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祖宗真不想当大佬啊 > 第14章 看上白梵了
    当容清听到柴家来人的时候,她整个人的眉头都要皱在了一起。

    “她来干什么?只有她自己吗?”

    “不是,还跟着柴家的那个少爷。”赵妈说着,脸上的表情也不太好看。

    之前因为婚约的事,柴家和白家闹得一直都不太愉快,特别是柴志勇还在外面公然说过白思思的坏话,这更让白家人讨厌他,没想到今天柴夫人和柴志勇竟然一起来了。

    尽管十分的不愿,但是也不能把人晾在外面,只能让赵妈把他们放了进来。

    “思思,你先回到自己的房间,那柴志勇不是什么好东西,别见到他再惹你生气。”

    但是白思思却摇了摇头,今天家里只有她和容清在,她怎么会让容清自己见那两人自己生气。

    正当容清还想再说点什么,柴家那两人已经走了进来,她只能作罢。

    转头看向那柴夫人的时候,容清的脸上挂上了一个完美的假笑。

    “柴夫人,你今天怎么突然来了?赵妈,把学明的茶叶拿出来泡上。”

    “不用这么客气。”柴夫人带着柴志勇坐下,她还让柴志勇给她问了声好,在看见白思思的时候,他也罕见的表现出一副好态度。

    “不知道柴夫人和志勇今天来……”

    听到这话,这柴夫人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些,“咱俩两家本来就有婚约,多走动走动也是正常的。”

    听到婚约这两个字,容清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眼中也多了些戒备,那柴夫人好像没察觉一般,继续说着。

    “以后都是亲家,正好趁着现在多培养培养感情。”

    “亲家?”容清的防备顿时提到了顶峰,“白歆然决定和你家志勇结婚了?”

    “哎呦,不是。”柴夫人继续笑着,视线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二楼三楼,“就你和思思在家吗?”

    容清点了点头,只见那柴夫人的脸上有些遗憾之色。

    “听说你家的小女儿找回来了,上次宴会的时候,我人不在奉城,也没能见一面,真是不巧,想着今天来能见到呢。”

    这句话说完,容清才明白今天这柴夫人上门的真正目的,她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梵梵的身上!顿时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一些。

    “是,梵梵回来了,你来之前她正好出去,可真是不巧。”

    “其实也还好,要是她在啊,我还怕她害羞呢,说起来我家志勇年纪也大了,咱们两家的婚约如今也该履行了,我们柴家啊,觉得白梵这个丫头就挺好,你看呢?”

    “我记着志勇这孩子不是喜欢歆然那个丫头吗?”容清脸上的笑容此时已经完全消失,她端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白思思知道她这是已经开始生气了。

    “从前都是年纪小,哪知道什么是喜欢啊,就是孩子之间的玩闹罢了,真到正经的时候,不是还得咱们拿主意吗?我们家啊,是喜欢白梵这个孩子的,你放心,她嫁过来以后,我家志勇一定会对她好的。”

    “嫁过去?我想柴夫人是在说笑了,我家梵梵才回来不久,我和学明都没有这么早让她家人的想法,我看您还断了这条心思吧。当初你家志勇死活看不上我家思思,还在外面诋毁她,如今又来说让梵梵履行婚约,我看你真是,长得丑想得美。”

    说完,容清就冷哼一声。

    话音落下,就见柴夫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这柴夫人的打扮虽然贵气,但是这张脸在豪门圈子里确实是排不上号,她对这件事也很是在乎,如今被容清就这么说了出来,特别是她还拒绝了自己的儿子。

    “容清!”她用力一拍桌子,脸上的肉都晃了几分,“我儿子看上白梵是她的福气,要么以她从乡下回来的身份,圈子里哪个男人会看上她?你还真以为你白家攀上郁氏了吗?”

    “我白家攀没攀上郁氏和你柴家有什么关系?,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儿子吧!你儿子天天到底住在哪里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天天女人堆里起来女人堆里进去,我告诉你,我就是养我两个女儿一辈子,我都不会让他们嫁到你家!赵妈,送客!”

    “你……我儿子怎么了?你以为你这两个女儿谁稀罕要似的,一个从乡下回来,一点教养都没有,一个胖的不像样,谁娶了你们家女儿都得倒八辈子血霉!”

    说完,赵妈就走了上来,手里还拿着她平时扫地的扫把,直接把两个人赶了出去。

    门口的柴夫人还在破口大骂,柴志勇也一脸的阴沉,但是白家的大门砰的一关,隔绝了所有的声音。

    客厅里赵妈和白思思都坐在容清的旁边,给她顺气。

    她真是没想到柴家那女人竟然能这么的不要脸,她儿子那么侮辱思思以后竟然还敢上门来提要梵梵嫁给他,刚刚就应该把他们给打出去。

    “赵妈,以后柴家的人来了都不见,姓柴的不能踏进咱白家的门。”

    “太太您放心。”赵妈手里握着扫把,“以后这姓柴的见一次我打一次,肯定不能让他们欺负了咱家的两个小姐。”

    说完,赵妈和白思思哄了容清好久,她的这股气才顺了回来。

    郁氏。

    郁溱川坐在办公室内,静静的顺着窗外看着楼下,表情有些焦急,似是又有些紧张。

    距离上次见白梵已经有了一些日子。那天宴会过后,虽然他否定了曾秀瑾的话,但是那句话他却听进了心里。

    自己真的只把白梵当做是救命恩人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这几天总是会想起她,又是怎么回事?甚至今天还借口把她请了过来,难道真的因为自己是在那种境地认识的她?还是因为她保护了自己的……贞洁?

    尽管他已经二十九岁了,但是实际上,他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在感情这方面,他干净的都快透明了。

    就在郁溱川在楼上怀疑自己的时候,宋亭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外。

    他打开车门让白梵下来,那副恭敬的态度让门口的保安都有些惊讶。

    “白小姐,总裁正在楼上,我带您上去。”

    白梵点了点头,两人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