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四十四章 药田被毁
    吴举人很快就感受到了那种切肤之痛,手臂创口,是被上了金疮药再包扎好,他是动都不敢动了!

    “爹,你怎么样,到底生了什么病?”吴文瑞见到吴举人的时候,问的急切。

    额头是细密的汗珠沁出,吴举人一只手垂着,另一只手对吴文瑞挥了挥道:

    “没事,你吩咐人去请许大夫来!”

    “这是没事的样子吗,爹,你就别骗我了!”

    吴文瑞觉得自己被当场了瞎子。

    “沈大夫,你现在能告诉我,我爹到底怎么样了?”

    沈木香背着药箱,嗯,等着吴举人结算诊金。

    至于让吴文瑞去请许荣,那也是她建议的,许荣能施针减低疼痛感。

    “文瑞,你去庵堂请你娘出来吧,就说,她想知道的我会告知她!”

    吴举人忍着痛到。“沈大夫,我已经让人准备了五百两银票,这就去拿来给你!”

    这人面疮,是他这一生没能踏过去的坎,他曾无数次质问上天,他未曾作恶,何以要让他长这么恶心的东西。

    一旁的吴文瑞面色是变了又变,爹娘闹别扭很多年了,个中缘由他不知。

    但是这一回,他感觉到爹娘之间是要破冰了!再者,听到给沈木香五百两银子,他更惊讶,继而担忧,究竟是什么样的病,要五百两诊金?

    沈木香倒没有半点受宠若惊,她神情平静,只嗯了声。

    “还站着干什么?”吴举人是催促吴文瑞。

    “哦,好,我马上去,爹你真的没事?”

    吴文瑞皱着眉头问道。

    “你去请你娘吧!”吴举人的心结已经解开了,而因为这个人面疮的事情,他跟妻子之间一直都有一道坎,也该解开了。

    沈木香是拿到银票之后就走了,在半路上遇到了吴家人请来的许荣。

    “木香,你这是从吴家出来?”

    许荣不解了,要是沈木香在,要他去干什么?

    “我给吴老爷动了刀,疼痛难免,许叔的针灸可以减轻他的痛感不是吗?”

    沈木香简单解释了。

    “可是你……”

    许荣刚要说这点事情对沈木香来说更是举手之劳,但随即想到,这是让他赚钱呢!

    “木香,谢谢你了!”许荣由衷说道。

    沈木香笑笑,自顾回家了!

    “小可爱,出来吧!”

    回到自己房中,沈木香就喊出了系统。

    “主人,棒棒哒,完美解决人面疮,主人你太优秀了!”

    小可爱的电子音充满了雀跃,一如既往的彩虹屁。

    “我记得这也是任务,所以相应的奖励呢!”

    “嗯,主人,珍贵的药方,以及珍惜药草的生长液,你选哪个?”

    沈木香一愣,她瞬间想明白了这之间的联系。

    珍贵的药方肯定少不了珍惜药草,所以,鱼跟熊掌不能兼得吗?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怎么,觉得我完不成下一个任务吗?”

    沈木香自信说道。

    “主人说的都对,既然主人这么霸气,那小可爱就给主人决定了!”

    脑海里的系统面板的奖励栏里,已经多了一样东西。

    沈木香点开一看,却只有珍贵药方,她心里不由无语。

    “主人这么厉害,当然是能完成每一个任务的,所以,下一个任务完成的时候,就有另一样奖励,主人,小可爱是很优秀的系统哦!”

    优秀过头了!沈木香心下吐槽,倒也不多说什么了,那就先看一下这些珍贵药方吧!

    沈木香再次去吴家,说过了两天了,她来给吴举人换药。

    “沈大夫,这是内子!”吴举人身边有个中年妇人,慈眉善目,对沈木香微微笑了笑。

    “吴夫人!”沈木香点头致意,倒不想去探究别人的事情。

    “沈大夫,谢谢你!”吴夫人温和说道,“你解开了我跟老爷之间多年的心结!”

    “不是我,我只是一个大夫!”沈木香平静说道,“吴老爷跟夫人之间的心结,是你们自己解开的!”

    “还是要谢谢沈大夫!”吴夫人温婉道。

    沈木香给吴举人换药时,是看到两人紧握的双手,这感情,还真挺好。

    “老爷有苦衷,我又太过执拗,竟然因为这个事情,住了十年庵堂。”

    吴夫人缓缓说道,“沈大夫,因为你的出现,让老爷化开了心结,以后,若是有什么难处,我们吴家会帮你的!”

    “那倒是谢谢老爷夫人了!”沈木香感受到吴夫人的善意,感谢道。

    “其实换药很简单,夫人要不也试试?”

    “真的?”吴夫人面上一喜,“老爷,要不以后我来给你换药!”

    “夫人不怕辛苦也可!”吴举人看向妻子的眼神,是内敛又深情的。

    沈木香将换药所注意告知了吴夫人,也指导着吴夫人一道上药了!

    “谢谢沈大夫了,我让文瑞送你!”吴夫人感激说道。

    又是被吴文瑞送回家,沈木香倒平常心,但吴文瑞俨然是一肚子话的。

    “沈大夫,人面疮真的就是我爹的同胞兄弟?”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还有你一个姑娘家,给人切瘤子什么的,不怕吗?”

    沈木香对上吴文瑞好奇的眼,这人怎么变成好奇宝宝了!

    “我是大夫!”

    “可是别的大夫都不知道,也做不了这个事情。我爹说他曾伪装身份见过所谓神医,还有高僧,都曰人面疮乃恶业所成。”

    “说是恶业也没错,要是你被你兄弟吃了,你难道不恨吗?”

    沈木香故意说道,就是逗着吴文瑞玩的。

    果不其然,吴文瑞神情愕然,眼睛瞪大了!

    “可是,可是……这么说也没错!”

    “你还真信啊,世间万物都是适者生存的。胎儿在母体里的时候,靠母体养分成长,两个胎儿,如果养分不足,强大一些的那个就会抢更多的养分,这就是物竞天择!”

    沈木香说的平静坦然,但听在吴文瑞的耳中,总有些心惊肉跳,他更是下意识看向了沈木香的肚子。

    “沈大夫,你懂得真多!”

    沈木香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临近家门,沈木香的脸色一变,快步上前。

    到底是谁,居然把她种的药草,全部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