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祖宗真不想当大佬啊 > 第36章 凭什么学
    你喜欢男人吗?

    喜欢……男人吗?

    为什么他对我会有这样的误解,我不喜欢男人,我喜欢……

    想到这,郁溱川猛地回过神来,睁大了眼睛看着对面的女孩儿。

    她的一缕发丝调皮地垂落在肩上,炯炯有神的目光看向自己,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对上她的视线,他猛地摇了摇头。

    “我不喜欢男人。”

    郁溱川的声音有些紧绷,不光是他的声音,他的手臂也不自觉的用力,都能看出西服被绷 紧。

    “我觉得也是。”

    话音落下,整个办公室安静了几秒,随后宋亭那边传来一声重重的叹息。

    妈妈呀妈妈呀也太刺激了!

    不愧是白小姐!只有白小姐敢问总裁这个问题还不会被打死了吧!

    ……

    放松下来的不只有宋亭,还有郁溱川,他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你为什么会问这个?”

    “就是最近遇到了一个,觉得有点神奇。”白梵的语气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听起来只是真的有些好奇而已。

    郁溱川松了松领带,拿起桌子上的咖啡轻抿了一口。

    “我还没有谈过恋爱。”

    说完,他自己也有些愣住。自己为什么要说这句话?

    不过白梵只是看了他一眼,眼中带着笑意,“你还小。”

    话音落下,她站了起来,“我先走了,我的卡号你知道,到时候直接转到我卡里就可以了。”

    随后,她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屋内的两人愣了片刻以后,宋亭连忙追了出去。

    “白小姐,电梯不好……”

    话还没说完,他就眼睁睁的看着白梵已经消失在了顶楼。

    ·

    第二天,当白梵再一次穿戴整齐的出现在白家一楼的时候,容清几人又投去了担心的视线。

    “梵梵,今天还要出门啊?”

    “嗯,有点事情。”白梵对容清笑了笑,“今天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妈妈,我先走了。”

    曾秀瑾的车此时已经到了外面,昨天在她离开郁溱川的办公室以后,她就给曾秀瑾打了个电话,让他带了个人过来。

    此时那个人坐在副驾驶,转头和白梵打了个招呼。

    “白小姐,您好,我叫阿强。”

    白梵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收回了视线。

    曾秀瑾坐在她的旁边,这个时候也凑了过来,“孙家的事儿你也给解决了?”

    “嗯。”她应了一下,抬头就看到曾秀瑾那一脸八卦的表情,“那是个什么东西啊?”

    “去问你姐。”白梵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靠在了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白歆然定的地方是柴家旗下的一个酒店,大概是有所考虑,所以距离白家比较远。

    白歆然已经站在了酒店门口,让车停到了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白梵走了过来。

    一看见她,白歆然立刻提起一个笑脸走过来,亲昵的挽住了她的胳膊。

    “梵梵,你可来了,咱们快进去吧。”

    白梵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没抽出手,两人走了进去。

    到了二十三楼,白歆然带她走进包厢,这一路上没几个服务人员在,白梵跟在她后面,也没有拆穿她。

    走了进去以后,她又坐在了白梵的旁边,殷勤的拿起水壶给她倒了一杯水,同时把菜单放在了她的面前,走到门口摁了个铃,一个穿着服务员衣服的女人走了进来。

    “梵梵,你看看你想吃什么,今天堂姐请你。”

    这菜单上都是外语,连一个图片都没有,在白梵低头看菜单的时候,白歆然的眼中充满了讥讽。

    哼,死村姑,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表情还没来得及收回,白梵忽然抬头,视线直接和她对上。白歆然瞬间有些慌乱,表情僵在了那里。

    “堂姐,你的嘴怎么歪了?诶?眼睛也有点斜,你去整容了?”白梵放下手里的菜单,一只手杵着下巴,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不过为什么整完了还这么丑?医生没选好吗?我可以让郁溱川帮你介绍好一点的医生的。”

    这话说得白歆然真是一口老血哽在了嗓子眼吐不出来,还显摆自己和郁总的关系,她真的想去撕烂白梵那张嘴,可是一想到今天要发生的事情,她就把这口气忍了下来。

    呵,我看今天过后你还怎么在我面前猖狂。

    她收回僵硬的表情,露出一个自以为温柔大方的笑容,“没有,可能昨天睡得不好吧,你先看看你想要吃什么。”

    “不看了,堂姐点就好。”

    “诶?为什么?啊真是不好意,我忘记了你看不懂外国文字的。”白歆然一脸抱歉的低下了头,可是眼中却一丝抱歉的感觉都没有。

    站在一旁的服务员也露出了鄙夷的目光。

    看到她们的反应,白梵忽的笑了出来。

    “我为什么要认识外国的文字?我们国家的汉字你们都认全了吗?我可以把我们国家的历史从开始说到现在,而你们现在却要我去认识外国的汉字……”

    白梵不屑的笑了笑。

    她自诞生以来就是这方土地的神灵,在天上那帮神仙聚会的时候,她也是见过其他地方的神的,只是他们诞生得晚,弱得很,所以交流的时候都是用的白梵他们的语言。

    她在天上的时候都不学外语,凭什么到了人间要学。

    说完,她忽然站了起来,“我不喜欢这家酒店,堂姐,我们换一家吧。”

    听到这话,白歆然有些慌了,自己今天什么都布置好了,柴志勇也在房间里了,怎么能说换酒店就换酒店。

    “梵梵,是堂姐考虑不周了,你别生气。”话音落下,她瞬间变了脸色,转头看向那个服务员,“你们酒店是怎么办事的?换一份菜单过来,否则我去找你们经理投诉。”

    这服务员也是被柴志勇安排好的人,听见这话连忙拿着菜单跑了出去。

    “梵梵别生气,你快坐下,堂姐还什么都没和你说呢,你快消消气,吃完饭我就去投诉。”

    白歆然小心翼翼的将白梵哄好,看到她坐下以后,才松了一口气。

    她要是知道白梵只是逗逗她,并没有真的想走的时候,不知道刚刚哽在嗓子眼的那口老血能不能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