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祖宗真不想当大佬啊 > 第15章 玉石手链
    从进去以后,白梵的视线就落在了这里面的装潢上。

    来到人间这段时间,她已经对现在的世界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只是看这座大楼的内部装修,她就能知道郁氏到底有多有钱,更别提郁溱川还是一个身上带着强烈的福气财气的人,他的财气福气漏出去一点,都够普通人衣食无忧了。

    宋亭引着她到了顶楼,打开办公室的门,就见郁溱川皱着眉头坐在那里,好像被什么事难住一般,连两人进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总裁,白小姐已经到了。”宋亭走到他面前,郁溱川才回过神来。

    白梵此时已经坐在了他的对面看着他,勾起了嘴角。

    “有困难可以找我,给你打折。”白梵看着他身上源源不断冒出来的财气眼睛亮了亮,郁溱川当然没有错过。

    他从曾秀瑾那里听说了她去给人解决问题这件事,现在看来,她好像是有一直做下去的意思。

    “这么说是有一个,我最近看好一个地方,那里荒废了好几年,没有一个开发商敢动,你有时间帮我去看看,只要能解决问题,报酬好商量。”

    “行。”听到这话,白梵嘴角的笑容更深了一些。

    只不过一旁的宋亭表情有些奇怪,那个楼盘他离开之前郁总不是给否决了吗?但是看了一眼自家总裁的表情,他十分有眼色的没有开口。

    “对了,你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

    “有东西给你。”郁溱川站了起来,一双修长笔直的腿呈现在白梵的面前,她不由得在心里赞叹了一声。

    果然是狐狸精都能看上的男人,这身材和皮相,确实是不错。

    她的目光一直放在郁溱川的身上,郁溱川莫名的觉得自己有些紧张,被她看过的地方仿佛火辣辣的,异常灼热。

    他握着双拳走到了办公桌旁,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见到这个,白梵的眼睛瞬间比刚刚还亮。

    她竟然从这个盒子中感受到一股浓郁的灵气。

    她站起来几步走到了郁溱川的后面,他转头的时候差点整个人和她撞上,白梵拉了他一下他才站住。

    慌乱的往后退一步,说了声抱歉,却发现面前的人视线紧紧的放在自己的盒子上,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一时间心里有种五味杂陈的感觉。

    “这是什么?”

    “玉石。”郁溱川打开盒子,一个十分漂亮的玉石手链摆在里面。

    普通人看不出来,但是她一眼就看出来这个手链不一般,明显是被人精心蕴养过的,所以才有这么浓郁的灵气。

    这串手链上足足有九九八十一颗玉石,九九归一,寓为大道。白梵将那个手链拿起,只见一道流光飞快的闪过,她心里愈发的高兴。

    这是她来到人间以后目前为止见到过灵气最浓郁的东西。

    “这串手链多少钱?”

    “没多少钱。”郁溱川轻声回答。

    “还有上次你给我拿的玉石,你一起算好告诉我价格,我不能白拿你东西。”

    将那手链戴在了手上,白梵抬头认真的看着他。她身为神,不能占一个人类幼崽的便宜。

    “真的不用。”郁溱川想了想又开口,“那块地的情况有些复杂,之前有大师看过,但是一直都没有解决,如果你能帮我解决好那里的事情,价值比这几块玉要高的多。”

    “那好,去之前联系我,如果还有这种品质的玉,麻烦都给我,你的事我免费帮你处理。”

    郁溱川点了点头,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白梵的视线一直都放在那个手链上,他张了张嘴,只能闭上。

    安静了片刻,白梵突然看向他,“还有什么别的事吗?”

    郁溱川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没……”

    “嗯,那我就先走了,有事联系我。”

    话音落下,她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告别,便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自己总裁那副有些落寞的样子,宋亭虽然奇怪,但是还是赶紧追上了白梵。

    干什么都没有送小仙姑走重要。

    到了门口,宋亭还要把白梵送回白家,但是她却摆了摆手。

    “不用,我要自己走一走。”

    说完,没等宋亭回答,白梵就离开了这里。

    而楼上郁溱川在看不到白梵身影的时候,他便无声的笑了笑。

    自己还真是……每次见到他,心里都很奇怪。

    他脱下外套随手将它搭在沙发上,整个人靠在了后面,却忽然嗅到一股熟悉的香味,寻找了片刻,终于发现这香气是从他的衣服上传来。

    握着那块衣角,他低下自己的头,鼻子缓缓的靠了上去。

    轻轻的闻了一下,一股牡丹的清香瞬间充盈在他的鼻腔,他忽然想起之前白梵拉了一下他。

    而且上次在车里,也是这样的味道。

    她好像……很偏爱牡丹气息的香水。

    ·

    慢慢的走在路上,白梵看着四周热卖吆喝的商铺,她心里对现在这个世界越来越喜欢。

    只是来了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被现代的科技征服了,手机电视电脑,她都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学会,接下来,她就要去探索其他的东西。

    走到了一家咖啡店门口,看着旁边牌子上写着咖啡这两个字,白梵想起最近白初淮每天晚上都要喝这个黑乎乎的东西,一时竟然也有些好奇。

    走进去,回忆着白初淮每天喝的东西,她点了一杯拿铁就坐了下来,认真的看着自己刚刚得到的玉石手链。

    这手链被人蕴养的很好,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一个修道之人的东西,只是看着这玉石的状态,蕴养它的人在道学这方面应该是有不错的天赋,但是为什么会让这手串流传出来?

    按理说,再蕴养一段时间,这块玉的灵性会更加的足,到时候便可以做为一个法器来使用。

    正在她低头看手链的时候,一个男人的视线也看向了她。

    他坐在白梵的正对面,目光中隐隐的透着些许激动。他猛地站了起来,忽略了椅子带来的刺耳声,走到了白梵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