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龙神剑之迷影惑凤歌 > 第38章看守神剑灵玉的彩鹊仙
    无忧塔之中……

    惑凤歌嘱咐程青与程京带着石影在四层等候,只因惑家所有机密尽数在五层塔内之上。

    惑凤歌独身一人进入前往五楼的楼梯,知难而上的在心里思量着。

    “爹爹,凤儿为了你什么都不怕,若是苍龙剑还在此处女儿定要手刃人间祸害,师傅训言孩儿也谨记在心。”

    传言:苍龙一出天下必乱之说,即将应验。

    惑凤歌快步上楼查看这里的物件,整齐完整,不像有人传入此处似的那般杂乱不堪。

    惑凤歌拿出书卷端详着,突然听见身后的声响声音。

    “是谁?”惑凤歌回头看着身后的一切。

    石影着急的回复道:“凤儿是我。”

    惑凤歌才松了一口气的放下手臂,收起手上的毒针。

    石影拉着她的手腕看了看好奇的质问:“毒针你放在哪里?为什么说来就来,说收就收。”

    惑凤歌眼神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工彩色手腕,十分冷漠的说:“毒针在里面,只是毒药在我手上。”

    “你说什么?在手上?”

    石影说着惊愕的放开手,着急的拍打着自己的手掌。

    惑凤歌突然笑着说:“傻,你都知道是毒针,毒药当然在针上啊!”

    石影神情严肃的看着她纤弱的手臂,望着她笑容温婉、听着她笑容悦耳的回音。

    惑凤歌笑容渐收,才想起来刚才他在为了自己手上拿着的唐家飞镖生气。

    惑凤歌拉着石影安静不语,石影神情不改严肃之气,推开惑凤歌的手臂四处看着这层阁楼的设计与书记。

    惑凤歌一把夺走他手上的书记说:“惑家的典籍,你一个外人还是不要看了。”

    “外人.....你师兄倒是不是外人,你想让他看嘛?”

    石影一开口就是打翻醋坛子一般的酸.....酸....酸......

    惑凤歌不去理会移步上六楼,无忧塔顶。

    石影快步跟着,期待不已的说:“苍龙神剑可在上面?”

    “以前在,现在不知!”惑凤歌的话很冰冷。

    石影跟在她的身后想:“若非爷在意你,又何苦自己找罪受的杀过来陪你冒险。”

    两人刚踏进六层顶楼,一股有力的力量将二人推着退后着。

    -------------------------------------

    惑凤歌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石影眼疾手快的握着楼梯扶手,伸手拉着惑凤歌的手腕用尽了力气。

    惑凤歌伸出另一只手拉着石影的手腕勉强站好,石影着急的用空出来的手一把她抱紧在怀中。

    强有力的风将二人吹得摇摇欲坠,惑凤歌不知如何是好的看着风的由来方向。

    晶莹的光束笼罩在屋顶的正中间,惑凤歌怀疑是有东西在上面作祟。

    “那是什么?是妖怪吗?”

    惑凤歌着急的说道,被石影紧紧抱着快要透不过来气。

    石影此时握着扶手说,低头看着惑凤歌说:“凤儿你快点....动手。”

    石影手掌已经握不住的喘息着,惑凤歌抬手毒针飞出穿过光束。

    转眼之间光亮一闪,肆意吹动的风突然停下来。

    惑凤歌看着毒针又反射回来,着急的抬手搂着石影准备为石影挡住毒针。

    石影猛地收回手臂侧身而站,惑凤歌觉得肩膀一痛,石影同样觉得难受的闷哼了一声。

    惑凤歌肩膀之上中了毒针,两人站立不稳的接连倒地。

    石影倒在楼梯口看着惑凤歌的模样,惑凤歌按着石影的胸膛倒在他身上着急的看着他。

    “影爷.....影爷你醒醒啊!我是百毒不侵肢体不会中毒的,你这大笨蛋谁让你救我了,石影你起来啊!”

    惑凤歌着急的呼喊着,石影抬手搂着惑凤歌,使得她身子猛地向前了一些儿。

    惑凤歌的发丝零落的落在石影的脸庞之上,石影抬手勾着惑凤歌的发丝闭上眼睛靠近她。

    惑凤歌跟着他的节奏渐渐闭上眼睛,两人亲密触及.....

    楼梯口突然传来喊声......

    “大哥.....大哥你们在哪里?”石城在楼下呼喊着。

    惑凤歌着急的起身站好,石影起身拉着惑凤歌下楼查看。

    曲兰心蜷缩着身子被石城放在书架边上,看模样情况十分不妙。

    “老二,你们怎么来了?”石影着急的追问原因。

    石城起身着急的说:“唐霆带人杀进了悦来客栈,我们的人所剩无几,兰心能撑到现在也是不易。”

    惑凤歌着急的把脉,拿着身上的丹药准备喂曲兰心一颗,只是曲兰心昏迷了,药丸根本吃不下去。

    石城眼见此情此景着急的拿着水袋打开,附身接过药丸放在自己嘴里。

    惑凤歌见了着急的说:“二爷那是给兰心吃的。”

    石城无法回答,行动在进一步的继续下去。

    惑凤歌眼见喂药的这一幕着急的起身双手捂着面容。

    石影看了一眼,翻眼看看楼上的奇光还在闪烁着。

    .....哒哒哒.....

    石影附身上楼拉出长剑,这次有备而来的冲进去。

    惑凤歌担心的跟着上去,眼见石影飞身在房顶之上。

    一只带着羽翼的彩色灵鹊,正用她的爪牙握着石影的长剑。

    石影默念剑绝,准备将这只鸟人怪物直接斩杀。

    惑凤歌担心的喊道:“影爷不可,她不是妖。”

    惑凤歌的话让石影分心,就在那一刻之后,石影倒落在地上。

    石影拿着随着自己落地的长剑,准备起身再度动手。

    惑凤歌拉着他退后移步,她的玉箫响声回荡在阁楼之中。

    灵鹊化作一缕光芒,惑凤歌伸手拿着掉落在空中的灵玉。

    转眼之间灵鹊化为人形,惑凤歌拿着灵玉握在手里打量着。

    惑凤歌言语生冷的说:“孽畜,竟敢偷窃苍龙灵玉,你可知罪?”

    灵鹊俯首称臣的喊着:“饶命啊,请主人赎罪,我是看守灵玉之鸟并非偷玉之人。”

    “主人?你为何叫凤儿主人?”石影拿着长剑质问道。

    灵鹊瑟瑟发抖、畏畏缩缩的说:“主人救我,主人救我。”

    惑凤歌发现她身上有伤移步过去,为她治疗她的臂膀上带着血液的伤口。

    “小心点.....”石影担心的喊着,告诫惑凤歌。

    灵鹊化作一只七彩的彩鹊,惑凤歌将她托在手心里。

    石影则是拿着灵玉,认真端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