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三十五章 谢谢你开的药
    “木香啊,你可回来了,你快些去看看吧,你外婆她吐了好多血!”

    一见到沈木香,杨氏说的焦急,但眼睛直往屋里看。

    沈木香直接把门关上了,也不去管杨氏说的真的假的,外婆没事最好,有事她当然要救的。

    “木香啊,这送你回来的人是谁啊!”

    路上,杨氏开口打探道。

    “怎么,你是在村口守着吗?”

    沈木香讽刺道,她又没经过余家门口。

    “这话说的,你这出来后,娘就说胸口疼,我知道,她是心疼你!”

    杨氏才不会承认自己都跑来看沈木香有没有回来好几趟了。

    她刚才可看到了,一个大汉帮着拿了一袋又一袋的东西进屋,还多了个丫头。

    “我说木香啊,我可是你亲舅母啊,你说你吧,也着实不像话。你这怀了身子,怎么还跟我们置气呢!”

    沈木香看也不看杨氏一眼,为什么,杨氏自己心里有数。

    “舅母也知道,你们沈家出事,你一个姑娘家,还带着弟弟妹妹,心里是防着人的,但也不能防你亲舅母啊!我们可是一家人!”

    杨氏也不管沈木香回不回答,自顾说道。

    “你要是早跟我们说你有钱,还能买屋子田地,舅母至于要你的二两银子吗?”

    “还有,你早些跟我们说你怀有身子,舅母也不至于这么震惊啊!”

    沈木香不胜其烦,杨氏这人,还真的是白脸红脸自由切换。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木香你……”杨氏脸色一僵,倒没想沈木香这么无情。

    “你也不过就占着是我的舅母,还能算上个长辈。但是你自己说吧,对我跟川谷,木蓝,你像长辈吗?”

    沈木香说的直白,她不需要杨氏对她存有半点幻想。

    “如果不是外公外婆坚持,你会收留我们?如果不是我给了钱,你会给我跟木蓝,川谷一口饭吃?”

    “杨翠花,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报复你吗?因为,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沈木香看着杨氏的脸一阵白一阵红,憋得说不出话来。

    “还有,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溜达了,也被套近乎。否则……哼,你找我一次,我就对余成虎下一次针,是半身不遂还是变傻,你就等着看吧!”

    沈木香撂下狠话,看也不看杨氏一眼,快步上前。

    余家的大门开着,沈木香径直去了后院。

    “外公外婆,我来看你们了!”

    “木香,你来了啊!”余德茂从屋里走了出来,“那就赶紧给你外婆瞧瞧,她都吐血了!”

    “嗯!”沈木香也不多话,直接进屋。

    入屋后,她看到外婆余方氏躺在床上,有一声没一声的哼哼。

    “外婆,我来看你了!”沈木香坐到床前,给余方氏搭脉。

    这脉象……沈木香眉头微皱,“外婆,你是因为我的事情,思虑过重吗?”

    “木香啊,你一个女儿家,还怀了孩子,以后怎么办啊,还有谁敢娶你啊!”

    余方氏孱弱说道,是真的因为担心沈木香。

    按照脉象,沈木香能诊断出外婆是忧思积虑,还有,估计是早上被余成虎打了,情绪起伏过大。

    “外婆,我给你扎几针,药我会让许叔给你送过来!”

    沈木香说着就拿出金针来。

    “木香啊,你是要用这针扎你外婆?”一旁的余德茂一见金针,心都抖了抖!

    “外婆就是气血郁结,我用金针刺穴将让外婆舒缓些!”

    沈木香解释道,“外公,外婆,你们年纪大了,有些事情就不要钻牛角尖。”

    “可是木香,你……你是我们的外孙女,我们不能不管你的事啊!”

    余方氏皱着眉头,话语里半是担忧半是怪怨。

    “可是你们管的了吗?”

    沈木香直接道,“我刚去镇上了,买了米啊,面啊,还请了个手脚利落的姑娘干活。我离开余家,不是过的更好了吗?”

    余德茂跟余方氏都沉默了,这半天功夫,做事的人都请到了?

    “你二老都这个年纪了,还有什么想不开?儿孙自有儿孙福,一切放宽心!”

    沈木香一边给余方氏扎针,一边劝道。

    沈木香说的,是话糙理不糙,余家二老一时间都回应不了。

    “还有舅母,她就是那么的刻薄又恶毒,如果你们也忍不了,直接分家啊,让舅舅一家单独去过!”

    沈木香又说道。

    “我们都这个年纪了,要你舅舅养老的!”

    余德茂说道,养儿防老,不就是等着老了有人照顾吗?

    沈木香沉默,那也要看舅舅能不能持家啊!

    屋外的杨氏,一直在偷听,听到沈木香说分家,她差点咬碎牙。

    知道沈木香对自己是不会有好意了,自己也蹭不到沈木香的便宜,杨氏心下恨的紧。

    “好你个沈木香,既然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我一定要让白溪村的人都知道,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妇!”

    杨氏是一边咒骂一边走开了!

    “怎么样,外婆,有没有感觉胸口畅快些?”施针完毕,沈木香一边收针一边问道。

    “有,是感觉胸口没那么闷了!”

    “那就好,好了,我要回去了,外公外婆,如果以后你们有事,可以来找我;但是不要拿杨氏跟余成虎的事情来烦我好吗?”

    “我们能有什么事啊!木香啊,这家里有菜吗,老头子,地里的菜给木香带些回去!”

    余方氏胸口真的是畅快了,倒一时没那么难受,沈木香终归是外孙女,她还是心里担心的!

    “不了,我可不想因为几个菜,你们又被杨氏埋怨!”

    沈木香拒绝道,又是说了些叮嘱的话,就离开了!

    才走出余家,沈木香就看到隔壁王家的儿媳妇走了出来。

    “沈大夫,你开的药,我吃了,你真的能保证我这一胎是生儿子吗?”王家儿媳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我开的药?”

    沈木香愣住,继而眉头皱起,这王家人也太……

    “对啊,前些日子,娘给我熬的,说是你开的!”王家媳妇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