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烟雨神 > 第三章 从相爱到相杀
    今日的雷响的厉害,原来是雷公电母在给人界布雷,可也不知为何,仙界的雷声比人界更大,更响,响到凌瑾莲心中的恐惧能推成一座山。

    凌瑾莲感觉心中出现了一个很强烈的画面,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平安,双双自刎,孩子的哭声遍布山野,画面血腥无数。

    只能够听见莲芳殿的一声“啊。”凌瑾莲从床上滚了下去,在地上爬。

    小静听见声音,怕凌瑾莲遇见了危险,大步跑进莲芳殿。

    小静点亮蜡烛,看见了在角落里萎缩在一团的公主,她抱着双腿,在角落中。

    小静走过去,“公主。”

    凌瑾莲的确被吓得不轻,从她是凌瑾莲那一刻,就不喜欢打打杀杀,也是很怕死亡,特别是有人在她面前死。

    “公主,你怎么了?”

    凌瑾莲没有理她,还是坠陷在那对自刎的夫妻的那个阴影中。

    小静拉起凌瑾莲,问道:“你到底怎么了?你都知道了?”

    凌瑾莲晕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将近丑时了,小静问着凌瑾莲:“公主,您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小静慢慢的凑近凌瑾莲耳边。

    凌瑾莲知道二哥死在了自己心爱之人的手里,心里难受极了,一直座在凳子上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脑海中一直呈现着那句小静的话:“二皇子死在了易暮澜手中。”

    仿佛一直在质问镜中的凌瑾莲为何要爱上易暮澜。

    夜色天凉,凌瑾莲的身体一直在颤抖,她很冷,但还是坐在梳妆台前,也许她的心更冷。看着镜中的凌瑾莲,巴不得掐死她,爱上易暮澜?简直是奇耻大辱。

    许久后,凌瑾莲想通了,她要亲手杀了易暮澜为二哥报仇,她的二哥对她比亲哥哥还要好,如今死在了易暮澜手中,凌瑾莲一定要为凌宇峻报仇。

    凌宇峻很宠凌瑾莲,有什么好的东西,都会拿来分享给凌瑾莲,有什么稀奇玩意儿,也会拿来给凌瑾莲瞧瞧,只要是凌瑾莲喜欢的,凌宇峻总会拼尽全力去取,可如今知被易暮澜而杀。

    丑时了,易暮澜双膝跪在单子玄床边,不停的问单子玄:“师父,为何你要说我不能娶莲莲?”

    单子玄的语气有点重:“你们俩绝对不能在一起,否则我就让你永远出不了这荷玲派。”

    毕竟,单子玄知道凌瑾莲就是紫幽幽,若是哪一天易暮澜知道了,就是凌瑾莲逼死了他的父母,凌瑾莲必死无疑了。

    易暮澜连夜倒在荷玲派云之堂中趴在楼梯上喝酒,整整偷了单子玄二十瓶美酒不停往嘴里灌,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莲莲这辈子只能是我的,我谁也不给。”

    而凌瑾莲也想好了,她要去杀了易暮澜,所以穿上了曾经易暮澜为她选的衣裙,也戴上了那个尖锐无比的金簪,还戴上了一个黑色的面纱。

    曾经凌瑾莲有多爱易暮澜,现在就有多恨易暮澜。

    虽然已经寅时了,凌瑾莲去了枫汐院没看见易暮澜,所以就去了云之堂,果然看见易暮澜趴在楼梯上喝酒。

    单子玄担心易暮澜,单子玄却不敢进云之堂,只在外面用隐身术偷偷的看着里面。

    易暮澜看到凌瑾莲来了,虽然戴着面纱,但易暮澜知道,这一定是凌瑾莲,易暮澜对着凌瑾莲傻笑着,易暮澜坐了起来把两只手臂伸开了,向凌瑾莲要抱抱。

    凌瑾莲也强颜欢笑的跑了过来,一起坐在地上,凌瑾莲抱着易暮澜,易暮澜低沉的说道:“为什么师父要说我们不能在一起啊,我现在想杀了单子玄。”

    凌瑾莲说:“可他是你师父啊。”

    “只要不让我和莲莲在一起的我全杀了都行。”

    凌瑾莲也意识到易暮澜爱她已经爱疯了,连养育了他几千年的师父都敢杀,真是太蠢了。

    在荷玲派的云之堂,不仅有易暮澜和凌瑾莲,还有苏子绎,苏子绎用了隐身术,座在凳子上,吃着桂花糕,在观赏着这场好戏。

    凌瑾莲强忍着泪说道:“那凌宇峻呢?”

