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二十九章 等着她丢人
    “主人,请为吴举人做人面疮切除手术,因为这不是很紧急的病情,嗯,三个月内完成即可!”

    沈木香神情稍稍愣了会,随即如常。

    “木香,吴举人跟你说了什么?”身后,许荣跟陈老头已经跟上了!

    “没什么,关于这个吴举人,你们知道什么?”

    沈木香开口问道。

    她隐约有些感觉,小可爱让她救的人,大抵上都是无害的。她很好奇,如果一个穷凶极恶的人病重,系统还会让她救吗?

    “这个我知道,吴举人年轻时候,可是白溪村读书第一人,乡试第一。但奇怪的就是他居然不进京赶考了,那个时候村里还有不少人说他傻!”

    陈老头开口道,“但是他这辈子教出了不少能人,我们的县令老爷就是他的学生,据说还有考上榜眼的。”

    “也就是说桃李诸多,他居于这白溪村,倒是可惜了!”

    沈木香意味不明般说道,她心思一转,大抵猜到了,进京赶考若是中了,见的人多了,他身上有人面疮之事,怕迟早会暴露吧!

    “吴举人善名远播,他的儿女也甚为出息!”

    许荣补充道。

    “如此看来,白溪村真是人杰地灵,我在此定居,算是选对了地方!”

    沈木香是跟陈老头和许荣走了,几个地里干活的村民很是好奇。

    “余化吉,沈木香不是你外甥女吗?她真那么厉害?”

    “我不知道!”沉闷的余化吉低头干活,头都没有抬一下。

    “要真那么厉害,不知道能不能帮我儿媳妇看看这一胎怀的是男娃还是女娃!”

    “王化吉,要是女娃,你还想怎样?”

    “听说这世上有药的,就算是女娃,吃了也能变男娃,大成,回头我上你家去问问她!”

    王化吉就是余家的邻居,跟余大成一道在田里干活,看到沈木香就动了心思。

    “转胎药啊,那可是伤天害理的,老王你可别犯糊涂!”

    同村人听到王化吉的话,那是纷纷劝解。

    沈木香不在的时候,杨氏还是偷偷摸进了沈木香的屋子。

    月事带……没有,银子……也没有!

    “我就不信你不会露出马脚来!”杨氏小心翼翼将一切痕迹都抹去,呢喃说道。

    “娘,你做什么呢?”杨氏才退出屋子,背后就传来余成虎的声音。

    “啊哟妈呀,你吓死我了!”杨氏拍着胸脯道。

    “你进沈木香屋子做什么,你可别偷东西,她会算在我头上的!”

    余成虎狐疑看着杨氏。

    “傻小子,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怕了那丫头?”

    杨氏也是疑惑看着余成虎。

    “你别问了,娘,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不觉得沈木香有些怪吗?成虎,我跟你说,娘怀疑她有孕!”

    “娘,你是魔怔了吗?她又没男人!”余成虎不以为然。

    “现在没有,在镇上我们又不知道?”

    杨氏皱着眉头说道,“娘又不是傻的,你想想,她要真那么本事,留在镇上不好吗?非要带着两个拖油瓶来这里,肯定是有目的的。哼,有本事她能藏一辈子,这肚子的事情,过了三个月,哼哼!”

    余成虎一贯听杨氏的话,被杨氏这么一说,他想了想。“娘,那我们就等等,她要是肚子大起来,我呸,一个破鞋也敢跟我摆谱!”

    “她到时候不想丢人,娘就让你娶她,否则……我们余家,可不要一个坏了名声的女人!”

    杨氏如意算盘打的极好,沈木香要不想被人指指点点,只能嫁给余成虎,到时候她的钱不就是余家的吗?

    沈木香是下午接了弟弟妹妹一道回来的,陈家那房契已经在她手里,过几天,田契也会到她手里,这边待不下去了,她就带弟弟妹妹搬过去。

    晚饭倒是一切如常,杨氏跟余成虎没有特别热络了,沈木香也没在意。

    “哟,吃饭着呢,那我们来的真不是时候!”

    隔壁王化吉是带着自己婆娘一道过来了!

    “怎么这个时候串门来了,吃了吗?”杨氏起身说道,手里还捧着碗扒饭。

    “吃了吃了,你们先吃,我们是来找沈大夫的!”

    王化吉呵呵笑,跟余家是邻居,他也自顾找地坐了,一点也不拘谨。

    杨氏跟王家是熟络的很,她也就捧着碗跟王家夫妇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木香,吃好了吗,老王跟他媳妇还真有事找你!”

    没一会儿,杨氏就催了!

    “找我什么事?”沈木香吃好走了过来。

    “沈大夫啊,这样的,我儿媳妇不是怀孕了吗,你能不能开个药,让她生儿子啊!”

    王化吉直截了当说道。

    “生儿生女都是男人决定的,没有药可以保证儿子!”

    沈木香回道,半点余地都不留。

    “怎么没有,隔壁村有好几个就是吃了药生了儿子的,我们还想着你本事大,说不定也可以。”

    王化吉媳妇吐口而出,“看你年纪轻轻,本事还不到家吧,村里人传的你跟神人似的!”

    “木香啊,你家就是开药铺的,大家都是乡邻,你就帮帮忙么,又不是多大的事!”

    杨氏还在一旁煽风点火。

    “就是啊,大不了我们给钱吗,你都能剖腹取子了,开个药生儿子肯定可以的,不要这么小气吗?”

    王化吉看沈木香不为所动样子,有些不乐意了。

    沈木香连一个眼神都不想给这几个人。

    “我说没有就没有,乱吃药,你们想过后果吗?”

    “还来脾气了,黄毛丫头,找你是看得起你!”

    王化吉不悦道,“后果,什么后果,你可别吓我们!”

    “就是,我们好端端来找你,你咒我们不成?老余家的,你们这亲戚还真是……啧啧啧……”王化吉媳妇斜着眼睛说道。

    “木香,赶紧给你王大叔大婶道歉,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会做人!”

    “木蓝,川谷,吃好了吗,我们回屋!”沈木香没去理会杨氏,自顾招呼弟弟妹妹走了!

    “她这是什么态度啊,老余家的,她不把你放在眼里啊!”

    “啊呀,你们知道就好了,这镇上的姑娘,就是脾气大,我……也难啊!”

    杨氏一脸无奈道。

    “杨翠花,你说够了没有!”余德茂都听不下去了,“大成,管好你媳妇,背地里说木香的不是,有你们这样的舅舅舅母吗?”

    杨氏翻了个白眼,好声好气送走了王家夫妇,沈木香得罪了人最好,到时候,她看沈木香还有什么脸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