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龙神剑之迷影惑凤歌 > 第66章守护神在的夜晚
    石影不知进退之时,惑凤歌突然勾下他的手臂,拉着他的手掌轻蔑一笑。

    “影爷本就将我看做青楼女子,凤歌这般影爷可满意?”

    惑凤歌字字诛心、泪珠滑落,女子啼哭之声很小声的传来。

    石影哑口无言的瞪着眼睛,心中的酸涩化作行动。

    他惶恐不安的拉上惑凤歌的衣襟,远离惑凤歌三步之远。

    惑凤歌蜷缩着身子倚靠在树下,石影点燃火堆守在她身边。

    他一直背对着惑凤歌,无能为力的听着惑凤歌黯然伤心哭泣。

    直到天色黑暗下来,惑凤歌已经昏睡在树下,身上披着石影的披风。

    石影正拿着一半玉坠,坐在火堆边上叹息:爷自认喜欢凤儿,为何要如此戏弄她?冰清玉洁之女怎能与那些风尘女子相提并论?爷真不该喝酒说那些混账话!

    石影想到此处起身走在惑凤歌身边,若是她没睡着石影也不敢如此靠近她。

    石影用芦苇与自己的披风,铺好树下的空地,小心翼翼的将惑凤歌安睡在上面,自己则是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

    惑凤歌睡得很沉却嘟囔道:“好冷.....好冷......”

    石影担心的拿着衣服包裹着她,惑凤歌全身发烫的犹如那一夜一般令人看着心疼。

    石影环顾四周,此处本就靠近河岸怎么会不冷?

    他飞身将长剑一挥树枝被他砍下无数抱在怀里,接着全数被他扎根在地下。

    石影凝思苦想:“只要凤儿不冷,爷做什么都值得!”

    芦苇之地,石影采取上面之絮一半,将这些东西全部用来搭建之物。

    惑凤歌栖身之处,此刻已经被石影用树枝与芦苇搭建好一个圆形的芦苇圈。

    石影拉下马匹之上的包裹将物品全部拿出,此刻与惑凤歌一起栖身在圆形的芦苇圈中,将包裹黑布绑住做顶,遮挡风吹凄冷。

    石影安心躺下休息,黎明之时两人不知不觉抱在一起取暖。

    石影意识清醒,宽衣解带为惑凤歌取暖。

    -------------------------------------

    石城等人一直在一个亭子休息,此时大家都在昏昏欲睡之中。

    唐依依偷偷起来环顾四周,看着一切都很安静的偷偷在一里外拿着树枝,准备給大哥留下消息。

    唐霆突然从身后拉住她捂着她的嘴巴,唐依依下意识的吓了一跳。

    唐霆很小声的说:“小妹是我。”

    唐依依安静下来,被自己的大哥放开手掌。

    “哥哥,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唐依依声音中带着吃惊,笑的开心。

    唐霆四下张望一番,拉着唐依依站在隐蔽的地方说话。

    “小妹我来是有事问你。”唐霆拿着衣服递给唐依依。

    唐依依拿着很好奇的说:“你怎么会有这衣服?”

    “废话少数,记住大哥的话,以后不许对你嫂子不敬。”

    唐霆爱护心爱之人心切,唐依依拿着衣服不开心的嗯了一声。

    唐霆拿过衣服,拿出身上的食物说:“跟着他们苦了你了,我特地给你带的。”

    “这是....是娘做的牛肉干...”唐依依吃了一块,开心起来。

    唐霆神情却很严肃的说:“现在情况如何?”

    “大哥我没有机会下毒,一切食物都有曲兰心那个丫头打理,我做饭太难吃了,而且石影根本不相信我。”

    唐依依说着吃着牛肉干,心里很是苦涩的叹气了一声。

    唐霆心生无奈的言语道:“那色诱哪?不行吗?”

    “试过一次,我没有再试过。”唐依依说完不敢在说,害怕大哥生气了。

    唐霆拉着唐依依嘀咕道:“小妹你....你可以试着演演戏,最好是能让师妹撞见!”

    “好,他喝多了我再试试看,到时候做了他最亲近的人,苍龙神剑还不是手到擒来。”唐依依点点头、胸有成竹的说道。

    唐霆握着衣服提醒道:“小妹别想那么好,那个扎特尔是我们的人,大哥还是希望你以自己的安全为重!”

    “我就知道大哥疼我。”唐依依一把抱住唐霆的腰身,靠在他怀里。

    唐霆低头看看她说:“怎么了?看你这样是不开心,还是他们对你不好?”

    “他们确实是讨厌我,除了他......”

    唐依依抬眸看看大哥,唐霆一副苦恼的神情。

    唐霆着急的提醒道:“你不能动情对石影知道吗?他弟弟也不行!”

    “大哥我没有,我喜欢的是.....”

    唐依依说了一半,话语被打断。

    “是谁都不行!”

    唐霆此刻听见脚步声,着急的拉着唐依依蹲下躲避。

    “这小子怎么也在这里?”唐霆很是疑惑。

    唐依依言语缓和的说:“大哥认识他?”

    “我师弟,总跟着我的就是他,他要是能为我所用就好了!”

    唐霆神情很不对劲的一笑,此话的意思是想收买人心。

    唐依依点点头笑着说:“原来是他!”

    “小妹,你想办法留住他,我得走了。”

    唐霆心中有了一计谋,快速离去。

    ....沙沙沙....

    草叶吹动的声音,唐依依脚脖一疼。

    “依依....依依是你吗?”刘艺轩担心的喊着找过来。

    唐依依难受的回信道:“是我,艺轩你快来救救我。”

    刘艺轩看着眼前此情此景,唐依依被蛇咬伤了。

    刘艺轩着急的附身抱起唐依依,快步走去亭子的方向。

    “我是不是要死了?”唐依依故作矫情的说道。

    刘艺轩神情此刻很淡定的说:“没有啊!这条蛇没毒!”

    “额。”唐依依说着惬意的靠在刘艺轩的肩膀上。

    刘艺轩步伐停顿,难以接受!

    “你怎么不走了?”唐依依抬眸看着脸庞有些红的男子。

    唐依依抬手摸了摸他的脸庞:“你怎么出汗了?不舒服啊!”

    刘艺轩放下她扶着她,态度奇怪的说:“依依,男女授受不亲。”

    “没事,我们谁跟谁啊!”唐依依爽快的说道。

    刘艺轩拉开她的手臂,刻意回避:依依姑娘,你等我一下。

    “刘大夫你怎么走了?刚才不是……”

    唐依依说了一半心想:抱都抱了,为什么不抱到亭子下面?

    她此刻低头笑了起来,只因刘艺轩带着树枝走了过来。

    心里心里乐呵的想:这个呆子,还真是守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