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祖宗真不想当大佬啊 > 第41章 闹起来了
    曾秀瑾靠在门边上,看着里面闹哄哄的景象,脸上的笑容倒是十分的真诚。

    不知道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刘珍丽愣了一下,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曾少爷,郁少爷,你们怎么来了?”

    “路过,路过。”曾秀瑾的语气十分的和气,刘珍丽听着忽然神色一喜,刚想再说些什么,就听见坐在床边的阿强忽然站了起来。

    “曾少爷?您怎么来了?”

    “路过,顺便来看看你。”曾秀瑾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看到他一副神清气爽兴致高昂的样子,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看来你昨晚过的不错啊。”

    “还可以还可以。”阿强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两人之间的对话弄懵了刘珍丽,她本想借机在曾家小少爷和郁家掌权人面前卖一波惨,刷一下脸,但是这……

    这件事怎么听着还和曾小少爷有关系?

    “曾小少爷,您认识这个人?”

    “认识啊。”曾秀瑾抬眼看向她,眼中的笑意几乎能晃瞎别人的眼,“这是我朋友,奉城第一猛①。”

    “曾少爷,您过誉了,我也就是个平平无奇的全奉城的小〇都想谈恋爱的人罢了。”说完,阿强的脸竟然还红了红。

    “哈哈哈夸你你承认就好了,如果不让柴夫人知道你这么厉害,她就又要保安把你抓走了。”

    说完,三人看都没看刘珍丽一眼,直接离开了这里。

    那刘珍丽愣住了,她也想留下阿强,但是他身边站着的是曾家人和郁家人,给她几个虎胆子她也不敢把人叫住的。

    她转头看向床上的儿子,柴志勇此时躺在那里,两只眼睛毫无之前嚣张又猥琐的神色,而是透着一股浓厚的绝望。

    刘珍丽跑到了床边,两只手颤抖着抓住了柴志勇的胳膊,眼中都是焦急。

    “儿子,儿子,你怎么样了?儿子,看看妈妈啊……”

    似是她的话起了反应,柴志勇的头慢慢的侧了过来,和刘珍丽的视线对上,慢慢的,他的视线忽然变化。

    柴志勇的眼中猛然迸发出一阵强烈的恨意,他死死地盯着刘珍丽,仿佛面前这人不是他的妈妈,而是他的仇人。

    “你!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出的馊主意!”

    他忽然伸出手用力一推,刘珍丽就整个人坐在了地上,柴志勇也坐了起来,不管自己是不是光着身子,指着她的鼻子就开始破口大骂。

    “都怪你这个贱人!猛药,猛他奶奶个腿的猛药!那杯水全被白梵灌到我肚子里去了,还有那曾秀瑾,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人,那个男的就是他带过来的,他是白梵的人!都是你相信了白正明的话说什么白梵只是虚张声势,结果老子……老子他妈……都是你,你他妈给我滚!”

    “儿子,儿子,妈妈没有,妈妈不是,儿子,听话,妈妈带你回家啊,你放心,妈妈一定不会放过白家人,一个都不会放过的,他们欺负了你,妈妈一定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咱们柴家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不会放过有什么用?那白梵的靠山是曾家和郁家,柴家算个什么东西,是柴家敢和曾家郁家叫板还是刘家敢和曾家郁家叫板?”

    柴志勇眼中的恨意愈发的浓烈,刘珍丽被他的目光弄的一阵的心慌,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但是柴志勇却拎着她的衣领把她拖到了外面,剩下的保安也在他阴狠的目光中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这件事的传播速度很快,还没到晚上,容清就急匆匆的跑回了家,还把在外面的白学明给叫了回来。

    “怎么了怎么了这么着急,我这鱼才钓了一半。”

    “大事大事啊!”她看了看安静的客厅,把白学明拉回了房间,把自己听来的看到的柴志勇的事仔仔细细的给他讲了一遍。

    容清讲的慷慨激昂,白学明听了大快人心,只想拍手叫好。

    柴志勇那个东西,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好人家的女孩儿,好像离开女人就不能活一样,还看不起思思,想娶梵梵,真是做得那滔天大梦!

    “这件事如今已经被传的沸沸扬扬的了,我看那柴家还怎么好意思说要来娶咱们家的女儿。”

    容清想到这,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这件事传播的范围之广,除了奉城的上层圈子,就连娱乐圈的一部分和模特圈都知道了这件事,不少从前被柴志勇强迫过的女孩儿纷纷站了出来发声,谴责他以往的行为并艾特了警察的账号。

    事情的范围越来越大,不过这些柴家目前并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管那些事,柴志勇会遭受这样的事,他们将全部的原因都归结到了白正明和白学明一家的身上。

    要不是白家人,自己儿子怎么会受到这样的凌辱!

    柴德彪和刘珍丽气冲冲的到了白正明家,直接闯了进去。

    “柳菱华,白正明,你们给我滚出来!”

    白正明家的客厅里,柳菱华和柴德彪十分愤怒的站在那里,自从把柴志勇带回家以后,他就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说话也不吃饭,就连给他找医生他都不同意。

    好好的一个儿子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都是白正明这家人出的馊主意给害的!

    房间里,听着楼下的声音,白歆然一脸担忧的看着白正明和柳菱华。

    “爸,妈,现在怎么办啊?柴家找上来了。”

    “怕什么,这件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柳菱华站了起来,神色十分的不快,开门走了出去。

    白歆然看了眼一脸阴沉的白正明,连忙跟在了柳菱华的后面走了出去。

    一楼的两人此时如同两条疯狗一般在白正明家的客厅里将东西砸了一地,柳菱华下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地的狼藉,她快步跑下去,从刘珍丽的手里抢下了最后一个完好的花瓶。

    “刘珍丽!你们是不是疯了?来别人家撒野?你当我们白家怕你吗?”

    “老娘今天就是要把你们白家都砸了,你们白家出的那馊主意让我儿子被人欺负,我们今天就得来讨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