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祖宗真不想当大佬啊 > 第61章 终于忍不住了
    张清文和金鹏也确实很受折磨。

    他二人在来之前吃了大长老给他们的药,能够在短时间内快速的提升他们的实力。他们也算是做了完全的准备来的。

    但是却没想到长青竟然死而复生,而且他二人一起都打不过一个长青。

    这两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是长青的表情却愈发的轻松。

    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从一开始,白梵就一直在指导他要怎么避开那两人的攻击,又要怎么去回击那两个人,所以他们在自己的手下一个好都没讨到。

    打到后面,金鹏的心态已经崩了,已经完全乱了章法,不管张清文怎么提醒他他都没有办法再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很快,这两人就被长青一脚一个踢了出去。

    他们两个被打败着实是让紫清宫的士气大跌,刚刚在刘黄毛身后叫嚣的紫清宫弟子如今一个个的都闭上了嘴巴,就连刘黄毛都什么都不敢说,只能站在大长老的身后,看着自己的师傅和师叔被一个个的踢了下来。

    “哈哈哈,金鹏,看来你今天要失算了,这拂尘,你留不住了。”

    说完,长青便从台阶上走了下来,一根一根的扒开他紧紧抓着拂尘的手指,将那个拂尘拿在了自己的手中。

    金鹏吐了一口血,被掰开的手无力地垂在了地上,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长青的手中。

    “这是我的东西,还给我!”

    “还给你?”长青站起来,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愤怒,“这是长明的拂尘,什么时候成你的东西了?还是你杀了他,他的东西也变成你的了?金鹏,长明和你认识这么多年,可知道你本来是个土匪来着?”

    “那是他自己找死!”金鹏怒目而视,“要不是他坏了我们紫清宫的好事,他怎么可能会死?”

    “好事?什么好事?上次道协比赛你们紫清宫技不如人,就背后使阴招害他性命,金鹏,真算起来,他可是你的哥哥!”

    “哥哥?什么哥哥?”金鹏啐了一口,“他不过是被我爸捡回来的一个没人要的孤儿而已,他这条命本来就是我们家的。”

    见他如此,长青不再和他说这些,金鹏如今已经丧心病狂,丝毫没有悔改之意,他直接为长明报仇就好了。

    “既然这样,那你就亲自去下面见他吧。”

    话音落下,他的手高高举起,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张符,嘴里念了两句咒语,这张符就要落在他的身上。

    就在这时,大长老不知何时从后面出现,伸出一只手握住长青的胳膊,他的手苍老无比,却十分的有力,长青使了使劲,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抽都抽不回来。

    “小子放肆!”

    说罢,大长老伸出手掌,眼见着就要落在长青的身上,一道柔和的力适时的将长青送了回来。

    “我还以为你要一直在那儿走缩头乌龟呢。”

    白梵看着大长老,轻轻地笑了笑,只是这笑容中的嘲讽和轻蔑实在是太显眼,大长老的眼睛眯了眯,心中已经十分的不快。

    “小丫头,你是什么来路?”

    听到这话,白梵看了他两眼,“你倒是谨慎,比他们两个聪明多了,还知道先问一下,不过我虽不能告诉你我来自哪儿,但是咱们两个,还确实是有点渊源。”

    说完,大长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顿时更加的难看。

    “你什么意思?”

    “来,让我给你算一算,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比如很重要的东西被人毁了之类的?”

    白梵看着他,语气中尽是戏谑,大长老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她在说什么,但是又抓不住,只能表情又狠了一些。

    “小丫头,我劝你还是别这么放肆,可别忘了尊老爱幼。”

    “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有点意思。”白梵笑了一声。

    大长老见她依旧这么狂妄,冷哼一声,拔出身后的剑,用力一劈,一道剑光朝着白梵快速的闪去。

    白梵的嘴角依旧挂着笑容,她的动作看似不慌不乱,但是却快速的避开了这道剑光,还顺便把薛子赫四人给带走。

    “你们在这里好好的待着。”

    说完,她的脚步一点,整个人直接凌空一点,悬在了半空之中。

    “你拔剑的速度有点慢啊,也是,你应该有八十多岁了,慢一点也可以理解。”

    “竖子无礼!”大长老听着气的胡子都要飞了起来,他这次不再简单的利用剑气,而是整个人朝白梵掠去。

    他没想到白梵的实力厉害到这个地步,竟然能凌空,所以他也没有像金鹏一样轻敌,直接用了自己全部的实力。

    他的这柄剑,斩过不知多少妖魔,除过不知多少阴魂,所以这柄剑上充满了煞气,普通人如果只是简单的接触到就会影响神魂,要是真的被它砍上一道,那马上就会变成一个被煞气驱使的傀儡。

    看着这柄剑,白梵也有些啧啧称奇。

    像这样充满煞气的剑,她已经好久都没有见过了。想到这,她的眉头一挑,眼中也冷了几分。

    看来这人,身上杀孽不少。

    眼见着这柄剑就要刺穿她的心脏,但她依旧不惊慌,身子微微一侧,而她的左手的两根手指以一个极快地速度夹住了那柄剑。

    见状,大长老想要抽回,但是他没想到同样的事却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以他的力气,竟然无法动它分毫。

    “你到底是什么人?”大长老把这个问题又问了一遍,就算是那个大观中的入室弟子,也不会有她这样的实力。

    “来杀了你的人。”

    说完,白梵的两根手指微微用力,就见那柄剑从中间开始生生的被折断。

    这剑跟了他有几十年的时间,因为上面充满煞气,所以从来没有人会去碰触这把剑,他也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有人将他的剑给折断。

    他现在已经愤怒到极致,他没想到一出关就碰到这么一个人来搅乱自己的计划。

    一个回手,他将断剑收回,目光阴狠的看了过去。

    “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我闭关这么久炼成的宝贝,今天,就拿你试验一下。”

    话音落下,一个人站在了他的身边。

    这人面容呆滞,眼中一片漆黑,身上带着浓厚的死气,其他人都感觉头皮有些发麻,只有白梵脸上的笑容依旧没变。

    终于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