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龙神剑之迷影惑凤歌 > 第20章她早已心有所属
    石影亲密行为正在上升中,他试图撬开惑凤歌的嘴唇妄想让惑凤歌服药。

    石影如此这般轻薄,含着药丸在喂惑凤歌吃药。

    惑凤歌起初的吃惊、不安、手足无措,突然变做一股力量抬手发力中推着他的身子。

    石影身子不受控制的推到在地上,他本就中毒蜜蜂的毒已深,眼前天昏地暗的闭上眼睛喘息起来。

    惑凤歌起身看着石影倒在地上的模样,她只是轻轻一推,心里断定石影一定是装的。

    “影爷.....你别装了,你起来。”惑凤歌抬脚碰着石影的手臂。

    石影没有肢体动作,翻开眼皮看看惑凤歌的样子,刹那间那讽刺的笑声回荡在树下。

    惑凤歌附身神情冷漠的言语道:“影爷笑什么?若不是为了我爹爹我早已杀了你这个轻薄之人了。”

    惑凤歌手里拿着匕首,落在石影的脖颈之上。

    “爷确实轻薄无理但爷知道分寸,比起你师兄那日在蝶影寨不远的深林意图玷污你,爷好上上千倍.....”

    惑凤歌神情突然一愣的手抖了,快速起身想起那天自己被打晕之前的事情。

    (“师兄现在是否改邪归正?”惑凤歌拉着唐霆很认真的追问着。

    唐霆嗯了一声继续带着惑凤歌走着,惑凤歌手掌下移抚摸他的手腕。

    唐霆突然警惕起来,推开了惑凤歌的手腕。

    惑凤歌脸色严肃起来:“师兄你还在修炼禁书?”

    “有话我们回去再说。”唐霆上手拉着惑凤歌准备强行带离这里。

    惑凤歌长袖轻浮而过,退后移步翻脸无情。

    “既然如此,以后你是你、我是我,你不再是我师兄!”

    “我确实不想做你师兄,你注定是我的妻子,等我百毒不侵之日,就是你成为我的妻子之时。”

    唐霆话语说完抬手动起手来,惑凤歌躲避着节节败退中。

    最终被唐霆打晕放在树下,昏迷不知发生了什么?)

    -------------------------------------

    石影起身拍着身上的尘土,抬手抚摸着自己的喉结咳嗽了两声,刚才那颗药丸自己一下子咽下了肚,有些难受、有些噎得慌。

    石影拿着身上的水袋喝了一口水,看着惑凤歌合上匕首后一直站着不动瞪着自己。

    “看着爷干嘛?爷说的都是真的,那天他衣服都脱下来了,爷亲眼所见!”

    石影再度重审的言语道,惑凤歌听不下去、心事重重,走着回忆着那天的情形不看方向。

    “他的话能相信吗?师兄真的想这样做么?”

    石影快步跟着挡在树前,靠在树上提醒她。

    “惑大小姐,你走路你看路吗?”

    “影爷我师兄伤你在先,你不要以为我不知你的心思,你在说谎?”

    惑凤歌这话石影想都想不到,刚准备开口反驳回去.....

    惑凤歌先开口言说道:“你这么说是在恩将仇报,你在诋毁我师兄。”

    “我为何要诋毁他?爷坦坦荡荡、光明磊落、才不会与他那个小人一般,不择手段!”

    石影带着怒火的喊着,惑凤歌不相信的回绝了他。

    “我与师兄心意相投,情投意合,他知道我与别人不同,我也许诺过他,待我收徒传授所学之后会与他成婚,他不会这么对我的。”

    石影靠在树上原本准备环住的手臂停下动作,望着惑凤歌的眼神满满的痴迷。

    石影看看不远处的庙宇,拉着惑凤歌靠在庙宇方向望去看不见的树后面。

    “影爷要干什么?影爷请自重!”

    “刚才在庙宇中惑大小姐对我自重了吗?为何让我自重?”

    石影按着惑凤歌的肩膀按在树上,惑凤歌抬眸望着石影心里都是痛处。

    “影爷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我心里早已心有所属。”惑凤歌害怕的喊着哭了起来。

    石影的手掌拉着她腰带的动作停下,问道:“是唐霆....是他吗?”

    “是,我与师兄从我八岁相识,日日夜夜、十年时光。”

    惑凤歌说的轻描淡写,石影听闻心头一颤,十年时光又岂是他一个外人能指手画脚的。

    “那你为什么帮我吸出毒液?你对我有一见如故的感觉,你对我有......”

    石影自知却不死心,还在自我安慰的追说着。

    惑凤歌打断石影的话语:“影爷......我给你吸毒液是为了给师兄赎罪,仅此而已。”

    石影听完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放开惑凤歌退后两步保持距离,握着拳头恨意颇深的想打人。

    惑凤歌看着他这幅模样别扭的转脸望着天空,灰暗天空突然划过一道闪电。

    这是下雨的征兆........

    惑凤歌的目光回顾到石影身上,石影转身抬手握着背后的剑柄。

    他长剑出窍、挥刀而去,飞身落下之时在树下不远处的空地上练剑,意气风发的动作,潇洒自如的身形。

    -------------------------------------

    惑凤歌眼观之下,正在四处张望着。

    雨水倾盆而至.....

    曲兰心已经拿着雨伞赶来,惑凤歌抬头看看,转身又看看身后。

    “小姐回庙宇里休息吧,你受风寒我担当不起。”

    曲兰心好心劝说,打着雨伞扶着惑凤歌。

    惑凤歌抬手拿着雨伞,言语道:“兰心你先回去,我和影爷一同进去。”

    “好,小姐快些进屋。”曲兰心很无奈的走开了。

    石城在庙宇门口看到这一幕快步解下披风,拉着身上的披风将曲兰心揽入披风之下。

    两人回到庙宇之中,曲兰心万分感谢的取下石城的披风。

    石城看着门外的方向说道:“曲姑娘先披上,雨天寒气重。”

    “谢谢二爷。”曲兰心还手准备再次披着,石城见了着急的出手相帮。

    曲兰心抬眸看着石城被大雨打湿的发丝,脸庞上还有微微雨滴。

    曲兰心在不经意间,脸色泛红起来。

    石城并未在意什么,在他看来这是姑娘家该有的反应。

    在庙宇中的人几个人都在休息,少数人还没有睡着的在闭目休息。

    扎特尔翻开眼皮看看这一幕,内心极度淫邪的在浮想:“好一个勾人的小丫头,改天一定想办法尝尝鲜,再让兄弟们也享受享受。”

    这个想法还在回旋的时候,外面突然一声巨响传来,所有人都醒了过来。

    大家一同说道:“什么声音?”

    然而门外的画面,难以让人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