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四十一章 又蠢又坏的王家人
    “王化吉,你给我适可而止!”许荣站在沈木香跟前,大声喝道。

    “王大江,你自己的媳妇你自己不管吗,要让你爹娘挡着不救!”

    此刻的许荣,一改往日和顺模样,一张脸黑的难看,更是动怒了训斥着王家人。

    “大江,救我,快救我!”王家儿媳哀嚎着求着。

    “小兰,你撑住,你一定要撑住啊!”

    王大江身形瘦弱,在家也一贯唯唯诺诺的,此刻额头都是汗,紧紧拽着杨小兰的手。

    “爹,娘,你们到现在还不知道错了吗?”王大江怒吼道。

    “我只恨我自己没有阻止你们给小兰吃那个转胎药,是你们害死了我儿子!”

    “你们是不是还想我当鳏夫,你们是不是还想小兰也没了!”

    王家夫妇一下子愣住了,仿佛被一贯听话的儿子责怪吓住一样。

    “你……你……大江,你怎么能怪我们呢,那么多人都吃的,也就小兰命不好……”

    王母诺诺般道,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大江一阵吼。

    “滚,你们给我滚,要是小兰没了,我这辈子就打光棍!”

    “好了好了,王化吉,你们两个赶紧出去,孩子们的事情让孩子们自己决定!”

    许荣也板起脸来赶人。

    “沈大夫,求求你,一定要就小兰,孩子没了就没了,可是小兰不能有事啊!”

    王大江眼睛都红了,看样子是快要哭了。

    “你先让开!”沈木香大步上前,她虽然气王家夫妇二人拎不清,但也不会真见死不救。

    “走,你们赶紧走!”王大江见自己爹娘还不出去,干脆是走上前推人。

    “沈木香,你敢害我孙子,我饶不了你!”王化吉还在叫嚣。

    “喊什么,你自己看看你孙子!”沈木香上前,人挡在杨小兰面前,一掀开裙子,一团血肉已经出来了!

    “沈大夫,救我,我好痛,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呜呜……”

    沈木香也顾不得让系统给她手套了,将那团血肉拿起转身递给王化吉。

    “啊,走开,这是什么东西!”冲天的血腥味让王化吉捂着鼻子,再一看血肉模糊的一团,当下是大叫一声,转身跑出去吐了!

    “这不是我孙子,绝对不是我孙子!”王母作呕,脚步发虚。

    王大江推搡着把王母给赶出去了!

    “许叔,许婶,给我盆子,然后给我打盆水来!”沈木香冷着脸说道,自作孽不可活的王家人。

    “喏,赶紧放着!”许文氏连忙指了放在杨小兰身下的盆。

    “我去打水!”许荣连忙道。

    “我给你找布擦手!”许文氏看沈木香满手血污,立马转身找东西。

    趁此空隙,沈木香将空间里的金针包给拿出来了,手上血污一擦,她就给杨小兰止血。

    杨小兰的脉象很凶,正如沈木香担心的一样,这胎并没有全部出来,还有一些部分留在体内。

    而那转胎药的药性太猛,刺激性太大,她只能先给杨小兰止血。

    金针入体,感知着杨小兰血脉流转的气息,封住几个大血,血流的速度是减缓了。

    许文氏将水接了过来,许荣是避嫌般不入内了,便听到沈木香说话了。

    “杨小兰,这次滑胎,对你来说损伤极大。胎儿也没有流干净,后期我会给你开药,让你把体内的血块都排出来。”

    “沈大夫,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再怀孩子,这个孩子,是我跟大江成婚两年后才有的啊!”

    杨小兰泣不成声,当初有多大的期许,现在就有多绝望。

    “正常滑胎,半年之后才能孕育;但是你不一样,转胎药刺激太大,我可以帮你调理,但能不能怀上孩子,还要看调理后的结果!”

    “呜呜~”杨小兰连痛哭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呜咽了。

    其实金针刺穴,也是可以将杨小兰肚子里的血块给排出来的,但是沈木香好不容易让杨小兰的出血给减弱,断然不会再刺激她的身体。

    施针也不是一次就可,沈木香搭着杨小兰的脉,一边调整下针的力度,三轮施针,沈木香都出了一身汗,总算是将血给止住了。

    “木香,你还好吧!”许文氏看沈木香站着都有些摇晃,赶忙将人扶住。

    “我没事,就是有些累。”沈木香喘气道,下意识也摸上自己的肚子。

    “还要做什么,让我来吧!”许文氏往日都是跟着许荣一道照顾病人的。

    “就是帮她清理下血污,再擦干!”沈木香说道,“杨小兰,这几日,你也要注意自身的清洁,潮湿会加重病症。”

    “沈大夫,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我再也不能生了?”杨小兰哭着问道。

    “我也老实告诉你,你去找其他大夫,是会跟你说你身子亏损,难以再孕。但是我也跟你保证,由我调养,一年之后,你能恢复!”

    沈木香说的干脆,“还有,也不要吃什么乱七八糟的药了,你要是再来这么一回,那就死了生孩子的心吧!”

    “我恨死两个老家伙了,呜呜……”

    沈木香言尽于此,许文氏叹了口气,一边安慰着杨小兰,一边帮她清理了血污。

    稍作休息之后,沈木香就打开了门。

    “小兰怎么样了,她还好吧!”王大江立马迎上问道。

    “我儿媳妇还能生吗,什么时候可以准备要孩子,两个月可以了吗?”

    王母也是紧跟着王大江问道。

    沈木香皱着眉头扫了一眼王母,最后看向王大河道:“你进去看看吧,还有,以后自己的媳妇自己要照顾好!”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说啊!”王母不悦地冲着沈木香说道。

    “怎么,刚才你孙子的半截身子,还没有把你吓到吗?”

    沈木香讽刺道,真是又坏又蠢的家伙。

    “你胡说什么?什么半截,那还有半截呢?”一旁的王化吉听到话,立马问道。

    “还有半截,当然是还在体内没流出来咯!”

    王化吉跟王母两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你敢吓唬人,看我怎么教训你这个不知检点的女人!”

    “王化吉,你要恩将仇报吗?”许荣赶忙拉开沈木香,气极道。

    “我孙子一定是被你克的,那药又不是就小兰吃了,其他人吃了都生儿子,对,一定是你,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