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穿越:我有新手礼包 > 第二十六章 怎么就生了一张嘴
    “砰!”

    伴随着几道气刃又一次对撞抵消,狂暴的空气乱流四散爆发,在墙壁和地面上留下一道道伤痕。

    继续灌下第六瓶精神药水后,飞奔着的周夜回过头,看了看身后越发壮观的队伍。

    那些提着长剑和火把追杀他的守卫,此时已经达到了四五十人之多。

    除了那些在固定位置驻守的,绝大多数巡逻中的守卫,都被周夜给引了过来。

    守卫数量的激增,令周夜承受的压力也是直线增加。

    如果不是有月石护甲保护,如果不是刚刚还灌了一瓶生命药水。

    此时的周夜,恐怕已经被身后那几十个狂暴壮汉给按在地上摩擦了。

    好在,距离逃脱小镇的大门,也就只剩下百米不到的距离。

    而这一点距离,对如今的周夜来说,也就只是两三秒的事情。

    门口值班的两名守卫看见周夜,毫不犹豫的拔出佩剑。

    对于违反规矩的人,这些守卫们只要看上一眼,就能瞬间明白是犯了什么事。

    面对逃出小镇的最后阻碍,周夜果断出手,以重斩逼退一人,又用月石护臂硬生生接下了另一人的攻击。

    尽管手臂被震得又痛又麻,但对方被攻击反震的时机,周夜瞬间越过两人,终于是成功逃出小镇!

    小镇外,一只只畸形的怪物,正疯狂袭击着穿越者们。

    这些怪物体积与大型鳄鱼相当,身体像是蜥蜴,脑袋却像是放大了啄的秃鹫。

    它们全身都好像被剥了皮一样,显露出暗红的肌肉血管,那怪异的鸟头上,还长着如同蜘蛛般大小不一的密集眼球。

    这玩意就是恐惧夜魇?

    看到这些怪物长相的瞬间,周夜忽然它们为什么要以恐惧为食。

    尼玛的就这长相,不去鬼屋工作那都是屈才了好吗?

    特别遇上那些密恐患者,把这些玩意往他们面前一丢,那绝对是一吓一个准!

    随手砍掉一只“热情迎接”的恐惧夜魇,周夜转过身体,面对着鱼贯而出的守卫们。

    对着那名领头守卫微微一笑后,他突然高举长剑,声音传入周围每一位穿越者的耳朵。

    “大家快像我这边靠拢啊!我带着守卫大哥们出来保护大家了!”

    全力发动着重斩的星钢长剑,亮起了远超火焰的耀眼光芒。

    在这令人恐惧的黑暗中,那光芒就如同暴风雨中的灯塔,给众人指引了方向,带去了希望。

    “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是之前救了我们的那位兄弟,他把守卫都带出来了!”

    “大家快往这边跑啊!”

    众人喜悦着、哭泣着,带着身后穷追不舍的怪物,发疯似的奔向那光明传来的方向。

    有许多人没有听到周夜的声音,但他们能看见那耀眼的光芒,也能看见其他人向着同一位置狂奔。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聚集。

    随之而来的,还有越来越多的恐惧夜魇。

    追着周夜跑出来的守卫们,脸色已经变得相当难看。

    他们纷纷怒视着周夜,可身体却仿佛不受控制一般,主动迎向那些靠近的怪物。

    受到保护的人们喜极而泣,他们欢呼着、感激着,将目光投向那位银甲青年。

    不过,并不是每一道目光都充满着感激。

    “告诉我,你的名字!”

    人群中,领头守卫挥剑斩杀夜魇,他的双眼始终盯着周夜,仿佛要将他的模样刻入灵魂。

    追杀和追杀也是有区别的。

    一种是迫于无奈,被规矩裹挟着行动,另一种则是充满杀意,真正想至目标于死地。

    这些守卫们明显偏向于后者。

    尽管追杀行动已经彻底宣告失败,但对于行动本身,领头守卫的内心,却没有丝毫后悔。

    他只恨自己没能成功杀死周夜,只恨自己必须被这些该死的规矩束缚。

    特别是在见识过周夜的实力与天赋过后,心中的愤恨与不甘,更是达到了极点。

    这样一个可怕的家伙,怎么能让他继续活下去!

    周夜并不知道领头守卫的内心活动,也不想问对方为什么对自己怀有杀意。

    反正也问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

    所以,面对满脸不甘询问自己名字的领头守卫,他只是露齿一笑,并用左手竖起一个大拇哥。

    “不用跟我客气,我做好事从不留名,但如果你非要知道,那就叫我张三吧!”

    “张三吗……”

    领头守卫刚要记住这个名字,眼角余光却撇见不少穿越者脸色古怪,其中还有几个更是抵住嘴巴,仿佛是在憋笑。

    “你骗我!这根本就不是你的名字!”

    反应过来的领头守卫,心中出奇的愤怒。

    该死的混蛋,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呢?

    你妹,现在的异界人都这么难骗了吗?

    谎言被当场拆穿的周夜,稍微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假如这个世界的人都这么难骗,那以后自己还能不能骗到精灵妹妹、兽娘妹妹什么的啊?

    这可真是件令人担忧的事情呢。

    至于留下自己真正的名字……

    呵,你见过有哪个犯人在犯罪之后,会在犯罪现场给受害人留下自己名字的?

    就算那些故事里很牛逼的反派,在灭人家满门然后牛逼哄哄的留下名字后,不也被主角之类的人给灭掉了吗?

    所以说,哪怕有十年脑溢血,也不该做出这种操作吧?

    没有再理会领头守卫的无能狂怒,周夜走到一处火堆旁,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火把。

    点燃火把后,他面向着森林,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又得一个人走了,这也真够没意思的。”

    叹息过后,周夜举着火把,抓着长剑,独自走进黑暗的森林。

    “兄弟!路上小心啊!”

    一个声音在穿越者中响起。

    随后,望着逐渐消失的火光与背影,有人大声告别,有人默默鞠躬。

    而回应众人的,是周夜从黑暗中传来的最后声音。

    “淦!精神药水喝多了,肚子好他妈难受啊!”

    在场众人:“……”

    此时此刻,刚才还充满感激与尊敬的人们,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多好一个小火汁啊,怎么就生了一张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