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祖宗真不想当大佬啊 > 第10章 我很厉害的
    白梵再出去的时候,就见到自家人都被人围住,而白家大房的人坐在那里,四周冷清的很,脸上的神色也白里透青,很不好看。

    看见她出来,柳菱华伸手捅了捅白歆然,白歆然在看见她那一刻眼睛闪了闪,压下自己眼中的嫉妒,脸上带着笑容走了过去,十分亲昵的挽住了她的肩膀。

    “妹妹,郁总他们走了吗?”

    白梵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走了。”

    “那郁总找你什么事啊?我不是要打听,我就是觉得咱们家的事让郁总一个外人插手不太好……”

    “我们已经分完家了,如今我跟你可不是一家的了,如果你想问郁总为什么,那白小姐还是自己去问吧。”

    说罢,她就朝着自己两个哥哥那里走了过去。

    不是她不想去找容清和白思思,实在她们那里的人太多了。

    等到客人都走了,白家一家人也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往常这种刚结束完宴会的时候,大家都是累的不行了,快点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可是今天,所有人都坐在客厅内,看着白梵。

    “梵梵,你和那个郁家的还有曾家的,是什么关系啊?他们说你救了他们的命,是真的吗?”

    “是。”白梵淡然的点了点头,“我下山的时候,他们正好被困住了,顺手就救了下来。”

    顺手?这样子可不像顺手啊?

    白初淮看着思索的一家人,开了口,“妹妹,你能详细说说吗?”

    没想到白梵却摇了摇头,“这件事事关郁溱川的隐私,我不能说,总之我确实是救了他们的性命。”

    说完,她歪头看了看依旧不怎么相信的一家人,“我很厉害的。”

    容清怕大家都不相信她,会对白梵的心里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连忙点了点头。

    “嗯嗯,妈妈相信你的。”

    见状,白家顿时响起了一片敷衍之声。

    白梵:……倒也不必如此……

    这件事过后,又提起了分家的事。

    之前白学明一家都是靠管理分公司和白家股份的分红,但是如今这些都要还给他们,白家虽然不靠这些生活,但是他们也要做点别的事。

    “爸,妈,我打算和朋友开一家计算机公司。”白初淮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沉声开口。

    白初淮大学的时候就是计算机专业,那个时候本来自己就有打算,但是白学明想让他到公司历练一下,这一历练就是两年。

    “行,你自己看着办,钱不够就和你妈说。”白学明大笔一挥,答应了这件事。

    容清白了他一眼,转头笑着看着自己的大儿子。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咱家这点钱还是有的,不用担心。”

    “妈,我自己有钱……”

    “知南和思思就好好上学,不用管这些。”

    话音落下,容清好似想到了什么,突然转过来看着白梵,“梵梵今年十九岁,比思思还大一岁,也是上大学的年级,梵梵要么也去上学吧,和你二哥和妹妹在一个学校。”

    白梵愣了一下,看着容清希冀的目光,突然开口,“大学是什么?学堂吗?”

    ……

    白家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安静的时候了。

    他们看着白梵,脸上除了惊讶,更多的还是愧疚和难过,白梵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可能是又伤心了。

    “你们不用难过,我虽然没在外面的学堂读过书,但是黄阿婆教我认过字,我学的内容大都是古学,所以我会的可能比你们多……”

    白梵看着他们,声音不自觉的有些小心翼翼。

    谁说不是呢,除了最近几百年的,她能从人类起源开始和你讲。

    只是他们的视线依旧落在她身上,白梵只能点了点头,答应下来这件事。

    ·

    第二天一早,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从外面传来,下一秒门铃响起,赵妈前去开门。

    白家人此时正在吃早饭,见到曾秀瑾来,惊讶的不行。

    “曾小少爷,您怎么来了?”白学明走了过去,和他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只是表情很是疑惑。

    “有件事要麻烦小……白梵,我来接她,您叫我名字就好,不用这么客气。”曾秀瑾笑的和善,一点都没有昨天在面对白老太太和白正明的样子。

    一听是这个,白学明眼睛转了转,回头正好和白梵的视线对上,她笑了一声,开口,“一件小事而已,爸爸不用放在心上。”

    虽然心中差不多明白是什么样的事,虽然他不太赞同,但是他还是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曾小少爷,您也一起吃点早饭吧。”

    “不用,我已经吃过了,白梵救过我的性命,您不用这么客气,说来我也是晚辈,您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曾秀瑾一点都没有昨天在面对白正明和白老太太时的玩世不恭和戏弄,对白学明尊敬的不行,这样白家人更加好奇白梵到底做过什么。

    十分钟后,白梵吃完早饭,曾秀瑾瞬间就站了起来,等到白梵走到他的面前,他递了一个袋子过去。

    “这是三哥让我拿给你的,和昨天一样的东西。”

    白梵结果,手伸进去摸了摸,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多少钱?”

    “我也不知道,你直接问三哥吧。”

    “行,去车上等我一下。”

    说完,白梵就拿着东西上了楼。

    再下来的时候,曾秀瑾已经到了门外,和白家人打了声招呼,两人就开着车扬长而去。

    “找你帮忙的是我姑姑家,她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小侄子,前几天他们一家人去露营,回来以后我小侄子就一直昏迷不醒,去医院也检查不出来什么,她家保姆信这些,担心是重装了什么,正好我知道了这件事,就向她推荐了你,报酬你放心,不会少的。”

    白梵应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了。

    路上两人没再说话,曾秀瑾的眉头一直都是皱着的,由此可见他对这件事也是有些紧张。

    大概开了半个小时左右,车子停在了一座别墅门口,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焦急的站在门口,在看见曾秀瑾的车时候,眼睛亮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