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龙神剑之迷影惑凤歌 > 第65章横河嬉水
    石影独自一人驾马赶路,只为早些见到惑凤歌。

    眼见前面那匹眼熟的马匹,石影加快速度、赶马而去。

    石影下马将马拴好,在树下看着四周并没有人。

    “奇怪?凤儿人哪?”

    石影此时担忧的低沉开口,不自禁得说出这句话来。

    石影来回走动着,最终以轻功飞身而起,这样最起码可以将找寻的方向看的远点。

    他在树上四处张望,低头眺望四周一切事物,直勾勾的被水潭之中的画面镇住了眼睛。

    惑凤歌宛如一只水中玉蝴蝶躺在水中,张开手臂、身子迷人,白衣透明般犹如蝴蝶羽翼,发光发亮迷人而飘飘似仙女。

    石影看的再清楚不过了,惑凤歌此时正在练功并非做其他事情。

    石影有些沾沾自喜地低声说:“凤儿这……这可是你勾引我的,我倒想这样好好看看你!”

    石影紧张地清了清喉咙,撇撇嘴笑了起来。

    石影把偷看都想的理直气壮,果然是风流的影爷!

    惑凤歌紧闭双眼,心中默念心德经之法。

    “心有落,万穴通,心身归一,回绕于心,皆有所依。”

    惑凤歌睁开眼睛看着蓝天白云感受风吹之动,身子跟着下沉的落入水中。

    石影看了心里一紧张,脚下一滑落下树来。

    ……啊……石影下意识一声吼叫,手掌快速的拉着树木安然落地站好。

    惑凤歌却已经听闻声音,受到惊吓的浮出水面,放眼隔着一人高的芦苇田的空隙向着岸边看去。

    “谁?是谁在哪里?”惑凤歌双手捂着胸口,浮在水面上喊着。

    石影不知怎么答应的不说话,只听见惑凤歌接着开口说话。

    “师兄是你吗?你怎能做如此厚颜无耻之事?你为何还不走?”

    惑凤歌说罢落泪滴入湖面上,心中对于唐霆更加厌倦的不抱什么希望啦!

    石影听闻此话,厚颜无耻的装作唐霆说道:“师妹就不想跟我巫山一度吗?我下去与你鸳鸯戏水如何?”

    “唐霆你无耻,你快快离去让我上去换衣服!”

    惑凤歌心中不愤的喊着,只听见一声跳水的声音。

    石影潜入水中想着:“惑凤歌你敢逃离爷的身边,爷陪你好好玩玩!”

    惑凤歌眼见水中的黑衣男子,错认为是师兄唐霆!

    其实唐霆早已顺着横河之北走去,只为等到妹妹唐依依,找机会将衣服被破坏之事问清楚。

    此刻唐霆正暗中跟随石城等人前行中,只为找机会接近唐依依!

    -------------------------------------

    惑凤歌惊慌失措的在水中转身游走,却相比水中男子的游水之力差之甚远。

    石影原本并未打算吓唬惑凤歌,见她这般逃走怕是吓得不轻!

    惑凤歌运功练功内力尚且不能用,若是强行飞身轻功而上,怕是会真气错乱身体损伤。

    惑凤歌却顾及不得抬手发功,还好石影及时拉住了她。

    石影一把握住惑凤歌的脚踝用力一扯,惑凤歌下落的感觉自己危机重重,身子不受控制一沉全数落入水中。

    石影此时已经探出水面,倒吸了一口气,喘息了一下新鲜空气。

    他的手掌正伸向水里,一把搂住了惑凤歌的腰身。

    惑凤歌被搂着冒出头来,猛得难受的低头咳嗽起来昏昏沉沉。

    石影抱好惑凤歌将她拖出水面,担心的喊道:“凤儿是爷,凤儿你没事吧!”

    惑凤歌喘不上气来,上气不接下气的仰头闭着眼睛。

    石影抱着她既着急又温柔,贴上她的嘴唇就是一阵吻,只为给她做急救让她快些醒来!

    惑凤歌此时呛水的难受,一连咳嗽几声才睁开眼睛看去。

    刚才的一声“凤儿”惑凤歌已经猜出来人是石影,这一刻确定无疑啦!

    石影拖着惑凤歌靠近岸边,惑凤歌搂着石影的脖颈,眼神朦胧的靠在他肩膀上。

    两人衣服湿透,惑凤歌靠在树上,他们两人看着彼此。

    惑凤歌自是害羞的先低下头,石影却是又气又担心,一副难看的表情。

    石影着急的没好气得说:“你没事去深水区做什么?找死!”

    “影爷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惑凤歌将一切委屈埋没,冷得发抖的抱着肩膀瑟瑟发抖。

    石影着急的移步走去拴着马匹的地方,拿下里面都是衣服的包袱大步走过来。

    “把衣服换了,爷帮你看着人。”

    石影说罢抬手将自己的披风撑起来,背过身子不去看惑凤歌。

    惑凤歌不安的担心起来,并没有按照石影的话语去做。

    惑凤歌甘愿受冷的说道:“我不会在这里换衣服的,你休想想那些污秽的事情!”

    石影转过身子看着惑凤歌这副自是清高的模样,心里多少不平衡的移步走近她!

    “这么想让爷做污秽的事情,那爷不妨成全你。”

    石影抬手宽衣解带,思绪不安中的惑凤歌那经得起如此挑逗。

    “不要,不要脱。”惑凤歌慌乱的起身想跑。

    石影自认为得意的拿着玉坠对玉,拦着她说:“凤儿你留下这个就说明你对我有情,这样害羞莫不是忘记前些日子的事情了?”

    “........”惑凤歌无言以对的退后,身躯靠在树上。

    石影拉着惑凤歌的手掌说道:“凤儿,你别紧张,要不爷帮你回忆回忆!”

    石影在她耳边说完一笑,这样的放荡模样是惑凤歌最厌恶的,石影却不自知的还在嬉笑。

    在惑凤歌看来这种嬉笑,是透着污秽的意思!

    惑凤歌抬手在他面前脱下湿掉的外衣,脑中一片迷茫故意张开嘴巴靠近石影。

    石影便以自己的舌头入侵,正与惑凤歌吻得缠绵,耳边传出惑凤歌令人销魂蚀骨的哼声。

    石影肆无忌惮的抱着惑凤歌好一会儿,惑凤歌的反应他十分满意。

    他的一只手伸向拉下惑凤歌的外衣,看见了昨夜那一记咬痕,心头一颤。

    惑凤歌柔嫩的娇躯突然一软,此时的惑凤歌被石影吓得全身发抖。

    石影拉着衣服的手掌按着树木,眼见惑凤歌此等反应再也下不去手,却不知怎么收场这次的轻薄行为!

    落日斜阳之下,这里朦胧的美丽。去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