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龙神剑之迷影惑凤歌 > 第72章她是不是妖女?
    蜀山地界......

    方有生查阅天上地下神仙的神书典籍,终于在神书典籍中找到了金灵儿的蛛丝马迹。

    井中龙王之女,掌管人间源泉之水,居住于仙泉井神之庙中。

    “井神之庙?事不宜迟现在就去看看她!”

    方有生着急的御剑飞行前去,心中十分担心金灵儿的安危。

    两位师弟及时出现拦阻了方有生,方有生并没来的及问为什么?便被他们协力带回了蜀山!

    方有生没能顺利前去探望金灵儿,金灵儿看着幻雾中的方有生。

    花姑在她身边同样观摩着说道:“人世间的男人是最无情的,他早已把你忘得一干二净。”

    “不,有生还是跟以前一样,我只是不知他现在为何不记得我了?”金灵儿反驳着说道。

    花姑只好不闻不问,不再多说一句话。

    金灵儿独自一人在井神之庙中回忆过去,黯然伤神。

    “有生你一定不是绝情的人,我不会看错人的,你只是不记得我了,这一千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金灵儿想到此处看着荷花池中的花说:“你我相依相爱,拜堂成亲,喜得千金女儿,却再难白头偕老!”

    -------------------------------------

    “弟子方有生拜见师傅、各位师伯、师叔。”方有生跪下行礼。

    方有生之师拿着浮尘神情异样的问道:“此次你下凡有三件事情要做,其一帮助龙影神君历劫,其二找到黑龙魔帝,其三也是最难的一个任务,所以时至今日为师才请你前来。”

    “师傅请说,弟子谨遵师傅教会,绝不辜负师傅的意思。”

    方有生的许诺太过心急了,完全不知此事就是圈套。

    只听一边的师伯搭话道:“昨日那金色龙妖女再度出现,这其三就是让你远离她,不得与她有任何瓜葛!”

    “师傅是说灵儿姑娘是妖女?徒儿查过神书典籍,灵儿姑娘乃是井龙神女,怎会是妖女?”

    方有生的话语使得在场几人不悦,即便忘情符咒能把记忆抹以除干净,他的心智、性格、想法等等一切是不会改变的。

    事情再度陷入僵局,蜀山等人将方有生押送牢房方向,准备盯得死死的不再让他与金灵儿有任何接触。

    此时的天空突然飞来一条金色的龙,化作以为身穿金色衣服的女子!

    “灵儿姑娘.....”方有生喊着移步准备过去。

    师弟李文深以及延保一同拦住了方有生的去路,金灵儿看得真切的脸色一沉。

    “今日我来这里就是想问个明白,你们到底对我的有生做了什么?短短一千年时间他为什么不认识我了?一定是你们动了手脚!”

    金灵儿面容凶狠的动手打人,蜀山御剑之阵出击。

    金灵儿以内力将飞身在自己上方的长剑阻挡,即便是这样她也不想放弃方有生。

    “快住手,师弟们再不收手休怪我不客气了。”

    方有生喊话完抬手一挥,将御剑之剑混乱的打断掉落在同门师兄弟,以及金灵儿的中间的空闲地之上。

    金灵儿恼羞成怒的抬手准备发功用内力,腹部一阵阵疼痛的落下手臂。

    “灵儿姑娘.....”方有生飞身而去,一把扶着金灵儿。

    “灵儿姑娘.....你这是何苦哪?这般想不开是为了什么?”

    方有生问话间,心口疼痛的看着金灵儿,那种感觉说不出是什么却也足矣让他清楚,两人渊源颇深!

    金灵儿在他耳边虚弱的说道:“若是我说为情你可相信我?你可知道我爱慕你一千年,我在寒冰湖水之下日日等你来救我,可是最后你却没有来找我。”

    “寒冰湖?寒冰湖......啊.....”

    方有生捂着胸口心疼的更加厉害了,就在这时他的师傅突然露面。

    “有生你不可为了她再犯傻,妖女今天我们让你有来无回!”此话一出众人布置阵法。

    方有生听闻到此,心中不解的问话:“师傅不可,灵儿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与她到底有何渊源?一千年前....一千年前我刚成为你入门弟子,后在仙山修炼成仙,我何时结识过我身后这位女子?”

    蜀山上下人等都不再言语,方有生心智混乱的抱着金灵儿幻化飞身离去。

    他的传音之话传来:“此事徒儿自会查明,待到水落石出定回来复命。”

    -------------------------------------

    柳松坡山间......

    金灵儿被方有生放下来,望着他神情冷漠的看着自己,她明白方有生怀疑她是妖女!

    “道长看我像妖女吗?”金灵儿身影摇摇欲坠,话语很小声的问话。

    方有生并未答复拉着金灵儿诊脉看伤,神情缓和下来的叹息一声。

    “坐下,我用内功为你疗伤!”

    方有生席地而坐,金灵儿跟着坐下靠在他肩膀上。

    方有生提醒道:“灵儿姑娘请自重,疗伤乃是原地打坐不是这样。”

    金灵儿起开脑袋一直看着方有生,接着抬手直接搂住了他,吻了过去。

    方有生只觉得金灵儿全身冰冷,本想推开她的身子,却觉得内心不受控制的停下了想推开她的举动。

    金灵儿起开一点点儿,拿着自己身上的手链交给方有生。

    方有生拿着熟悉的画面晃晃眼飘过,似乎这一切事情都想是发生过一样。

    “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方有生很心急的追问。

    金灵儿点点头说道:“你说过要和我生生世世在一起,分离千年你却把我忘记了”

    “是,我的记忆里却是没有你的踪迹,可是我....我的心记得你的声音,你每说一句话我都觉得心疼。”

    方有生说罢,金灵儿着急的拉着方有生的衣服。

    “让我看看怎么了?为什么疼痛?”

    金灵儿的手掌反被握着不能动弹,她才意识到自己太过冒失了。

    金灵儿不好意思的起身站好,却隐约觉得这里的水源有些奇怪的物质气味。

    “有生你嗅到一种味道没有?”金灵儿问话间看看他。

    方有生拿着手链还在愣神之中,这是他记忆力第一次跟女人接触能不发愣吗?

    两人相视一看,此刻开始搜查柳松坡的各个角落。

    这地方果然有猫腻,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