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四十五章 等着做牛做马吧
    “沈大夫,你不要急,大不了重新种就好了!”吴文瑞看沈木香冷成冰渣一样的脸,立马劝道。

    “呵!”沈木香嗤笑一声,这些可都是价值极高的珍贵药材。

    “糟糕,草儿呢!”一想到有人把她的药田都毁了,那家里的田草儿……

    沈木香快速推开栅栏门,见家门还是从里反锁的,立马拍门喊人。

    她是早上出的门,现在这个点,田草儿应该是在做午饭的吧!

    没一会儿,门被打开了,田草儿手里还拿着烧火棍。

    “木香姐,我……我在做饭,忘记开门了!”

    “你没事就好!”见田草儿无恙,沈木香松了口气。

    “院子里的药苗被人毁了,你可有察觉异常?”

    田草儿一愣,继而从屋里走出来看,顿时间,脸色大变。

    “木香姐,你早上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我……我想着做好饭打开门等你回来……”

    也就是不知道是谁干的了!“没事,你回去做饭吧!”

    沈木香神情发冷,并没有怪田草儿。

    “真的,只是一些草药,没了可以再种,你赶紧烧饭去吧,木蓝跟川谷快要回来了!”

    沈木香假装轻巧说道。

    田草儿还有些紧张,但在沈木香的催促下,还是回厨房去了。

    吴文瑞走上前,安慰沈木香道:“沈大夫,估计是哪个村里人干的,要不我让人去查一下。”

    “行啊,那就有劳吴公子了!”沈木香冷着脸说道,

    她出门的时候,院子还是好好的,草儿也不是一直在家中不出门,所以,踩坏药田的人,也刚走吧!

    不过他们来的路上,没有发现形迹可疑的,也就是错开了?

    沈木香脑子转的很快,也想过是不是杨氏跟余成虎,或者是王家的人,只无凭无据,她还真没办法找人算账。

    心里是窝火的,沈木香谢过吴文瑞后,目送吴文瑞离开,她看了眼满目疮痍的药田,深吸了口气,种子还有,再种就是了!

    吴文瑞回家之后,跟父母说了沈木香这事,很是义愤填膺。

    “村里谁跟沈大夫这么过不去,她辛苦种的草药都被人给踩死了!”

    “老爷,沈大夫帮了我们大忙,这事,我们也不能不管吧!”吴夫人开口说道。

    她可是对沈木香这位解开她夫妇二人心结的大夫甚有好感。

    “文瑞,你让人传出风声去,沈大夫是我们吴家的恩人,是要跟她过不去,就是跟我们吴家过不去!”

    吴举人对沈木香甚是看好,一个医术高超的大夫,对于他来说,也是以后救命的保障!

    “这次的事情,你也私下跟村里人传话,要是有人看到什么了,说出来,我们吴家会有奖赏的。”

    吴文瑞立马应下,跟父母说了句就去吩咐了。

    “老爷,这沈大夫倒是个自强的人,她怎么会来我们白溪村的,是村里有亲戚吗?”

    沈木香很对吴夫人的眼缘,而看到儿子这么热络沈木香的事情,心里就有念头了!

    吴举人看了夫人一眼,笑道:“沈大夫年纪虽轻,但已经经历人生起落,而且,她也是命苦的!”

    吴举人三言两语将石南镇沈家药铺出事,以及沈木香带着弟弟妹妹来余家投亲,但未婚先孕的被余家赶出的事情说了。

    “竟然会有这等事情?”吴夫人大吃一惊,她到没有注意到沈木香的肚子。

    “怎么会有这般眼瞎的男子,辜负沈大夫这么好的姑娘?”

    “夫人若与沈大夫投缘,倒可以时不时请沈大夫来坐坐!”

    “也怕累到她,若是哪日得闲,我去她那坐坐吧!”

    沈木香是全然不知吴家背后为她的事情,她心情是受影响的,还要重新培育药种子发芽,除了去给杨小兰调理,她就不怎么出门了。

    而随着夏日到来,沈木香这肚子吧,也是一日日的大起来,虽然不至于影响她做事,但明眼人一眼就看出她有孕了!

    “木香姐,是要重新种了吗,昨夜刚下了场雨,地刚好湿着!”

    这日,沈木香看着几排刚长芽的种子,她甚至有些怀疑,系统是不是也考虑了栽种不成功的可能,所以才给了她那么多种子。

    “嗯,那刚好种,草儿,那就辛苦你了!”

    “木香姐,都怪我,要是我机灵点,多看着些,上次那些就不会被人踩烂的!”

    田草儿愧疚说道。

    “草儿,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这不是你的错,做错事情的人不是你,你没必要为别人的错误自责!”

    “可是……”

    “先去忙吧,我再看会儿书!”

    沈木香温和说道,田草儿自幼被父亲打骂,性格是胆小又自卑,她有意让田草儿改变,却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系统给的珍贵药方,她都看了,呵呵,是有只要一口气就能救回来的药方,但是药材呢,根本就凑不齐!

    所以就是系统坑她吧!

    “木香姐,来了,吴公子带着人来了!”

    没过多久,田草儿慌慌张张跑过来说道。

    “草儿,你慢慢说,谁来了?”

    “吴公子,说是找到踩坏药田的人了,木香姐,你赶紧去看看!”

    吴家帮她抓人了啊!沈木香乐了,“行啊,去看看!”

    “老实点,你小子够滑头啊,居然跑那么远去!”

    沈家客厅里,吴文瑞揪着赵二龙,没好气般说道。

    赵二龙不敢得罪吴文瑞啊,那日他毁了沈木香的药田之后,就跑到十里外的亲戚家去了,可谁想过了几日他回来谈谈口风,就被吴家人抓了!

    沈木香走出来的时候,吴文瑞跟赵二龙眼睛都是一亮。

    沈木香穿了鹅黄薄衫,许是孕期养的好,肤色莹白细腻红润,看着别有一番风情。

    “哟,我倒是谁胆子这么大,原来是你啊!”

    看到赵二龙,沈木香是意料之外,但随即一想,也是情理之中啊!

    “说吧,踩了我的药田,你准备怎么办?”

    “谁说我的踩的,你有证据吗?”

    赵二龙嘴硬道。

    “赵二龙,你还嘴硬,要不要我吴家把证人都去请过来!”

    吴文瑞踹了一脚赵二龙,不客气说道。

    “那……踩就踩了,你割我两刀,我踩你几个草怎么了?”

    赵二龙被吴文瑞踢了一脚,却是敢怒不敢言。

    “行啊,承认就好,那就等着给我做牛做马还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