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香满园:神医娘亲不好惹 > 第五十七章 你们以后就跟着我吧
    余家人离开沈家的时候,三个人都有些晃神。沈木香说的,乍听有些不中听,细想还真就那么一回事!

    余德茂手里还有沈木香给的三十两银子,说是给余大成娶新媳妇用的。

    “爹,真要休了翠花吗?”路上,余大成闷闷道。

    “大成,木香说的没错,杨翠花可是犯事了,我们余家清清白白的,不能有一个被官府抓去的媳妇啊!”

    余方氏愈发觉得沈木香说的在理了,不愧是镇上来的。

    “你把杨翠花休了,再娶个温柔能生养的就行!木香不是说了吗,会帮着调养身子,到时候再生个一男半女,我们余家有后,你也有个知冷知热的,不好吗?”

    余德茂手里的钱给了他莫大的底气,三十两银子,在村里,连个清白小姑娘都能娶了,不过他们余家不说那些,只要能过日子生孩子就可以!

    “大成啊,你这半辈子,可是被杨翠花压的死死的,爹娘以后难道还能靠杨翠花养老吗?大成,休了吧!”

    余方氏跟余德茂一路上都在劝余大成,余大成想起田里干活时大伙儿的话。

    大村里人都很羡慕他有个沈木香这样厉害的外甥女,所以,听沈木香的没错吧!

    “好,爹娘,我这就休了杨翠花!”

    沈木香就是给余家一个引子,至于后续是不是按照她的本子走,她并不关心。

    此刻她在看颜丽的伤势,脸上的伤都结痂了,但就算痂脱落了,也会有疤痕。

    腿的话,断了没几天,跟之前杨玉郎的情况差不多。

    “我会帮你的脸跟腿治好,以后,你跟着我做事吧!”

    沈木香看着颜丽说道。

    “我这脸还能治?”颜丽震惊道,“沈大夫,你别诳我,我知道你心肠好,但是我知道这治不好的!”

    “我说能就能,倒是你说说,以后有什么打算?是跟着我,还是要离开?”

    “只要沈大夫不嫌弃,我就跟着你,不管我的脸跟腿能不能治好,我都跟着你!”

    颜丽早就下定决心了,她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又能去哪里?

    “沈大夫,那我呢,我也能跟着你吗?”

    一旁的陈丫问道,“沈大夫嫌弃我吗?”

    “谁没有过去呢,只要你们以后跟着我,我都不会介意!”

    沈木香冲一旁陈丫笑道,陈丫这人,是经历的多了,看着随和,但心其实冷的很!

    “大家也都透个底,我呢,是个大夫,但的确就是未婚有孕了,家中有弟弟妹妹二人,还有一个做事的小丫头。”

    “我家本有小财,在宁西镇上开有一家脂粉铺,我是家中独女!”

    颜丽也开口说道,“我自幼爱慕隔壁的书生,爹娘给我们早早定下婚约,然后资助他考取功名!他进京赶考,我爹娘病逝,我就变卖了家产前往京城寻他。可恶这畜生,骗光了我的钱,转手把我卖了,我这才知道,他已经入赘富人家了!”

    比起在石头村的偏执模样,此刻的颜丽脸上都只有嘲弄了。

    “这话怎么说来着,读书多是负心人,你我二人竟然同病相怜!”陈丫感慨道.

    “陈丫是我的本名,其实在楼里,我叫翠柳,两只黄鹂鸣翠柳!”

    “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跟着我就是了!”

    沈木香说的温和,“我出去一下,你二人就在家中自顾些,有事可以叫草儿!待我回来,我就给你治脸!”

    沈木香径直去了许荣家中,她所需的药,许荣那里都有。

    “木香,我正好想过去看看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许荣是刚好给一个中暑的村里人刮完痧。

    沈木香简单将遇到的事情说了,便让许荣按照她的方子拿药。

    “杨翠花这是丧心病狂吗,居然这么对你!”许荣气道。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许叔大可不必动怒!”

    沈木香自在模样说道,结果她还是满意的。

    “这人也太过心黑了,真不知余家老实本分,怎么杨氏跟一双儿女都这么恶毒!”

    许文氏在一旁也是气恼说道,拉着沈木香的手,上下端详。

    “还好木香你没伤到!”

    “木香,你这方子……”

    许荣拿着方子抓药,有些不解,若是他没看错,这应该是去腐生肌的,但有几味药似乎有毒啊!

    “我带了那村里两位姑娘出来,这姑娘自己划花了脸,这是给她治脸的!”

    沈木香说道,“我这里还有张方子,她的腿也断了,也需要续上!”

    “天啊,这该是有多惨痛!”余方氏听着都觉得疼的厉害。

    “木香,你这怀着孩子,不便闻药味,不如这两个方子,就在我这熬成膏,我拿过来如何?”

    许荣建议道,继而又自曝:“木香,那姑娘治脸,我能一并瞧瞧吗?”

    “许叔好意,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若有人帮着熬药,沈木香自然求之不得。

    “你倒是大方的紧,你这些个药方,我都从未见过,我也很期待看你治病!”

    许荣如实说道,“木香,你就不怕别人偷师吗?”

    “许叔当真见外了,我又没当你们是外人!”

    沈木香这话,说的许荣跟许文氏很是心暖。

    “许大夫,许大夫救命啊!”

    突然间,门外是传来呼喊声,伴随着孩童的哭喊以及大人抽泣,一伙人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

    “主人主人,四岁稚童被热水烫伤,急需抢救!”

    脑海里,小可爱带着急切地声音响起。

    同时间,沈木香也看到了被人抱着的孩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赶紧把孩子放平了,你们怎么搞的,怎么烫成这样!”

    许荣顾不得给沈木香抓药了,立马让人把孩子放下。

    “许大夫,刚烧好的热水,孩子没注意撞上了,这大半个身子都被烫着,我们连衣裳都不敢脱,都是泡啊……”

    孩子父亲红着眼,哽咽道。

    “拿剪子来,先把衣裳给剪开!”沈木香开口说道,“许婶,有淘米水吗,许叔,我念你抓,把药熬成膏,赶紧的!”

    沈木香说道,同时拿出了金针。“都让让,别挡着我下针!”