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龙神剑之迷影惑凤歌 > 第15章所谓蛇蝎美人
    百花谷之中……

    石影怀里的女子终于醒来,看样子惑凤歌配的解药很管用。

    石影着急的追问:“感觉好些了没有?”

    “多谢公子相救,小女想到蝶影寨寻亲,现在看来是见不到他了。”

    唐依躺在石影怀里温婉贤淑的开口说道,石影扶着她起来关心的依旧扶着她,只因她那句“想到蝶影寨寻亲”。

    “姑娘你的毒已经解开了,你去蝶影寨找什么人?爷派人送你。”

    石影四处看看,石城着急的抬手指着:程青、程京。

    程青和程京走过去,手握着长剑一同说道:“请影爷明示。”

    “影爷.....你就那个救我爷爷的大英雄?你救过我买荷包的爷爷你记得吗?”

    唐依抬眸望着石影,着急的拉着石影的披风。

    石影并没有言语,唐依拿着身上的一个荷包给他看。

    石影拿着看了一眼,才突然想起一个多月前,一个买卖荷包的年过花甲的老人病倒。

    石影确实派人送他看病,送他回家,救下了他。

    “多谢影爷相救,若非影爷出手相救,我爷爷就见不到我最后一面了,爷爷他过世了,他让我来报答影爷的恩情。”

    唐依哭的楚楚可怜,石影怜悯的望着她不知说什么。

    惑凤歌低眸叹息着想:原来他也会如此爱惜其他女子?这女子如此可怜我们是该同情才是。

    唐依突然意指惑凤歌,言说:“今天若不是影爷相救,我怕是会成了她手下的亡魂。”

    石影听闻到此,看着对面一袭蓝色锦绣罗裙的女子,心怀芥蒂。

    “你不必说的那样严重,等出了这百花谷,你快点回家。”

    “爷爷是我唯一的亲人,如今我已经没有家了,我没有家了。”

    唐依擦着眼泪望着惑凤歌,她带着面纱的模样让人觉得神秘莫测。

    ----------------------------

    惑凤歌移步走来拿着手帕道歉:“姑娘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刚才怕是有些误会,实属抱歉。”

    “你如此恶毒的要害我,相必你一定很丑!”

    唐依退后一步靠在石影怀里,惑凤歌握着手帕手掌都有些僵硬了。

    她很清冷的道:“最丑陋的是人心,而非面容,影爷觉得哪?”

    石影并不想多费口舌:“在我看来你的狠毒无人能比。”

    “影爷我好像,我脚崴了?”唐依突然难受的说道。

    石影低头看着她,他们好似很亲密,惑凤歌忍着疼痛不去理会。

    她低声言语道:“多谢影爷抬举,时候不早了,早些上路吧!”

    石影并未回应,扶着崴到脚的唐依继续前进。

    唐依小声撒娇的语气:“我脚疼,你……你背着我走行吗?”

    石影二话不说抱起唐依,惑凤歌跟在身后步伐顿了顿。

    曲兰心当机气不过的准备过去,却被自己小姐拦住了……

    “小姐你让开,让我替你说说苦楚……”

    “不必在意,我心如止水,心中无爱!”

    惑凤歌言语洒脱,抬手拂袖又看了一眼包纱布的伤口。

    石影正抱着其他女子,望着她的一举一动。

    惑凤歌拂袖而去,一句话也不愿意说。

    丫鬟曲兰心为惑凤歌愤愤不平的喊道:“我家小姐以血为药引配药为你们解毒,若是影爷不喜,原路返回毁约便是……”

    石影自认为的恶毒,只不过是她抵御敌人的手段。

    石影听闻放下唐依,慌乱的说道:“老二,你找人好好照顾这位姑娘。”

    石城还没反应过来,唐依身子不稳的靠后被石城一把搂住了身子。

    ……啊……

    唐依表情难受的叫着,看来这次是真的崴到脚啦!

    石城愣住了神看着曲兰心正看着自己,这女子抬眸看着石城并没太大反应。

    唐依此刻在想:这位二当家模样也很俊郎,比他大哥的英姿焕发,风清气正,差点!

    “兰心你过来帮我一下,男女授受不亲,我就是怕她再摔倒!”

    “怕她摔倒?那就好好自己扶着吧,哼……”

    曲兰心生气的哼了一声快步走了过去,石城眼见她走了脸色难看起来。

    石城无奈的喊着:“兰心,你回来呀,你走了我怎么办……”

    石城扶着唐依坐在树下,这会儿刘艺轩在给唐依治疗脚伤。

    石城开溜,追着前面三人而去。

    ----------------------

    惑凤歌在花丛中间坐着休息,石影正坐在她身边专注的看着她。

    曲兰心坐在树下等候看守,石城快步过来拉着曲兰心起来说话。

    ……兰心我刚才……

    曲兰心踮起脚尖手指放在他的唇边,石城楞住了神的看着她。

    曲兰心回头偷偷的看看,拉着石城小声的说:“别吵,他们在那边会听到的。”

    石城点点头表示同意,曲兰心拿着银牌子交于石城。

    石城收好之后坐在树下,曲兰心拿着树枝写下:“下不为例。”

    石城点头之交,拿着干粮与她一同享用。

    花丛的花间之中……

    惑凤歌冷漠淡然的握着手帕,那是石影受伤那日被石影的伤口,染上血污的丝帕。

    “大小姐,我并不知你会以血为药引,若是方才言语有伤害到你,你别放在心上……”

    石影的话语很是自责,惑凤歌并未与他言语什么。

    手帕被放在石影手中,洗不掉的血色手帕惑凤歌一直带着,只是为了提醒自己要感恩石影的救命之恩。

    石影疑惑的拉着她的手掌:“大小姐若是怪罪,石影在这里向惑大小姐赔罪。”

    “你我之间互救,以后我便不必再带着这手帕,提醒自己你对我有救命之恩了。影爷也不必如此态度解释,至于那女子你若想留着我不会干涉,还请影爷以后知自重、知礼义廉耻。”

    惑凤歌的话语总是让石影意外,这般说话明显是在说:石影不知自重,不知礼义廉耻。

    石影心中久久难平静的握着惑凤歌的手腕,这样僵持不下的画面被石城与曲兰心一直看着着急起来。

    “怎么办?”

    “我有办法....”

    石城说完抬眸望着身后的繁花满枝的花树,曲兰心着急的看着担心他从树下掉下来。

    风吹花落,片片风飞吹而来。

    惑凤歌抬眸望着说:“好好的花怎么落这么多?”

    “不好,树上有人,大小姐小心。”

    石影急速起身拉着惑凤歌护在身后,石城的身影被石影看得一清二楚。

    惑凤歌望着树下的丫鬟曲兰心,随口言说:“他们二人何时变得如此亲热?”

    “你自己无欲无求,还不许自家丫鬟有人爱慕吗?”

    石影转身说着想再说下一句,惑凤歌并不想听下去。

    她正要走,石影的脚下踩到了她的罗裙。

    惑凤歌就这样被石影拉着两人撞了满怀,倒在这万花丛中。

    花香四溢、美人在怀。

    石影心中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