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烟雨神 > 第五章 荷玲派(上)
    苏玖莲本来想在枫汐院的厨房做一盘世上仅有一盘的藕粉韭菜鸡血兔肉混合糕,之前在一本食谱上见着过,火候太大,火犹如烟花一样,忽然冲了上来,那个厨房是用木头做了。

    枫汐院着火呐!苏玖莲赶快跑了出去,到处找易暮澜,苏玖莲一路大跑,去了莫东院:“易暮澜。”

    这把莫辰辰给喊出来了:“小妞,你师父早走了。”

    苏玖莲慌张的说:“二师叔,走,枫汐院着火了。”

    莫辰辰房中走出来一个蓝贞儿,莫辰辰说:“你去,灭火。”

    蓝贞儿是玉瑶姬的弟子,长得还行,但性格与莫辰辰差不过,纨绔子弟,走到苏玖莲面前,还抛了个媚眼。

    玉瑶姬此时发现易暮澜来了“师兄。”

    易暮澜用枫汐剑架在玉瑶姬的脖子上,玉瑶姬的脖子上已经有一个小血迹了,易暮澜像是入魔了一样:“刚刚你凭什么去吓我的弟子?”

    苏玖莲和莫辰辰跟着地上的剑痕一路到了玉西院,

    此时枫汐剑与玉瑶姬的距离正在慢慢接近。

    苏玖莲与莫辰辰冲了上去,此时剑与玉瑶姬的距离可以说若易暮澜的手抖一下玉瑶姬就会没命。

    小静仿佛是路过,又仿佛是特意走过来。

    苏玖莲冲向前,苏玖莲大吼到“易暮澜,你干什么?!”

    易暮澜怕吓着苏玖莲,马上把剑丢在地上,走过去紧紧的抱住了苏玖莲:“莲莲,我好想你,我不能没了你。”易暮澜的眼泪流了下来,倒像是一个小孩子。

    苏玖莲也感受到了易暮澜满身的邪气。苏玖莲也不知为何会伤心,也不知为何自己说出:“暮澜,我也想你,我也不能离开你,答应我,别杀人,可以吗?”苏玖莲控制不住自己所说的话。

    小静在那一瞬间,以为凌瑾莲回来了。

    莫辰辰看见玉瑶姬应该是被吓着了,晕了过去,莫辰辰看玉瑶姬倒了下去,便把她抱到床上体息去了,小静也跟了上去。

    易暮澜想强压住这邪魅的一面,却不料,直接晕倒在了苏玖莲的肩上。

    “二师叔,小静,快出来。”

    莫辰辰与小静赶忙跑了出去,看见易暮澜的头靠在苏玖莲肩上,也并不是太震惊。

    莫辰辰把易暮澜抱了起来,往枫汐院的方向走了,小静和苏玖莲也跟在后面。

    莫辰辰乐悠悠说到:“我师兄曾杀了一个自己亲爱的女子,名为凌瑾莲,是仙族三公主,仙界唯一的公主。”

    小静马上走上前用凶狠的望了一下莫辰辰,所以莫辰辰就知道了一定是自己说错了话。

    他们走远了之后,苏子绎站在玉西院的槛外,旁边似乎还有个玉瑶姬,苏子绎穿着一身红衣,问到旁边的玉瑶姬:“我叫你找的人找到了吗?”

    “公子放心,我玉瑶姬会尽力的。不过,最近在舞楼发现了一个和公子形容的差不多的人。”

    “记住,多去陪陪那个女孩,她很温柔,心思很单纯。”

    “是。”

    苏玖莲也走上前挽住了小静的手臂说道:“是不是因为我名字中有个莲字,长得像凌瑾莲,易暮澜才会收我为徒?”

    莫辰辰又好奇的问了一下苏玖莲:“师侄,你果真不记得自己是谁?”

    小静掐了一下莫辰辰手臂,莫辰辰知道自己一定是又说错话了,马上闭上了自己的嘴。

    苏玖莲小声的问道:“我还能是谁啊?”