    还没等易暮澜开口,凌瑾莲便取下金簪用手从背后刺了易暮澜,虽却不至命,但疼的要命。

    凌瑾莲刺完易暮澜后他摔倒在地,凌瑾莲本想要一走了知,却不曾想易暮澜爱她已经爱到那种境界了。

    易暮澜用枫汐剑也从后面杀去,直接一刀至命,直刺心,杀死了凌瑾莲,金簪掉在地上,就掉在苏子绎脚边,凌瑾莲倒在地上。

    易暮澜用尽全力爬向凌瑾莲,从后面抱住凌瑾莲,双手紧紧的抱着凌瑾莲。

    易暮澜用尽最后的力气说:“莲莲啊,咱在这世间恐怕真的不可能了,但你要在冥界等我,我一定会来。”

    又陆陆续续说到:“你这二哥对你并非兄妹之情,我愿意为了你杀尽世间所有人,为何你今日却要来刺杀我呢?”

    易暮澜正想取下凌瑾莲的面纱,最后看一眼凌瑾莲,却感应到了单子玄的气息,所以就没取。

    而易暮澜已经拿起了枫汐剑,正想去陪凌瑾莲,单子玄却用法术弄晕了易暮澜,随后玉瑶姬也赶来了:“师父,发生什么了?”

    “你把这个姑娘抱着跟我走。”

    单子玄也抱起了易暮澜,玉瑶姬也很好奇:“这面纱之下是何等容颜啊,能让大师兄抱在怀里。”

    “这面纱千万别摘了,澜儿不想让我们看到这个姑娘的真容。”

    但是单子玄与紫幽幽是故交,又怎何不会知这是凌瑾莲。

    随后,单子玄抱着易暮澜与玉瑶姬抱着戴着面纱的凌瑾莲抱到了他的床上,他先将易暮澜放在了床里边,又喊玉瑶姬把凌瑾莲放在了床边,玉瑶姬虽及不愿意,却还是照做了。

    单子玄又把玉瑶姬叫到了外面:“瑶儿,你要知道,澜儿爱这个女人已经爱到极点了,澜儿注定是逃不过凌瑾莲这一劫的。”

    玉瑶姬敷衍的说:“嗯。”

    单子玄就进去了,而玉瑶姬则是在外面听着。

    而易暮澜却突然醒来了:“师父?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死?剑呢我的剑呢?快把剑拿来。”

    “冷静。”

    易暮澜哭着对单子玄说:“师父,求求你了,让我去死吧,没了莲莲,我活着比生不如死还要痛苦。”

    “我救她。”

    此时易暮澜心里总算是好了许多,单子玄把易暮澜再次弄晕,单子玄出了房间去透透气。

    玉瑶姬很好奇:“大师兄怎么了?”

    “他爱凌瑾莲,刚刚他还对凌瑾莲说为了凌瑾莲他愿意杀了我这师父,愿意杀尽这世间所有人。”

    “那,师父,这……这就是我们仙界的唯一公主?她是怎么死的?”

    “因为我与澜儿说过,他与凌瑾莲在一起很难,因为他与凌瑾莲的虽注定会在一起,却也是不能眷属的,澜儿却想着与凌瑾莲去冥间在一起,所以先杀死了凌瑾莲。”

    “那师父,不如你把大师兄和凌瑾莲的记忆封印起来吧。”

    “为师正有此意。”

    单子玄封印了凌瑾莲的记忆,正想封印易暮澜的记忆时,易暮澜感觉到了有人要动他对凌瑾莲的记忆,所以醒来了:“师父,徒儿求求你了别封我的记忆,封了莲莲的记忆可以,但我的记忆我求你了,别封印,我一点也不想忘记莲莲,她是我的唯一,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正常的。”

    易暮澜也终于是相信了“爱情能让人放下一切,也能让人疯狂。”这句话了。

    于是单子玄没封印易暮澜的记忆,单子玄将凌瑾莲的身体扶起来坐在床上:“澜儿,你下来,师父要救她了。”

    易暮澜就在地上看着凌瑾莲,后来单子玄将自己八成的法力传给了凌瑾莲:“澜儿,为师如今虚弱得很,这荷玲派我就交给你们三个了,为师要闭关修炼一些年。”

