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祖宗真不想当大佬啊 > 第25章 你怎么知道?
    每走一步,这四周的空气就更冷了几分,这股阴气越来越重,她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她不喜欢这种味道。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白梵的脚步停了下来。

    建筑底下是一个圆形的大的房间,中间一座棺木放在那里,这棺木上画着一道一道的符印,她走过去看了一眼,目光微挑。

    聚阴阵?

    白梵伸手附上这个棺木,那符阵上面所蕴含的阴力十分的浓厚,如果真的是郁溱川嘴里的那个大师的话,那那个大师在当时就应该已经非常的有厉害了,不过他为什么要弄出这个一个东西来?

    她面露思索的看着手底下的东西,接着,手一动,这个棺木的盖子被她打开,一个面容美丽的女人躺在里面,脸上还带着笑容。

    这个女人已经死了,但是她的身体却依旧和死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腐烂的迹象,更没有任何的气味,反而靠着这阴力的滋养,她的尸体的状态甚至比普通活着的人还要好。

    白梵目光探究的看了一会儿这个人,又转身看向了房间里的其他地方。

    除了那棺木上的符阵,这个房间里面摆了一个更大的聚阴阵,比棺木上的符阵更加的强势,也用到了不少的法器,而且经过这经年累月的滋养,这些法器也都沾染了上了浓浓的阴气。

    不过对它们白梵还是很感兴趣的,法器本身是不分好坏的,只是一直放在这里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只要阴气消除,便可以为她所用。

    而且这其中有一个还能聚集天地间的灵气和阴气,只要自己拿到它,那自身灵力恢复的速度也会变快。

    她走到了那个能够聚集灵气的法器前,刚伸手碰到它,突然一声巨响,那棺木瞬间抖动了一下,盖子掉到了地上摔成了两半。

    白梵转过头看去,躺在那里面的女人不知何时坐了起来,一双眼睛漆黑黑的,目光死死的盯在白梵的身上,更诡异的是,她的嘴角缓缓地挑了一下。

    这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阵的呜咽咆哮声,大量的阴气快速进入到那个女人的身体里,那阴气在她的身体里回转一周之后,隐于无形,但是她的身体却肉眼可见的强大了一些。

    看着这一幕,白梵的眼中多了一些兴趣,眼前这个东西明明已经死了好几十年了,可是现在居然还能像真正的人一样活动,而且看起来好像还有意识,人类的聪明才智果然在各个地方都发挥的无所不能。

    不过这个东西……白梵陷入了短暂的思索。

    这个东西好像她以前见到过?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被忽略,那个女人的表情变的有些不满,只是动的十分的僵硬罢了,她一下子从棺木中飞了出来,朝着白梵的方向飞去。

    那女人身上浓厚的阴气的味道让白梵的眉头紧皱了起来,而她张着血盆大口,眼见就要咬到了自己,她一个侧身,那女人直接撞到了墙上。

    她转了过来,一颗门牙缓缓的在白梵面前掉落,她低头看了看,似是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是揉了揉自己的嘴,又继续攻击白梵。

    白梵没有动手,左躲一下右躲一下,眼中的探究越来越深。

    这个女人身上似是有很多人的意识,只是这些阴力将那些不同的意识融合在了一起,所以说那些噬神灵这么多年吞噬的灵魂都在这女人的身上。

    这样经过多少的时间以后,就算她已经死去,也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除了身体僵硬一些。

    想到这,白梵的手一挥,将再次冲过来的女人打到了地上。

    活人尸,没想到是活人尸。

    这种害人的秘术竟然流传下来了而且还有人在使用?

    她的眉头皱的愈发的紧。这种秘术她曾经在人间见过一次,可是那个道观的人都被她绝了生路,记载着如何制作活人尸这个方法的书籍也被她毁了,那么现在的人是怎么知道这个东西的?

    之前的书籍中记载制作活人尸要一甲子的时间,眼前的这个看起来马上就到六十年了,所以说六十年前有人使用了这个方法,那很大的可能就是那个要建设这个地标建筑的大师。

    收回心神,白梵运转体内的灵力,将那个活人尸困在了一个角落里,随后把房间里的法器全部都收了起来。

    那个活人尸看着她的动作一直在对她龇牙咧嘴,不过这都影响不到白梵。做好这一切之后,她拿出手机给玄清打了个电话,之后她便将活人尸扔了出去,自己也没忘把上面的夜明珠也都收入囊中。

    外面的阴气此时已经消散无几,月光也照射了下来,四周再没有那种要死要活的呜咽声,她舒心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过了不到十分钟,玄清就跑了过来,“大人,您找我有什么事?”

    “这个。”白梵扬了一下下巴,“这个东西你找个地方藏起来,别让别人发现。”

    玄清看了那个女人几眼,那女人还对她呲了呲漏风的牙,要是自己能动估计她也要去咬玄清几口了。

    “是,大人。”

    说完,玄清把这个女人往身上一抗,下一秒就消失不见。

    白梵拍了拍身上的灰准备回家,刚走几步,一道娇俏的女声却从身后传来。

    “喂,你站住,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声音,白梵回过头去,就见到四个穿着打扮十分时尚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和她说话的正是那个看起来年纪最小的女孩儿。

    “洛凌,你好好说话,对人要有礼貌。”

    “可是这里的阴气都消失了,这是我们的任务啊!”那个叫做洛凌的女孩子不满的看了一眼说话的男人,随后目光有些不快的看向白梵。

    “你这么晚在这里干什么?这里的东西不会让你给解决了吧?”

    “东西?什么东西?”白梵装作没听懂的样子疑惑的看了他们几眼,“我只是刚下班路过这里而已。”

    “路过?”看着这四周荒无人烟的景况,洛凌直接就被气笑了,“这里连个鬼都没有,你下哪门子的班?”

    听到这话,白梵的嘴角忽然勾起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有没有,你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