    小静一本正经说道:“玖莲是苏府小姐,岂容你如此放肆。”

    他们很快到了枫汐院,莫辰辰放下易暮澜,便和小静回了莫东院,苏玖莲就在枫汐院照顾易暮澜。

    而在枫汐院的蓝贞儿还是一脸懵。哪儿有火啊?!难道是苏玖莲的幻觉?不,其实是苏子绎灭的。别忘了,苏子绎一直在观这场关于苏玖莲和易暮澜的戏。

    走出了枫汐院,莫辰辰一脸正气的说:“说吧,为何要骗我师侄?”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师兄这辈子都只爱公主一个人,昨日我师兄选了她为弟子,所以我能肯定这苏玖莲就是凌瑾莲。”

    “好吧,那我说吧,仙后曾感应到公主身体极为虚弱,仙后以为要害公主的人在宫中,所以让我带着公主去苏府,又对这全仙族使用了忘颜术,所以公主五百年未出过苏府,至于易暮澜为何还能记得公主容颜,我也不知。”

    “那你是?”

    “公主身边的贴身婢女。”可小静却未说实话,她的真实身份与妖界有关。

    “那你可知我师兄有多爱凌瑾莲?”

    “我虽然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家公主是真的爱易暮澜,但易暮澜却杀了二殿下。”

    “徒儿,你想不想听一个传闻,只有我和三师妹知道,是关了凌瑾莲与易暮澜的。”

    “快说。”

    “曾经,我师傅用隐身术看到师兄杀了凌瑾莲,师兄想与凌瑾莲在阴间做夫妻,正准备自杀去阴间与凌瑾莲永生永世不分离之时被我师傅单子玄拦下。”

    “继续。”

    “后来师兄醒来了,发现凌瑾莲已经死了,哭着求单子玄让他自杀,后来单子玄封印了凌瑾莲的记忆,也用他的半生修为救了你家公主,这全是三师妹告诉我的。”

    小静仿佛突然开朗:“这单子玄是不是仙后的师弟?”

    “我师傅确实有位师姐,不过,这个传闻荷玲派从未有人提起过。”

    小静不屑说道:“就连这荷玲派最基本的历史你都不知道,有何资格做这荷玲派弟子?”

    “莫非你还知道不成?”

    “在二十万年前,这荷玲派弟子不可与皇室扯上关系,而这如今的仙后正是当年的荷玲派大弟子,名为上官颜钰,而这仙后曾在荷玲派被单子玄发现她与仙帝有私情,所以立即将这上官颜钰逐出了荷玲派,这单子玄也对当时全荷玲派下了封口令,这仙后也二十万年未透露过名字。”

    这些话本是仙族皇室的秘密,可小静认为,这既是现实,那么仙后总有一天是要面对的,晚说不如早说。

    “你为何知道?”

    “仙后走前带走了她最爱的莲花,我的原身正是那朵莲花。”

    莫辰辰用手挽住了小静的肩膀说“走,徒儿,为师请你喝大酒吃大肉。”

    小静把莫辰辰的手松开了“不必。”

    小静看见也快到明贞院了:“不送。”

    明贞院是一大间很简单的屋子,屋内有六十张床,虽然简单,但很宽敞,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空间。

    莫辰辰回到了莫东院,总是在想自己竟果真有个师伯,莫辰辰又想到了这荷玲派的百万年生辰还有一个月就到了。

    他代表整个荷玲派给仙宫写了一封请帖,邀请众仙官史一个月后前来参与荷玲派一百万岁生辰,毕竟荷玲派也是仙界唯一门派,他们想去就去,不想去也必须要去。

    莫辰辰还装作一副假装不知道仙后身份的样子。

    至于请帖,这毕竟是荷玲派创派的第一百万年,于情于理都该去赴宴。

    苏玖莲在易暮澜额头敷上了湿帕,苏玖莲的手紧紧的握住了易暮澜的手,靠在另一只手上在床边睡着了,不久后,易暮澜醒了,身上没有了邪秽之气。他感觉额头凉凉的就把湿帕拿了下来。

    看见睡在床边的苏玖莲她开心极了,因为此时他知道苏玖莲一定是爱他的。

    后来易暮澜坐了起来,把苏玖莲惊醒了,苏玖莲看见易暮澜坐在面前,赶忙坐上了床边,边摸着易暮澜的额头边说道:“师父,你好些了吗?刚刚你体内仿佛有很多邪秽。”

    易暮澜一手把苏玖莲拉进怀里,抱住苏玖莲说“我只要多抱一抱莲莲就能控制住了。”

    苏玖莲说到“师父,你究竟经历过些什么?说出来吧,我能为你分忧。”

    “莲莲,我的事不要紧,你开心就好。”

    苏玖莲此时严肃的说道:“你对我如此好,是不是因为凌瑾莲,难道就因为我名字中也有一个莲字,长得与她相似,你就把我当成她?易暮澜,你别忘了,凌瑾莲已经死了。”