    “还有,这凌瑾莲如今失忆,她不知道自己的所有记忆,你别接近她了。”

    “我知道。”

    于是易暮澜抱着凌瑾莲走了,玉瑶姬也出去了,玉瑶姬非常羡慕凌瑾莲。

    后来,在荷玲派堂上的那个金簪,被苏子绎拿走了,他手上有一珠和紫幽幽一样的手串红紫相间。苏子绎活生生把金簪扳弯,丢在一条河中。

    易暮澜抱着凌瑾莲面无表情,无精打采的去了仙宫,正到易暮澜把凌瑾莲抱进了莲芳殿,小静看到凌瑾莲回来了很高兴,易暮澜把凌瑾莲抱到了床上,还给小静说:“莲莲她失忆了,别告诉她关于我的任何事,还有,关于凌宇峻之事,你想告诉谁便告诉谁,我不会杀你。”

    小静又说道:“还请您放心,我昨日是因为觉得公主应该知道此事才告诉公主的,我以后绝对把这件事望得死死的。”

    后来易暮澜失望的走了。

    易暮澜走后,小静却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好像一切都是她想要的一样,伪善,这是她的特长。

    后来,仙帝与仙后一直以为凌宇峻去找自己的亲爹亲娘了也就没去追究,但凌瑾莲,仙帝认为有人要害凌瑾莲,所以对这仙界全界人使用了忘颜之术,但却要等五百年才可彻底忘记。

    但易暮澜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望掉凌瑾莲的。

    仙宫外传出去的是凌瑾莲与凌宇峻双双毙命。

    仙后将小静叫到了仙宫。

    小静说道:“颜钰,叫我来干什么?”

    仙后走到小静面前说:“从今日起,瑾莲不再是公主了。”

    “颜钰。之前你认为公主是怪胎把公主丢在随芳山,做了三千年随芳妖女,好不容易遇到个机会,回来仙宫做公主,却还失了忆,现在你又想干嘛?”

    “我怕瑾莲有危险,从今以后,仙宫再无凌瑾莲,她叫苏玖莲,父母被坏人所杀,宫外有一苏府,百万年来无人居住,你与瑾莲出宫吧。”

    小静心想着“呵,有意思。”却装作一副很担心的样子,嘴里说着:“可她是您的亲女儿啊。”

    “所以我才叫你把她带出去,她有危险,待她一万岁之时再安排一门亲事,安稳渡过一生。”

    小静就这样带着苏玖莲出了宫,去了无人居住的苏府。

    小静也是时时告诉凌瑾莲不可出门,而这发型小静也重为苏玖莲梳了一个比较朴素的头发,没了公主的高贵,但苏玖莲头发上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一个尖尖的发簪,衣服也给苏玖莲买最朴素的。

    小静从不会给苏玖莲提起易暮澜,而且从不给苏玖莲说仙宫,也从不会告诉苏玖莲她的真实身份。

    小静并且还经常叮嘱苏玖莲:“你五百年后才可出府外,这是爹娘死前给你下的咒术,是用来保护你的。”

    苏玖莲就这样蒙蒙懂懂的渡过了五百年。

    五百年后,凌瑾莲第一次出府,小静跟在后面,小静也就跟着苏玖莲出了府,果然,这忘颜之术起了用,全仙城,没一个人认识苏玖莲。

    而她的第一感觉是对这个世界既熟悉又陌生,仿佛曾经来过,却又不记得什么时候来过。

    仙城的街上繁华无比,特别是在上午,人山人海,无论是面铺还是衣铺,或者是药铺,都挤满了人,他们用马?不不不,毕竟是神仙,差不多都是懒散的,要么靠飞剑,要么走。

    可论起吃,仙界中可真的是谁也没有输过,街边小摊上的菜和水果,甚至还有一些人界祭祀的鸡啊鱼啊,通通拿出来卖。

    他们摆摊那几秒钟,街上还是比较平静的。可他们把菜摆出来的时候,街上就不平静了,一群少女还有看样子不是这么好看,比较偏老的大婶往那边冲去。

    还没等摊主反应过来,摊位上无论是菜还是果子,或者是肉啊,都被抢没了,摊位上只剩下了灵珠。

    苏玖莲指着那群为菜而骂骂咧咧的少女和大婶:“她们这是……在举行什么仪式吗?”

    “买菜,没事哈,以后你也会学到的,就算你学不到,以后我教你,只要是我来教,就没有你抢不到的东西。”

    苏玖莲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