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五十四章 救不了认命的人
    “快快,赶紧把自家的女人藏好,可别跑了!”

    “谁要抢我的婆娘,我就跟人拼命!”

    “我家婆娘都生了两个娃了,她不会走的!”

    村里人听到那锣鼓声,都拿着趁手的工具跑了出来。

    很快,沈木香一行人就对上了集聚而来的村民。

    “你们是什么人,来我们石头村干什么?”村长是一个结实的中年男人,黝黑的肤色,一双眼睛里都是狠劲儿。

    村里人都在这里了吗?沈木香觉得自己要是来个天女散花,能放倒一片。

    “你是村长,那你知道你们村的这两户人家,拐卖妇人吗?”

    李昭跟几名衙役横在沈木香跟吴文瑞几人面前问道。

    “什么拐卖,今天是陈家娶媳妇的日子,可是给了礼金,堂堂正正娶媳妇的!”

    村长的眼睛在几人身上转悠,最后落在了沈木香身上。

    “你是陈家的娶的媳妇吧,你怎么这么不懂事,陈家人为了娶个媳妇,花了全部身家,你怎么能带着外人来村里捣乱?”

    沈木香气笑了,她一个被绑架的人,还要可怜陈家四个人不成?

    “娶媳妇还是买媳妇,村长是搞错了吧!”

    沈木香冷笑道,“我好好一个人在家里干活,就被人给绑了,还卖到这里,我还不能报官吗?”

    “我不仅要报官,我还要让绑人的拐子和买人的通通蹲大狱,村长,你们村的媳妇,都是买来的吗?”

    “胡说八道,你这女人一定是满嘴谎话,陈家人辛辛苦苦凑的钱,托了媒人找了个媳妇,你该不会是骗子吧!陈家人是不是被骗了,你这肚子……”

    沈木香不知道这人是故意颠倒是非,还是潜意识里都认为他们村子里买媳妇的事情是正常的!

    “李捕头,我要告余凤娇罗天德夫妇,还有这陈家四口人,他们一起绑架我!”

    沈木香直接说道,“另外,我发现隔壁也有一个被绑架的姑娘,她还被这两个打断了腿!”

    “对,我也要报官,牛家一家三口都是畜生!”

    颜丽被吴家的人安置在马车上,听到沈木香的话,立马掀开车帘大声道。

    “你不是牛家的媳妇吗?你怎么能告自己的公公婆婆跟男人啊!”

    村里有人喊道,“你们不能走,这是我们石头村的事情!”

    “对,女人要留下,这是我们石头村的媳妇!”

    沈木香看村民气势汹汹模样,心里窝火,干脆直接上前,低声道:“闭气!”,然后冲着前面一群人洒了一把粉末。

    “什么东西……”

    伴随着村民们疑惑的声音,吸入粉末的一个个都倒了下去。

    吓的后面的村民是惊慌不已,连连后退。

    “聒噪!”沈木香冷着脸道。

    “李捕头,我怀疑村里还有不少被买来的,若当事人自己也不同意,算不算是苦主?”

    “若是被人绑了转手卖的,自然是!”

    李昭回道,看沈木香的眼神有些忌惮,这手一抬就放倒了这么多人?

    “那还请李捕头去村里问问,有少人是想给自己讨个公道的!”

    “好,来人,赶紧去村里喊一下!”李昭立马应道。

    “你们想干什么,你……你是不是妖女,我们石头村能娶到媳妇有多不容易你知道吗?”

    没有吸入粉末的村民害怕看着沈木香,却又气愤问道。

    沈木香看这些人的眼神是漠然的,她连搭理都不想搭理。

    “沈大夫,你要不先去马车里休息吧!”

    吴文瑞也震惊于沈木香的手段,但他也怕村民暴动会伤到沈木香。

    “无事,若有有人想离开,就顺便带上,若是没有,我们就走吧!”

    石头村不大,很快,就有一些妇人抱着孩子的走了出来。

    “孩子爹呢,你们把我孩子爹怎么了?”

    “我们不走,我孩子都生了,就算是被卖到这里的又怎样?”

    “我家里没有人了,这里就是我的家了!”

    虽然这些个女人很多也是被人卖到这里的,但是此刻,却不是每一个人都想走的。

    “陈丫,你要干什么,你是我五两银子买来的,你不准走!”

    也有男人扯着要走的女人,已经开始动手了!

    “吴公子!”沈木香开口喊吴文瑞。

    吴文瑞知道沈木香的意思,就吩咐人把那叫陈丫的女人给带了过来。

    “我要走,这个鬼地方根本就不是人待得,我也是被卖到这里来的,请你们带我离开!”

    陈丫面容上好几处伤口,看她模样,应该是二十五六了,或者年纪更大些,沈木香有些看不准。

    “不准走,我花了钱的,你连个孩子都没生出来,我不会让你走的!”

    “我呸,老娘不会生啊,傻子,你被人骗了!”陈丫啐了一声,话语里带着一丝畅快。

    以前她不敢说,怕说了会被打死,但是现在,官府的人来了,她也是被人抓了卖了,她要走!

    沈木香看跑出来的女人没有人要走,有的还冲向倒在地上的男人,她面无表情,只对陈丫道:“你先去马车上吧!”

    “吴公子,我也去马车上了,让李捕头把那几个人带上,走吧!”

    “不能走,你们不能走啊!”

    村里人想阻拦,但是又怕沈木香的手段,只一个个大声叫嚷着,却不敢上前。

    李昭喝止了还在叫喊的村里人,还有那陈丫的男人,想了想,也叫人一道绑了。

    “走,回县衙!”

    马车内,沈木香跟颜丽,陈丫一道坐着,相较于沈木香的齐整模样,颜丽跟陈丫都有些狼狈憔悴。

    “我是白溪村的大夫沈木香,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沈木香开口问道。

    “不知道,怎么,沈大夫想收留我们?”陈丫虽面容粗糙,但此刻看着,眼睛倒是有神的。

    “我是青楼女子,勿信了负心汉,自己给自己赎了身,谁想那人转手把我给卖了!我一觉醒来,就到这石头村了,吃不饱穿不暖,还要下地干活,我就哄着那男人呗!”

    “我会伺候人,他起先待我还不错,可两年了,我连个蛋都没下,他不畅快就打我,一个月里,我有半个月都下不了床!”

    “呵,我们做皮肉生意的,早就吃了绝子药,还怎么生哦。我就不说,说了,我肯定会被打死的!”

    陈丫似乎是压抑了许久,自己一股脑儿全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