    苏玖莲推开易暮澜就走了,走时还不忘说一句:“我苏玖莲就是苏玖莲,并不是凌瑾莲,我苏玖莲也并不想做任何人的替代品。”

    可易暮澜心里却很清楚,苏玖莲正是凌瑾莲,凌瑾莲正是苏玖莲,只不过是被封印了记忆,再加上小静给她编的那些故事,苏玖莲还当真以为自己是苏家的人了。

    午时,荷玲派所有弟子都到了饭堂打饭,毕竟饿的是肚子,什么都不要紧,吃饭最要紧,肚子填不饱比天塌下来还可怕。

    莫辰辰看小静在那儿,马上坐了过去,坐在小静一边,告诉了小静所有事情,小静也就敷衍的说了一声:“嗯。”

    苏玖莲也来了,看见小静,她也走了过了,坐在小静对面:“静静,这易暮澜究竟有多爱凌瑾莲?”

    莫辰辰赶忙说道:“当年,师兄为了凌瑾莲杀了最爱凌瑾莲的二哥,只有我和师兄知道。”莫辰辰还表现出一副很自信的样子,好像这些很骄傲很牛一样。

    小静听到了,重重的踩着莫辰辰的脚,满饭堂的追着莫辰辰打。

    引来了荷玲派众多男弟子的嘲笑,特别是蓝贞儿:“二师伯竟然被自己收的女弟子追着打。”顿时,全饭堂热闹及了。

    可当蓝贞儿再仔细的看小静时,发现她好美,一直盯着小静看。

    后来莫辰辰求小静,小静才放过了莫辰辰一马。

    小静和莫辰辰也回到了位置上继续吃饭。

    随后,易暮澜来了,顿时,引来了几乎全饭堂的欢呼,无论少男少女都在喊道:“大师伯,来这。”

    易暮澜打到饭,一眼便望到了苏玖莲,他走了过去,坐在苏玖莲旁边,此时那一桌迎来了全饭堂羡慕的眼光,此时,蓝贞儿不由的感叹:“那一桌真安逸,有两位师伯,还有一位大美女。”

    一位男弟子以为蓝贞儿说的是苏玖莲:“就是就是,特别是那个大美女,越看越着迷。”

    玉瑶姬也来了,坐在的易暮澜的对面,小静的另一边。

    蓝贞儿又不禁感叹:“现在不仅有两位师伯,怎么连师父也过去了?我们还是不是他弟子?”

    同门师弟又接道:“不,我们肯定不是他弟子,见色忘徒,简直就不是人。”

    “我们本来就不是普通人,别忘了呀,我们可是仙人。”

    苏玖莲吃了一会儿就走了,闻到一股花香味,越闻越香,可好像只有苏玖莲能闻到,其他人都不理解苏玖莲。

    易暮澜本想过去,但是被莫辰辰叫住了:“等会儿你和三师妹来云之堂。”

    小静不屑的对易暮澜说道:“还亏你易暮澜也是颜钰的师侄,呵,如此重情。”

    小静便走了,易暮澜也在想这颜钰是谁。

    易暮澜后来也走了。

    玉瑶姬问莫辰辰:“你那个女弟子到底是谁?”不管是从哪个角度,小静给人的第一感觉都是邪恶可怕的感觉,看那个样子真的能猜出是伪善。

    “等会儿再说。”

    后来到了下午,他们三个果真去了云之堂。易暮澜竟会如约而至,这简直是天大奇迹。

    莫辰辰说道:“师兄,你让我们好等啊”

    玉瑶姬又说道:“行了,师兄来了,快说,你那个弟子是谁?看样子像是妖界之人。”

    易暮澜瞬间提起神,因为他知道,他也是妖界之人,并且还是妖界皇室的人。

    莫辰辰又对着易暮澜说:“师兄,想必您知道这小静是谁吧?”

    “莲莲的侍女,当年我每次去莲芳殿,全是小静在给我把风。”

    莫辰辰问易暮澜,道:“师兄,我真的看不下去了,你还要瞒苏玖莲多久?如果我是你我早就去告诉她了,她是凌瑾莲啊,凌瑾莲是谁呀?啊,仙界公主,仙界唯一的公主,师兄我告诉你,你最好是早点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他,不然以后她会更恨你。”

    易暮澜面相高冷:“恨我?”易暮澜看来还认为当初杀了凌宇峻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