没有落下,门口就传来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白老太太拄着拐杖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白家大房一家人。

    “老二,你可真是能耐,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妈一声,你真是越来越孝顺了。”白正明嘲讽的看着这一圈人,最后看向白梵的时候,隐去了眼中的晦暗不明。

    见状,白学明没有说话,他确实没给白正明和白老太太发帖子。

    白老太太看着白梵,想起自己大儿子说的话,她顿时冷哼了一声。

    “老二,我不同意这个女孩儿进我们白家的门,她来路不明,你怎么知道她不是为了家产来的?”

    “说的好像白家有多少家产似的。”容清听到这话,顿时冷笑一声嘲讽回去。“亲子鉴定都做过了,您好像比科学都厉害,随便想想就都是真的。”

    “我在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老二,好好管管你这个媳妇!”

    “我媳妇挺好的,不用管。”白学明淡淡的回了一句,又是惹得白老太太一顿生气。

    自从那天上门吵了一架以后,老二就愈发的不听话,从前明明是最老实的一个孩子。想到这,白老太太就狠狠的瞪了一眼容清。

    肯定是因为这个女人。

    “白梵是我的女儿,已经做过亲子鉴定的,是不会有错的,这件事您不用再提了。正好我还有一件事想和您说,既然您和大哥今天来了,那这么多的宾客就当做个见证。”

    白学明看了一眼全场,忽略了他们八卦的神情。

    “今天,我白学明和白正明分家,白家的公司我一分都不要,股份也会还回去,条件是白正明抚养母亲。”

    话音落下,就见满屋子的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真是没想到来参加的宴会还能亲眼参加这样的家庭八卦!

    惊讶的人不光有他们,就连容清和白家两个兄弟都没有反应过来。

    其实分家这个事,白学明只是刚有一个想法而已,他愚孝了这么多年,妻子和儿子女儿受了不知道多少的委屈,如今是再也不能就这么继续下去了。

    但是没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回来了大哥和妈也要横插一脚,他人虽然老实,但是老实人也有脾气,既然这样,这个家现在就分。

    白老太太和白家大房万万没想到白学明会说出这样的话,白老太太气的顿时心都要梗了过去,相反,柳菱华却努力的在压抑眼中的开心。

    “你……白学明!我是你妈,你连你妈都不认了,你可真是孝顺啊!”

    “孝顺,我当然孝顺!您从小就偏心大哥,这几十年我一句话都没说过,但是不是我不知道,前几天您又把我手里唯一的一家分公司要回去了,既然这样,您就都给大哥吧,您和大哥两个人母慈子孝就够了,您就当没我这个儿子。”

    说完,他红了眼眶。

    见状,容清心疼的走到他的旁边,把他抱进自己的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

    白老太太被这番话又气的不行,看着被容清抱在怀里的自己的儿子,只想一个拐杖扔过去好好教训他一顿。

    “行,白学明,你爸死的早,我含辛茹苦的把你们兄弟俩养大,没想到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这个家分就分,从此以后我就当没有过你这个儿子,白家的东西你一分都别想拿走!”

    “不拿,死都不拿!”

    白学明从容清的怀里探了个头出来,又带着哭腔说了一句。

    “好!”白老太太的拐杖狠狠的往地上砸了砸,“今天在场的各位就做个见证,今天我和我大儿子白正明就和白学明分家,白氏集团的所有产业股份都归白正明所有,白学明净身出户。”

    虽然大家热衷于听八卦,但是这种事还是没有人先点头应下来,看了一圈,容清的大哥正要说点什么,就听门口处传来一个低沉醇厚的男声。

    “既然没有人说话,那这个见证我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