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二十六章 被质疑医术
    还真是赵玉郎那边有问题,赵家派人来找接许荣跟沈木香。

    一到赵家,赵保平跟夫人就是急急忙忙将两人迎了进去。

    “沈大夫,那药膏敷上可是会极疼的?我儿疼的惨叫连连,所以……”赵夫人是解释请两人来的原因。

    “断骨生肌,自然是疼的!”沈木香回道,“但之后会慢慢减轻,一次比一次轻!”

    “相公,这一定是乡下的大夫胡乱开的药,我们不敷了好不好?”

    临近赵玉郎的房间,沈木香就听到屋里传来的话语。

    “我已经请了镇上济安堂的掌柜来,相公,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慧娘这是说什么胡话呢!”赵保平立马开口道,“沈大夫,慧娘前几日回了娘家,并不知道玉郎伤势的凶险……”

    “没事!”沈木香倒并不在意,受质疑是医者经常遇到的事情。

    推门进去,沈木香就看到咬牙坚持着的赵玉郎,他坐靠在床上,断手跟断脚的地方敷着黑黑厚厚的药膏。

    “爹,娘,你们看相公这样,我……我……”年轻的妇人见到赵家二老入内,眼眶泛红。

    “慧娘,就是这位沈大夫救了玉郎!”赵保平说道,指了沈木香。

    赵林氏看到沈木香,是更加坚定了自己先前的想法,难道真不是被骗了吗?哪有这么年轻的大夫的!

    “沈大夫!”赵玉郎极为虚弱,看到沈木香,开口唤道。

    “我来看看!”沈木香上前说道。

    赵玉郎的脉象是稳的,他虽然遭遇挺惨,但是赵家殷实,他的底子一直不错。

    “不错,在恢复,伤口的话,每日还要换药,但是不要碰水!”

    沈木香说着,是看了一下赵玉郎敷着的药。

    “疼痛是因为在刺激你的断骨,随着你骨头的长好,疼痛每天都会减轻的,等那天不疼了,就不要再上药,只要固定就好!”

    “谢谢沈大夫,我相信你!”赵玉郎虚弱看着沈木香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从来没听说附近村镇上有你这么一位神医!”

    赵林氏看自己丈夫对沈木香的信任,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是病人自然不会知道大夫的名字,赵夫人,这是好事啊!”

    沈木香和善回应道。

    “慧娘,玉郎的命都是沈大夫跟许大夫救回来的,你是真不知道玉郎那个时候的凶险!”赵保平开口道。

    “爹,娘,我只恨自己昨日不在,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我从来就没听说过。你们看到相公身上的疤了吗,足足有三寸,上面还有缝线,这……这到底是糟了什么罪啊!”

    赵林氏泪眼汪汪说道,还幽怨地瞪了沈木香一眼。

    “你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赵玉郎虚弱地说道,“我的命就是沈大夫救回来的!”

    “相公,可是她年纪这么轻,就算是娘胎里学的医术,也才几年啊!”

    赵林氏还是对沈木香不相信。

    “这话,我当你是夸我年轻,天赋异禀!”沈木香好脾气说道。“我家以前是开药铺的,我自幼对医术很感兴趣!”

    “药铺,哪里的药铺,你姓沈?”赵林氏狐疑看着沈木香。

    “镇上的沈家药铺跟你什么关系!”

    沈木香一愣,这赵林氏莫非是镇上来的?

    “那就是我家!”

    “就是那个乱开药医死人的沈家?爹,娘,你们听到了吗,她是沈家的人!”

    赵林氏的声音是突然拔高了。“相公,沈家害死了人,掌柜的自己都喝药死了!她开的药,我们真的不能再喝了!”

    这到底是哪来的杠精?沈木香看到赵林氏像抓到她把柄一样莫名兴奋,眉头一皱。

    “你跟林家是亲戚?”

    “你说的是镇上林复生林老爷家吗?对,我爹跟林老爷是同宗的表兄弟!”赵林氏话语里带着小骄傲。

    “难怪啊!”沈木香拉长语调道,只后面的话就不说了。

    “老爷,外头来了人,说是济安堂的!”赵家下人是在外喊话道。

    “一定是济安堂的掌柜来了,爹,娘,相公,济安堂是我们石南镇上最大的药铺,而且,据说济安堂在京城都是有人的!”

    又不是你家的,瞧你那得意劲儿,沈木香没有开口打击赵林氏。

    “济安堂的李掌柜吗,正好我也认识!”沈木香笑着说道。

    “慧娘,你真是……”赵夫人对儿媳妇也有些微词了,哪有当着人面这般说的。

    趁着赵家二老去接济安堂掌柜之极,赵林氏对沈木香更是不客气打击道:

    “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相公好好的人,要是被你治出问题来,你当担的起吗?”

    “慧娘,你给我住口!”赵玉郎一边要忍着痛,一边还听着自己妻子贬低自己的救命恩人,是气道。

    “相公,我真的都是为了你!”对上自己的丈夫,赵林氏又一副快哭了模样。

    沈木香跟许荣面面相觑,今天来的还真不是时候。

    “李掌柜,这边请!”外边,是传来了赵保平的声音。

    “病人是什么情况,听伙计说你们赵家是开了不少药回来啊!”

    李掌柜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只看到沈木香,是愣住了。

    “你怎么在这?”

    “李掌柜,你赶紧来给我相公看看,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庸医,给我相公身上开了个大口子,还让我相公敷这黑乎乎的药,我相公疼的快受不了了!”

    沈木香还没开口,赵林氏已经抢先一步说道。

    “少夫人还是快快住口,要知道有沈姑娘在,我也不来了!”李掌柜赶忙道。

    “沈姑娘,许久不见了,可是给赵家大少爷动了刀,不知李某可否有幸看到沈姑娘缝合的伤口?”

    赵林氏傻了,李掌柜还认识这沈大夫?

    “李掌柜来的正好,这位少夫人怕是信不过我给赵大少爷医治的,您老帮忙看看!”

    “一定一定,沈姑娘出手了,那就是阎王爷手下抢人啊,我就说吗,那两张药方也一定是出自你手吧!”

    对上赵林氏的大意外,沈木香笑的自然:“嗯,对呢,就是我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