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祖宗真不想当大佬啊 > 第43章 十几遍了
    刘珍丽嘴里不停的对公公进行埋怨,手上也拉着自己的自己的老公就朝外走去,但是刚走两步,柴老爷子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

    “回来!哪儿都不许去!”

    “爸!志勇还在警察局……”刘珍丽晃了晃柴德彪,柴德彪也想开口说什么,但是被柴老爷子瞪住。

    “回来,别让我说第二遍。”

    柴老爷子虽然现在已经不管事了,但是只要他一瞪眼,柴德彪还是很听话,刘珍丽其实也有点怕他,刚刚也只是急过了头。

    两人坐到了柴老爷子的对面,刘珍丽抬头看了他一眼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吓住,顿时紧紧地闭上了嘴。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孩子在网上说志勇,志勇真的做了他们说的那些事吗?还有公司的账目为什么会被查?一个一个都给我解释清楚。”

    老爷子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水杯都跟着晃了三晃,足以可见他到底有多愤怒。

    “爸,那网上说的话怎么能信?志勇可是您的亲孙子啊,您得相信他啊,他也是在您身边长大的,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别在这里说这些废话,你就告诉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孩儿在网上说志勇?志勇到底做没做那些混账事?”

    老爷子怒目而视,那刘珍丽也不敢再顾左右而言他,只是语气虚了不知道有多少。

    “爸,您也知道孩子年轻,总是会可能有些事情做的不到位,但是后面都给钱了的……”

    “给钱?”听到这两个字,柴老爷子顿时感觉到一股气直冲天灵盖,整个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身子歪了歪。

    柴德彪看到之后立刻扶住了他,刘珍丽也着急的走过去,但是柴老爷子却用力一推,将两人都推走。

    “爸……”

    “别叫我爸!”他的眼眶都有些泛红,“儿子让你们给教成这个样子,给钱?给的哪门子的钱?那些女孩儿的卖身钱吗?你们就是这么教育儿子的吗?怪不得儿子被警察抓走了,公司的账目也被查了,我看你们可能没有一点儿是干净的!”

    他被气得整个人都有些发晕,但是依旧固执的没让两人碰他一下。

    “我告诉你们,谁都不能去警察局,也不能去找关系,就让警察查!我看看到底能查出来些什么!”

    说完,老爷子自己一个人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朝着大门口走去。

    他平时不和自己和儿子住在一起,而是住在他和妻子年轻时生活的地方,也是公司出事联系不到柴德彪才给他打的电话,但是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是他没教好儿子,才让儿子没教好孙子。

    都是他的错啊……

    ·

    警察调查的速度很快。柴志勇因为家里有钱故而十分的放肆,做事从来都不知道消除证据,唯一做的严谨点的还是因为闹出了人命,把人埋在了一块废弃的废品厂里,所以不到三天,警察的手里就掌握了他的所有罪证。

    在拿到这些罪证以后,警察就直接把他所有的罪证都公布到了网上,也算是给那些站出来发声的女孩儿一个交代。

    不光是柴志勇这边被查的彻底,就连柴家的公司也被查了个底朝天,除了偷税漏税,旗下的娱乐场所还涉嫌药品毒品非法交易。

    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柴家就从奉城的上层社会被除名,各家都在吃柴家的瓜,同时也都夹起了尾巴不让自己家被注意到。各家都低调了起来,此时唯一高调一些的,大概只有白正明家了。

    柳菱华坐在自己家里,心情好的不得了,那柴家的新闻也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每看一次她嘴角的笑容就更深一分,但是白歆然还是有些担心。

    “妈妈,柴家人现在都在被查,他们会不会说出那天的事啊……”

    看了眼自己的女儿,柳菱华嘴角笑容淡了一些,都怪她这么多年太护着歆然了,所以现在在胆子这么小,一点自己的才智都没遗传到。

    “柴家已经倒了,你忘了有一句话叫做什么?墙倒众人推,那柴志勇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就算他们说些什么,别人只会当做他们是疯狗在攀咬而已,到时候只要拿出个他追求你被你拒绝从而他们家心生怨恨这件事说一说,没几个人会信他的。更何况不该有的东西都已经处理好了,你啊,就好好的放宽心吧。”

    “真的吗?”那白歆然还是有些不放心,柳菱华的脸色也有些冷了下来。

    “然然,你已经长大了,你现在想的应该是柴志勇这个人再也不回来缠着你了,你身上没有那个累人的婚约了,你可以好好的从奉城这些有权有势的家族选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到时候你就从一个千金小姐变成了一个富家太太,没人会看轻你。”

    白歆然点了点头,肉眼可见她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因为她别的没仔细听,但是有一句话倒是记住了,她可以从奉城这些有权有势的家族里选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

    那她喜欢郁溱川,是不是也可以试试了……

    她这幅含春的样子展露在柳菱华的眼前,柳菱华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就该这样,她的女儿以后一定会嫁到更上层的社会,自己也会跟着衣食无忧。

    此时,白学明一家,一家人都坐在客厅里,嘴里讨论着柴家的事情。

    事实上,这几天的时间里面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说柴家的事情,特别是白知南。因为上次柴志勇调戏过白梵,所以在看到柴志勇的消息的时候,他激动地在半夜时间敲开了所有人的门告诉了他们这件事。

    但是白家其他人早就知道了。

    所以在接受了家人们的爆锤之后,他一身疼痛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可是他依旧乐得睡不着觉,甚至这种情绪持续到了现在。

    “爸,妈,大哥,梵梵,思思,柴家现在已经倒了,咱家和柴家的婚约也不作数了,以后没有人回来骚扰梵梵和思思了。”

    容清掏了掏耳朵,十分嫌弃的看着他,“我知道,这句话你已经说了十几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