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三十四章 你以后帮我们洗衣做饭吧
    沈木香是搭了村里吴家的马车进的镇,带着弟弟妹妹在镇上买了好些东西。

    “姐姐,东西还是我们来拿吧!”沈川谷小脸红扑扑的,扑闪着兴奋的大眼。

    沈木香是给自己和弟弟妹妹都买了好几身衣服,沈家破败后,他们姐弟三人,可都没有买过新衣了。

    “对啊,姐姐,我们已经长大了,让我们帮你提东西!”

    沈木蓝也抢着拿沈木香手里的东西。

    “好啊,那你们可要拿好!”沈木香笑道,弟弟妹妹都会心疼她了!

    除了新衣,沈木香还买了十斤大米,十斤面粉,还有她自己想吃的一些零嘴!但都先让店家准备好,她要雇了马车之后再来拿

    “姐姐你看!那不是田草儿吗?”

    突然,沈川谷对着街对面的拉扯的人说道。

    田草儿?那是沈家以前街坊的,因为长期被醉酒的爹打骂,沈家夫妇还出手帮过几次。

    “我们过去看看!”沈木香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爹,不要啊,我还能干活,你不要卖了我!”

    “赔钱货,跟你娘一样看着讨厌,滚开!”

    沈木香姐弟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面黄肌瘦的少女拉着一个中年汉子的衣服,但一次又一次被甩开。

    而几个男人像是看热闹一样,站在田草儿身后,也是怕人跑掉了!

    “真说夭寿啊,哪有卖女儿去花街了!”

    “田大宝太狠心了,这可是亲生女儿啊!”

    “田草儿,还认识我们吗?”沈木香直接开口喊道。

    “沈木香,这不是沈家的几个孩子吗?”

    “对啊,不是说已经不在镇上了吗?”

    围观的镇民一个个都很好奇。

    “木香姐姐!”看到沈家几人,田草儿哭着喊道,“木香姐姐,我爹把我卖了!”

    被亲爹一把推到在地上的田草儿,可怜的让人心酸。

    “你们是田草儿是主顾吗?”沈木香直接问站着的几个人,“多少钱买了她?”

    “怎么,你可怜她啊,那你出钱啊,我花了五两银子,你要是能出十两我就把人给你!”

    沈家的事情,镇上的人都知道,要是有钱,沈家姐弟也不会把沈家都卖了。男人就是刷着沈木香玩的,并不以为沈木香会出得起这个钱。

    “可以,田草儿,你过来!”沈木香很爽快说道。

    “木香姐姐?”田草儿还有些惊讶,沈家都没了,沈木香有钱吗?

    “大话谁不会说,你倒是给钱啊!”

    沈木香是掏出一些碎银,却没有直接递过去。“田草儿,你们有签契书吗?”

    “他们有我的卖身契,我爹画押的!”田草儿哽咽道。

    “卖身契给我,钱给你们!这转手就翻了一番的,这么划算的买卖,你们不做吗?

    沈木香做了两手准备,一手拿着银子,一手拿着手术刀。

    男人是镇里出了名的刺头,专门把穷苦人家的女儿卖到花街的。

    田草儿面黄肌瘦,但是他看沈木香好看啊!

    “沈家不是已经家破人亡了吗?你这银子……”

    男人说话间,上下打量着沈木香,眼神不怀好意。

    “沈姑娘!”一道洪亮声音传来,一旁路过的马车停下,杨彪跳了下来。

    “这么巧,这是遇上什么事了吗?蔡坤,你敢冒犯沈姑娘?”

    “原来是杨镖头啊!”沈木香看到来人,会心一笑。

    蔡坤一看杨彪,脸色就变了,谄媚道:“杨总镖头,那个,你们认识?”

    “沈姑娘是我们镖局的恩人,谁要是跟沈姑娘过不去,就是跟我们镖局过不去!”

    杨彪孔武有力,一张严肃面孔,不怒自威的。

    沈木香也不仗势欺人,依旧随和口气道:“钱在这里,卖身契可以给我了吗?”

    “给给给,一个瘦不拉几的丫头,也卖不了多少钱,就当给杨总镖头面子!”

    蔡坤立马掏出卖身契,但银子,也没少要。

    “蔡坤,我卖女儿才五两银子,你怎么转手多了五两,我们分分?”

    田草儿的酒鬼父亲浑浑噩噩的,但看到银子,整个人就跟清醒了一样,凑到蔡坤跟前赔笑。

    “杨镖头,多谢了!”沈木香已经将手术刀收回去了。

    “草儿,过来吧!”沈木香招呼田草儿。

    田草儿整个人看着有些怔怔的,听到沈木香说话,赶忙从田大宝身上收回了受伤眼神。

    “木香姐姐,谢谢你!”红肿双眼跟小兔子一般,田草儿向沈木香道谢。

    “你跟我走吧!”看到田草儿这模样,沈木香叹息道。

    “沈姑娘是要回家吗,我送你们吧!”杨彪说道,继而又凑钱低声道:“蔡坤这小子最是滑头,我怕他跟着你们趁机报复!”

    如此,自己好像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沈木香就应下了。

    “草儿,不要看了,你爹已经把你卖了!”

    “草儿姐姐,跟我们走吧,你要是在镇上,你爹还是会找你的!”

    沈川谷也开口说道。

    田草儿看自己爹居然看都不看她一眼,反而跟蔡坤拉拉扯扯在要钱,她牙一咬不再去看,心寒凉无比!

    坐上了杨彪的马车,沈木香又给田草儿买了几身衣服,顺便将之前买的东西都去带上。

    “白溪村啊,我以前也去过,沈姑娘,你们坐好了,我这就送你们回去!”

    杨彪乐呵说道,能够帮到沈木香,对他来说,很是畅快。

    杨彪将沈木香一行人是直接送回了家,顺便帮沈木香把米啊,面啊都放到了厨房,这才离开。

    “草儿,以后你就跟我们住在这里,你能帮我们洗衣做饭吗,我每个月给你二两银子!”

    沈木香让田草儿自己选了一间屋子,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噗通!”田草儿又跪下了。

    “木香姐姐,我……我谢谢你,就是为你做牛做马,我也愿意!”

    “我不需要你做牛做马,我就想你帮我做事,给你工钱的那种!”

    对于这动不动就跪下的毛病,沈木香觉得她要好好改一改。

    “可以的,木香姐姐,我什么都会干,以前家里都是我干的!”

    田草儿一脸的激动,这屋子要比她镇上家宽敞明亮多,她还能有自己的房间。

    “木香,木香你在吗,不好了,你外婆吐血了,你快去瞧瞧啊!”门外,是突然传来杨氏高亢的呼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