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龙神剑之迷影惑凤歌 > 第59章黄色灵玉归为
    惑凤歌安然落地,抬手捂着肩膀上的痛楚。

    “凤儿……”石影从方有生的长剑之上,飞身而下。

    惑凤歌抬眸看着石影,神情吃惊、步伐缓慢的停下来。

    两人抱在一起担心彼此,方有生眼见此情此景并未再多看一眼看着不远处的妖孽污秽之气。

    “你这个傻子,你怎么能一个人来这里?”石影带着担心的责备着惑凤歌。

    惑凤歌的身子被石影环抱着,眼泪点点滴滴低落下来。

    “你才是傻子哪,为了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牺牲不值得。”

    惑凤歌着急的推开石影,慌乱的拉着他继续说:“快走,我们快走。”

    “凤儿你先走.....”

    石影推着惑凤歌快点离去,自己则是想留下来保护她平安。

    “影爷你听我的,我已经布置好一切了。”

    惑凤歌说罢,石影看了一眼方有生。

    方有生神情严肃的说道:“事不宜迟,快走.......”

    方有生以蜀山之剑御剑飞行,石影拉着惑凤歌飞身而上。

    然而打道回府之路,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

    黄鼠狼遁地而行速度极快,方有生心声不妙的停下前进。

    惑凤歌在两位男子中间看着前面的妖邪之物,石影已经抬手握着剑柄准备出剑对阵杀敌。

    惑凤歌与石影一箫一剑在手,两人身子一同飞翔与空中,向着黄鼠狼妖身边飞奔而去。

    石影的龙啸神功一出,无往而不利的只能是妖邪之物。

    惑凤歌眼见黄鼠狼妖怪躲避龙啸神功,手腕之上的毒针连带着发射着飞出数十根来,全数打在黄鼠狼妖邪身上。

    方有生以幻境幻化符咒而去,符咒落在黄鼠狼妖邪的后背之上。

    .....啊.....黄鼠狼妖邪龇嘴獠牙、面目狰狞。

    符咒伴随着他的叫声发光发亮,一股难闻的气味弥漫在此处,臭气熏天、难闻刺鼻。

    石影拉着惑凤歌躲起来,方有生也跟着躲避起来。

    黄鼠狼得意的猖狂大笑,突然传来了一些儿狗叫之声。

    -------------------------------------

    黄鼠狼妖怪本可以逃走,此刻突然化为原身黄鼠狼瑟瑟发抖起来。

    石城等人带着狗群来袭,黄鼠狼妖邪邪祟原地打转,被成群结对的大狗小狗团团围住。

    惑凤歌站在树边被石影拉着轻蔑的喊道:“一物降一物,妖孽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黄鼠狼节节败退准备遁地逃走,方有生御剑飞行结界此地。

    黄鼠狼妖邪被困在其中,他被狗群无数狗狗分食。

    石影搂着惑凤歌吃惊的追问:“凤儿,这就是你说的布置一切?”

    “是啊,还好有你在,不然我一个人抵御不了妖邪的。”

    惑凤歌说罢神情一直看着石影,石影转脸担心的看着方有生。

    一道黄色的奇光穿过日落时分的后山竹林,方有生飞身而下安稳站立。

    唐霆突然出现在此处,惑凤歌看出缘由甩开石影的手臂,还手飞身而上。

    唐霆此时准备夺走苍龙灵玉黄色玉石,惑凤歌身上的苍龙灵玉将黄色之光尽数收进其中。

    唐霆见状伸手去夺取,惑凤歌侧身躲避唐霆争夺的手掌,反被唐霆一把圈在怀里不能动弹。

    石影见了着急的飞身而上,眼见惑凤歌被唐霆挟持着不敢轻举妄动。

    惑凤歌被唐霆掐着脖子不能动弹,却死死的拿着灵玉用力一抛。

    石影还手拿着灵玉握在手里,看着落地的两人被石城等人包围着。

    惑凤歌被掐着脖子看着他们几个人,身后突然冒出来一匹马,众人只能看着唐霆带着惑凤歌离开。

    唐霆早有准备而来,惑凤歌在马上乱动着没有丝毫配合。

    石影本想去追,方有生拦住了石影的去路。

    石影没好气的回呛了句:“滚开,凤儿被他带走很不利。”

    “阿影你冷静点,你不去是好不是坏。”方有生好心劝说。

    石影不听劝的非要跟去看看,方有生拦住他拉着他,可惜石影太过倔强执拗。

    “谁敢拦着爷,爷跟谁势不两立。”

    石影十分违心的说道,这些人都是他的亲信他何尝想这样说话!

    可他却愿意为了惑凤歌,背弃一切,甘之如饴。

    绿竹林间回荡着惑凤歌的哭声,唐霆看着她跟着伤心起来。

    “师妹你节哀,我已经帮你把伯父的尸首,安排送到惑封圆。”

    唐霆说完拉着惑凤歌的手掌,惑凤歌泪眼如冰化掉一般,滴滴落下止不住的流出来。

    唐霆抬手搂住惑凤歌,惑凤歌伤心之余并未顾及那么多。

    石影追来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瞪着眼眸望着唐霆搂着惑凤歌的画面,他内心不加掩饰的悲伤都显现在面容之上。

    “唐霆你快放开她。”石影口气里满是不屑的喊道。

    惑凤歌正靠在唐霆怀里,望见追来的男子心里一颤,带着几分痛苦的睁大眼睛,着急的想靠近石影的身边。

    唐霆用力将惑凤歌拉进怀中不放手,即便是惑凤歌乱动他也不放手。

    唐霆不容一刻的说:“师妹爱的是我,在意的是我。”

    惑凤歌听闻不再乱动,拿着一块玉牌握在手里将反驳的手抱住唐霆。

    石影并未看清楚惑凤歌手里是什么东西,错认为是定情的玉佩对玉之物疼彻心扉。

    “惑凤歌,你……你果真没有心,你的心早已给了别人了。”

    石影语气充满了怨念,声音哆哆嗦嗦回荡在竹林中。

    那是惑凤歌的父亲惑振中的随身之物,惑家的掌权人玉牌,看似都是玉坠,却不是那对玉吊坠。

    石影退后几步,心如死灰的转身离去,带着随行之人下山。

    惑凤歌被唐霆牵制着身子,眼看着石影远走的身影。

    惑凤歌内心痛苦地说:“影爷你我注定无缘,如今我只能用这个办法推开你,若是我能选择又何苦如此伤害你,芳心暗许只盼你平安就好。”

    唐霆暗暗高兴,低头凝视着严肃冰冷如雪的脸庞一丝不悦。

    “师妹我们成亲吧!我不会在意贞洁之事!”唐霆着急的拉着惑凤歌言说真情。

    惑凤歌并不买账的瞪着眼眸,神情很是冷淡的说:“我惑凤歌此生只爱一人,那人绝不会是你!”

    “那是谁?是石影吗?”

    唐霆明知故问早知一切,即使是明白了他还是不死心。

    惑凤歌后退几步,转身带着留下来的曲兰心与灵鹊离去。

    打道回府,雅居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