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二十章 你想断子绝孙吗
    沈木香说完话就看向余家二老了,她敢肯定,外公外婆出现在这里等自己,肯定是事先跟杨氏谈过什么。

    余德茂老脸有些挂不住,先前他还非常反对儿媳妇要沈木香的钱,但是在知道沈木香的能耐之后,心态自然也有转变的。

    外孙女这么能干,都能把人顽疾治愈,一出手就五两银子,以后还会赚更多钱的。但是孙子没啥本事,儿媳妇又懒惰,儿子本分老实,只能糊口。余家二老在杨氏跟余成虎一顿哭惨跟教唆下,也默认了这一点。

    “木香,都是一家人,日后,成虎也会多多关照你的!”余德茂说道,觉得自己老脸无光啊!

    沈木香笑了,“行啊,舅母稍等,我这就去拿银子,哦,晚饭的话,能加点菜吗,今天木蓝跟川谷可受委屈了!”

    “好好好,晚饭多加个蛋!”杨氏喜逐颜开,有钱好说话。

    余家二老见沈木香也没不开心,这提着的心就放下了!

    “成虎,你看看,木香是有大方得体,以后在村里,你可要好好关照木香!”

    趁沈木香去拿钱,余德茂叮嘱孙子道。

    “爷爷,你放心好了,我对表妹,那真的是会尽心尽力的!”

    余成虎脸上还疼着的,说话的时候,有些龇牙咧嘴。

    余方氏还抱着沈木蓝呢,只听她叹息道:“我们也不是图谋木香的钱,就是想要你们姐弟三人,能够多点照顾,川谷啊,你知道吗?”

    “知道的外婆!”沈川谷跟沈木蓝是互看了一眼,乖巧道。

    “小表弟,小表妹,你们放心,表哥会让你们在村里横着走的!”

    余成虎是在孩子面前夸大道,他对沈木香不冷不热的疏离感非常的不爽,但沈木蓝跟沈川谷这么小,不是最好拿捏的吗?

    “可是表哥,我们又不是螃蟹,为什么要横着走啊!”

    沈木蓝软糯糯的话语响起,懵懂中带着天真。

    “成虎,你怎么说话呢,别教坏木蓝跟川谷!”余德茂低声呵斥道。

    “嘿嘿,我就是开玩笑,开玩笑!”余成虎讪笑道。

    “爹,娘,成虎这是逗孩子玩呢,你们两个孩子,也太闷了点,我们乡下的娃,那都是下河摸鱼,上树捉鸟,可不像你们这样!”

    杨氏立马出言维护了余成虎,“啊呀,木香怎么还不来啊,还是说心疼银子呢!这银子,不都是用在你们身上吗,又不是养我一个人的!”

    “少说这样的话,木香的银子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余德茂沉着脸喝道。

    杨氏是偏过头翻了个白眼,心下对二老俨然很是不服。

    沈木香拿着银子过来了,直接交给了杨氏。

    “舅母,钱在这,下个月的二两我到时候再给你!”

    “好说好说,行吧,我去烧晚饭啊!”得了钱的杨氏连眉眼都和善了起来。

    “哦,对了,村里不是有私塾吗,我想让木蓝跟川谷去上学,他们五岁了,在镇上,爹都想请启蒙先生的!”

    沈木香说的突然,一下子又把几人给愣住了!

    上私塾,那是要束脩的,沈木香还有钱吗?杨氏心里琢磨着。

    余德茂也是脸沉了沉,这刚要了沈木香五两银子,又要上私塾,这钱……

    “好啊好啊,姐姐,我要去上学,我都会被三字经的!”沈川谷率先开口,打破了几人的沉默。

    “我也去,姐姐,娘说过,女孩子也要读书的!”

    “嗯,放心吧,姐姐会让你们上学去的!”沈木香都已经打听过的,她是来告知其他人,而不是征询其他人的意见。

    “这么小,这不是去浪费钱吗?”余成虎嘟囔道,他就不爱上学,从小不爱!

    “那明天姐姐就带你们去学堂找夫子!”沈木香没去理会余成虎,只对弟弟妹妹温柔说道。

    “好耶,姐姐!”

    也不去管其他人的反应,沈木香虽然不吵不闹,跟余家二老也是客客气气,但就是不去回应余成虎的任何示好。

    第二日,沈木香带着孩子去找了村里的私塾,倒是很顺利就办好了弟弟妹妹入学的事情。

    午后时分,沈木香有些困倦,在自己的屋里小憩,迷迷糊糊中,她似乎听到了门被撬开的声音。

    下意识般将放在枕头下面的手术刀握住,沈木香假装还在午睡。

    听着那轻缓的脚步声,却有些粗重的呼吸,沈木香已经知道,来的就是余成虎。

    “表妹啊,你干嘛对我这么见外呢,可是你越冷淡,我就越想做点什么!”

    余成虎搓着手,看着睡着的沈木香,咽了下口水。

    “你想干什么?”沈木香猛地睁开眼!

    “啊!”被吓了一跳的余成虎是低呼一声,脚步顿时停住,只顿了一顿,他又急切般道:“表妹,我……我对你,是真的喜欢,我怕你误会我跟林娇的事情,我特地来找你解释的!”

    “哦?真的吗?你不是说我们沈家人不吉利吗?”沈木香坐起身来。

    “表妹,那是我不了解你!”见沈木香没有开口呼救,余成虎的胆子也大了!

    “在这几天的相处下,我就越发喜欢上你了,你温柔善良,又比村里人有修养,我……我……我想照顾你!”

    “你一个不干活,就啃老的废物,想怎么照顾我!”沈木香直接出言讽刺道。

    “你……表妹,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余成虎脸色一僵,立马露出不悦来,“表妹,我知道你会医术,但是你终究是个弱女子是吧,你胳膊腿儿细的,什么活都干不来,在这白溪村,还是要表哥我罩着你的!”

    余成虎说话间人就到了沈木香床前,他半点不怕沈木香呼救,反正娘会护着,爷爷奶奶就算再生气,他是余家独苗,最后也不了了之的。看着沈木香秀美模样,余成虎心里的恶念越发的旺了。

    “表妹,让哥哥好好疼你吧!”余成虎说着,就朝沈木香扑了过去!

    沈木香嘴角讽刺意味,身子一偏,让余成虎扑了个空,而顷刻间,手术刀已经横在了余成虎的脖子上。

    “杀你,倒也犯不着,不过,让你断子绝孙,我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